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杂志首页 > 《金融实务》 > 股市 > 正文

备战股指期货

本文见《金融实务》2007年第3期 出版日期2007年04月02日

王铮 乔晓会

实力孱弱的期货业面临大好的发展机遇,也面临新进入资本的重新洗牌

    3月19日星期一,A股开盘后,含期货概念的公司个股大涨。“如海啸般,涨停板几乎被含有期货概念的上市公司所垄断”,民族证券的一份分析报告说。
  这一轮“期货行情”的动力,来自于3月16日新《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颁布。该条例将规范的内容由商品期货扩展到金融期货和期权交易,并将于 4月15日正式实行。业界普遍认为,政策层面已经为股指期货铺平了道路。
  股指期货无疑给实力孱弱的中国期货业提供了大好的发展机遇,新进入资本也将给这个行业的现有格局带来巨大冲击。此前,期货公司牌照已成为各方争抢的目标。意欲进入这一市场者主要有两类,一是国内券商,二是外资机构。
  自2006年始,有关国内券商与期货公司合作的消息已不绝于耳,“在180多家期货公司中,至少20到30家已有券商背景,”金鹏期货公司副总经理喻猛国说。已联姻券商的期货公司,从被券商收购的那天起,就已确定将股指期货等金融期货作为主营方向。
  而外资入股,除日前刚刚签约的东方汇理金融公司参股中信期货公司,目前并未形成普遍趋势。相关媒体报道指称里昂证券有意参股湘财祈年期货公司,不过,里昂证券董事总经理关黎对此予以否认。
  据《财经金融实务》记者了解,外资难以进入国内期货公司原因复杂,大致可归结为两方面,一是政策未明确外资入股的门槛,一是对股指期货市场前景并无太大把握。

出版日期:2007年04月02日
本文见《金融实务》 2007年第3期

顶级投行观望
  “对于外资如何参股期货业,确实没有规定。现时的情况是参照CEPA的细则,那外资最多只能控股49%。”中国期货业协会一位官员告诉《财经金融实务》记者。
  被期货业协会援引的CEPA细则,指的是2005年初启动的CEPA第二阶段条款。此项条款放宽了内地证券、基金等领域对香港市场的准入条件,允许香港持有中国香港证监会牌照并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条件的中介机构,在内地设立合资期货经纪公司。但香港持牌中介机构拥有的股权比例不超过49%(含关联方股权),合资期货经纪公司营业范围和资本额要求等与内资企业相同。
  这位官员介绍,国外的公司、机构与国内期货公司谈的不在少数,但外资认为如不能控股合作意义则不大。
  里昂证券有限公司结构产品部主管侯伟(Fraser Howie)对《财经金融实务》记者说,缺少强有力的法律框架,没有清晰明确的审批过程应是外资进入中国期货业的主要障碍,“双方不同的目标限制了外资的脚步。”
  此外,外资要进入国内期货业可能还需绕道香港,即先在香港设立公司才有可能进一步在内地寻找合作伙伴。
  意欲进军国内股指期货市场的外资可分为两类,即投行旗下期货公司和专业期货公司。
  北京一家大型期货公司经理表示,该公司曾有引进外资之意,并接触过国外大投行。据他了解,投行先期过来抢占通道的想法并不强烈。“我们和他们接触过,想学他们先进的东西,希望共同参股,但他们认为还没有到表态的地步。”
  由于同样的原因,国内期货公司也未必看得上曲折伸出来的橄榄枝。
  一德期货公司总经理王化栋直言,政策层面对外资能否介入不很明朗,证监会似乎不是很鼓励,所以国内期货公司对合作也很犹豫。
  “我们目前没有打算引进外资股东,即便引进,外资公司也不能控股。”中谷期货公司副总经理王世军对《财经金融实务》记者说。他认为,股指期货运作的主体应该还是国内的期货公司。
  “现在股指期货推出,是期货公司好不容易等到的机会,不会急在这几个月就卖。价格谈判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喻猛国说。
  侯伟的态度是,鉴于目前中国证监会对非控股股权参与仍持审慎态度。期货市场又是一个敏感区域,所以外资的参与进程应比较缓慢。
        
