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朗:私讳花样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6年第10期 出版日期2006年05月15日
能在私讳上玩出花样者,并非一般文人,总得有些权势才行,否则玩不转

汪朗

能在私讳上玩出花样者,并非一般文人,总得有些权势才行,否则玩不转

  中国过去的避讳,可分国讳和私讳两类。国讳,指在位老大及其老子和老子的老子的名字,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一般人必须离得远远的,口不能言,笔不能书,否则严惩不贷。
  唐高宗时制定的《唐律疏议》中便明确规定:“诸上书若奏事,误犯宗庙讳者,杖八十;口误及余文书误犯者,笞五十。”也就是说,臣子进言或是打报告,若是一不留神沾上皇上之祖宗牌位上的名讳,就得挨上几十大板。因此,当时人们不能说“大禹治水”,要说“大禹理水”,因为唐高宗名李治;也不能说“龙腾虎跃”,要说“兽跃”,因为唐高祖李渊的爷爷名李虎,被追认为景皇帝,祖宗牌位上有此一号。甚至连“甲乙丙丁”也不能说,因为李渊的父亲名李,丙与发音相同。白居易写过一篇《太湖石记》,内云:“石有大小,其数四等,以甲乙景丁品之。”这里的“景”字就是“丙”字的避改。白居易若是不懂这套规矩,早就被打得臀部崛起,哪里还会有情致自号“乐天”。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汪朗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