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杂志首页 > 《财经》杂志 > 边缘 > 正文

社会的官僚化与“公务员热”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6年第24期 出版日期2006年11月27日
与欧洲的“市场社会”相对而言,我们的社会似乎应被定义为“官僚社会”——嵌入在这一社会内的市场经济似乎正逐渐被它由之而生的那个母体社会内的远为强大的官僚化传统,重塑为一种非依附于官僚体制而不能生存的市场经济

汪丁丁

与欧洲的“市场社会”相对而言,我们的社会似乎应被定义为“官僚社会”——嵌入在这一社会内的市场经济似乎正逐渐被它由之而生的那个母体社会内的远为强大的官僚化传统,重塑为一种非依附于官僚体制而不能生存的市场经济


   1944年,卡尔博兰尼在《The Great Transformation》(中译本标题为“大转变”)中指出,一个原本嵌入在社会之内的市场经济,可以凭借其力量,逐渐重塑它由之而生的那个母体社会,使社会最终丧失对市场的制约力,从而任由市场疯狂撕扯母体社会,并导致社会解体。这样的社会,他称之为“市场社会”。晚近的观察告诉我们,市场社会可能演化出恢复自身健康的机制,故而,市场社会可能避免卡尔博兰尼预言的悲剧命运。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null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