《娱乐现场》搬家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5年第9期 出版日期2005年05月02日
2005新年伊始,北京的电视观众发现

苗棣
  2005新年伊始,北京的电视观众发现,在新改版的北京电视台节目单里,已经找不到《娱乐现场》了。
  《娱乐现场》也算得上一个名牌栏目,它是由民营的光线传媒有限公司(下称“光线传媒”)独立制作的,在业界和观众中都有相当的影响。《娱乐现场》(初名《中国娱乐报道》)创立于1999年,现在的收视观众据说在3亿以上,号称“娱乐界的新闻联播”。到去年年底,这个节目每天在全国近150家电视台播出,其中,在北京台的播出影响和广告收入占了极大的比例。因此,不能在北京台播出,对于《娱乐现场》无疑是一次沉重打击。
  这一次《娱乐现场》从北京电视台出局,主要是出于一个技术原因:今年改版时,北京台强调各频道要进一步专业化,原来的第四套——电视剧频道不再播出资讯类节目,于是按照类型,原来在四套播出的《娱乐现场》只能转移到第二套——综艺频道。但是二套已经有了一个类似的节目《每日文化播报》,是由北京电视台和欢乐传媒集团联合制作的。相比之下,后者同北京台的血缘关系更近,自然受到更多照顾。当二者只能留一,遭到厄运的只能是“后娘”养的《娱乐现场》。
  在北京这个最重要的市场突然遭到驱逐,“光线传媒”迅速应急,进入了在北京地区覆盖良好的中国教育电视台第三套节目,而且发动了相当强大的宣传攻势,力图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程度。从运行一个季度的成果来看,收视率在1.5%左右,比原先在北京四套的4%低了不少。但考虑到教育台三套的影响力远远比不上北京四套,这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业绩。今年3月,“光线传媒”与摩托罗拉达成协议,据说后者以每年2000万元的价格得到了《娱乐现场》的冠名权,《娱乐现场》也改称《MOTO娱乐现场》。这样,从经济收益来看,“光线传媒”已经把损失减低到最小。
  早在2002年,“光线传媒”就提出了“为电视台服务”的口号,加倍小心地想要与各电视台共创“双赢”。但“双赢”并不容易,因为双方原本不是在同一条地平线上。我们的各级电视台作为国家宣传机器的一部分,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也占有着更多的资源,特别是频道播出平台的资源。在一个特定的市场范围内,某一家电视台往往是具有绝对垄断地位的。而“光线传媒”这类民营节目制作公司不但要面临国内同行的竞争,以及国际传媒巨头进入的威胁,还要受到电视台体制内部庞大节目制作力量的挤压。要杀出一条“血路”,真是不易,而且一遇风吹草动,就难免伤筋动骨。“光线传媒”是民营电视节目制作企业中的龙头老大,家底雄厚,这一劫算是基本上挺过来了。一个资格老、底子厚、影响大的民营电视企业,都会被国有电视台一个技术性决策弄得吐血,那些更弱更小的民营电视公司根基之脆弱,更可想而知。
  前几年提出来的“制播分离”,可以说是中国电视体制改革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但“制播分离”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要在制、播双方相对平等的条件下,建立一个成熟的节目市场。当初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为了防止大公司对电视业的垄断,曾在1970年颁布了一个“财政收益与辛迪加规则”(Financial Interest and Syndication Rules,简称Fin-Syn)法案,规定各商业电视网在晚间黄金时段播出的自制节目不得超过节目总量的15%。在这种行政干预下,美国电视网的节目部门通常只是组织黄金时段节目的创意策划,然后委托影视公司制作。
  《1996年联邦电信传播法》颁布后,“Fin-Syn”法案已经废止,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种以委托制作为主的模式,仍然在美国电视行业中流行。对于电视传播机构而言,建立庞大的专业班子,养一大批从业人员,费用既高,调头又难,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下未必有利。所以没有了“Fin-Syn”的限制,各大电视网仍然愿意按传统模式行事。在这种模式下,制播双方的基本关系是合作互利,高收视率的节目带来的高利润由双方共享,而且通常这两方都是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很少出现谁压谁一头的现象。
  相比之下,我们的播出平台就显得霸气太强了些。不久前光线传媒有限公司总裁王长田颇为无奈地表示:“电视台非常强势,这种情况下,只能合作,不合作就别做了。”在这种不平衡的供求关系中,新兴的节目制作企业,特别是那些民营制作企业,是很难健康成长的。■
  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苗棣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