香港公司探路
  由于顶级投行缺位,现时来国内询问合资合作的大多以香港公司为主。
  今年3月中旬,中信华东(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中信进出口有限公司、东方汇理金融香港有限公司举行了中信期货公司合资签约仪式。根据协议,东方汇理金融将参股中信期货,在获得相关政府部门批准后,中信期货将成为上海首家合资性质的期货公司,也是中国第二家合资期货公司。
  国内期货界已对合资合作对象设立了较高标准。王世军介绍,中谷期货选择外资条件相当考究。“如果和国外小公司合作就没有什么意义,我们选择证监会批准进来的国外大公司,其管理经验、团队、技术运作、风险控制应该是比较好的。”
  对一些实力不彰的香港公司,上述北京期货公司经理毫不客气地称之为“二流公司”。“新鸿基是外资?这样的企业我们是要教他如何操作的。”
  对规模的要求之外,国内期货公司通常会根据自己的主营业务和大股东意图选择。
  “比如,有的期货公司希望以后既做金融期货又做商品期货,他们就会选择具有投行背景的期货公司,综合性比较强,如果希望以后做专业的商品期货,就会选择专业的国外公司”。
  但中国期货业协会前任副会长常清介绍,即便是香港公司,也就过内地来谈谈而已,并无真心入股合作。“他们目的是在中国寻找代理客户,把国内的公司当成代理点,但现在期货公司不能做外盘。法规没决定之前香港公司也不愿意合作。”
  侯伟介绍,外资寻找的合作伙伴应该与之有共享的目标,但目前中国期货公司几乎很少具有完善的风险管理机制,所以吸引外资的是期货市场的前景而不是期货公司本身。
  对于国内股指期货的前景,业界的谨慎亦远大于乐观。
  “我们还不能判断它的前景怎样,以前证监会大力推动的融资融券就没做起来。股指期货相对于证券,风险更大。股票保证金到最后总还剩点。但做股指期货,保证金不够还要追加的,最后可能赔光都不止,这方面更要慎重。”王世军说。
  与中谷期货想法类似,大部分排名靠前的期货公司对股指期货的运作都在观望,断不贸然与人合作。

券商踊跃买壳
  目前来看,与国内券商合作是国内期货公司最现实的选择。
  对券商来说,IB制度(即Introducing Broker制度,指券商担任期货公司的介绍经纪人或期货交易辅助人)使他们积极寻找期货公司“壳”资源。
  格林集团高级分析师刘婷婷说,股指期货推出后,客户主要来自证券公司。与证券公司联合,有助于期货公司迅速占领这些客户资源。
  不仅如此,大多数中小期货公司可以借此增加资本金。“蛋糕大了,多少可以分一点了。”民安期货副总经理周毅夫对《财经金融实务》记者说。
  民安期货正在办理股权变更。周透露,控股权已经转移给一家有券商背景的国有公司,谈判过程很顺利。
  民安期货是以净资产为依据加上可经营股指期货的“牌照费”转让了控股权。周毅夫不肯透露具体费用,但据业内人士介绍,一般行情是,创新类券商收购“净壳”期货公司51%股权的成本基本在400万元左右,全资则需上千万元左右。知情人士说,今年期货公司“壳”价值已比去年上升100万元左右。
  民安期货很高兴把自己卖掉。这家公司成立于2003年,背景较为干净,“没有可能潜在的或有债务,券商很看重这点。”周毅夫说。
  与民安想法一样的期货公司不少。受制于监管层“规范、整顿、发展”的指导思想,国内的期货公司只能做经纪业务,不能自营,180多家期货公司多数惨淡经营。
  除盈利水平较低,期货公司的规模也比其他金融机构“矮半截”,80%以上的公司最低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
  无论从本身的实力、技术、经验程度甚或营业网点来看,券商显然比期货公司更有理由经营股指期货。但不是所有期货公司都等着与券商合作,像中谷、中期此类优质大型期货公司,忌惮的是强势券商步步为营,先参股再增股最终控股收购。
  “券商一控股,可能会把原有的运营方针改变,把老股东踢出去。期货公司在前几年低迷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让别人随便控股,把股东踢出去?”金鹏期货公司副总经理喻猛国反问。
  基于这种考虑,王世军的看法是,与其与强势券商合作,不如选择中小券商。“大券商和小期货公司,大期货公司和中小券商联合是比较适合的,强强联合只是纸上谈兵。”
  
期货业积极备战
  不管是否联合,与谁联合,期货公司都对股指期货投入了巨大的热情。
  据悉,由中金所组织的对期货公司的培训工作已于3月10日在上海国家会计学院展开,由期货业协会组织的对机构投资者的培训工作也将于3月23日在北京开始。培训主要是围绕股指期货展开。
  同时,股指期货的仿真交易也在各家公司推出的仿真交易大赛形势下进行。截至到3月20日,全国已经举办接近20次仿真交易大赛,参赛人数多达10万人之多。
  中谷期货从去年开始至今已经投入了几百万元用于机房改造、系统更新及人员储备。国内注册资金最多的格林期货目前投入资金1000万元用于设备更新及系统升级,同时还在两年前聘请了十名海外留学人员开发金融衍生品。
  与格林期货一样,首创期货在金融衍生品的研发上也在发力。背后依托首创证券和第一创业证券的首创期货,不仅在去年招募新的研发人员,和中金所的课题研发合作自去年下半年也已经展开。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说,“现在没有一家期货公司敢说自己准备好了。”一方面,中金所分类会员制度虽已推出,但具体结果迟迟未定,现在谁都不知道自己是中金所哪一个级别的会员。另一方面,《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相关配套措施也没有宣布,游戏规则到现在没有确定。
  由于实力较弱,一些期货公司甚至没有机房改造、技术升级的实力,这也势必影响股指期货在全国范围开展的广度和深度。■

更多关于 null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