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想起了苏曼殊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5年第23期 出版日期2005年11月14日
环顾周遭,今天还有清纯如曼殊那样的人吗?如果有,我们还能理解他们吗?

王焱


  今天的青年读者知道苏曼殊其人的大概不多了。可在百年前的清末民初,他却是位名满天下、令无数青年着迷崇拜的人物。
  苏曼殊(1884-1918)名玄瑛,曼殊是他的法号。他身世凄凉,所谓“一切有情,皆无挂碍”。在清末民初人物中,曼殊是个另类。他不僧不俗,亦衫亦履。若说他是出家人,法号前却仍冠俗姓;若说他不是出家人,确又曾三次剃度出家。他效法“国破离俗”的天然和尚,佛门戒律,视若无物,不仅饮酒食肉,而且出入北里章台,不讳言情色男女。他的一生有如鸾飘凤泊,渡日本,赴暹罗,下南洋,四海飘零,屐痕处处,留下了不少清丽可人的诗文,却极少在寺院里盘桓。一个旅行皮箱就是他的飞燕巢穴,也即他自嘲的“燕子龛”。他身着袈裟,奔走革命,与孙中山、章太炎、陈独秀等革命党人过从甚密,却很少与僧人往还。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王焱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