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社会主义的裂变

本文见《金融实务》2007年第21期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12日
打印 推荐 收藏
字号:
    自由化趋势的一个表现形式是它鼓励人们,特别是知识分子和科学研究人员独自思考并且客观诚实地分析现实。但这会将人们引向何方呢?他们开始追寻所有有害现象产生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认知的过程是漫长的,第一个阶段是从个人身上找出错误的根源。此时,斯大林和全国形形色色的小斯大林们被认作是坏蛋,应该承担全部罪责。下一个阶段是:问题不能只归咎于个人,也要归咎于特定时期的错误政治路线。再后来,即便这样也不能提供充足的解释。社会主义是好体制,但迄今为止它所应用的特定“模式”是错误的。放弃的并不应该是社会主义,而是“国家社会主义”、旧“指令机制”或者“行政命令体制”。“模式变革”而不是体制改变是必不可少的。
    经典社会主义体制意识形态有着相当严密的逻辑体系,它依赖于没有丝毫挑战余地的公理,并且由于是公理,也无须证明。举例说,其中一个公理是社会主义体制的优越性。出现的任何负面现象都是资本主义的余毒,或者特定个人的错误,或者阶级敌人蓄意破坏的结果,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体制的问题。另一个类似公理是党的领导作用(即党的垄断权力)。党的路线不管发生什么变化,都没有理由去怀疑上述公理的正确性。事实是:愿意改正自身错误才是党英明的标志。但是当进行改革时,却容许怀疑公理,而恰恰导致经典社会主义精心设计的逻辑结构受到挑战。
    任何旧原则和旧道德的原理都不可能永远不变。如果意识形态没有出现混乱,信仰公有制的人怎么可能容忍私营部门甚至鼓励其发展?怎么会一边对计划大肆吹捧同时又决定逐步彻底抛弃它?竭力贬低市场却又公开声称要代其利益?从前人们被规劝要做出牺牲和遵守纪律,而在改革过程中,物质主义、“没有报酬连肌肉都懒得动一下”的习惯、享乐主义和接纳“消费社会”的价值观越来越被普遍接受。公开立誓的革命者所信仰的清教徒主义和禁欲主义此时完全被当作奇特的时代错误。
    研究改革国家的历史我们会发现,任何内部矛盾都不可能被彻底清除,也无法逐步得到解决。与此相反,每对矛盾又产生了新的冲突。每个改革国家的历史都充斥临时抱佛脚的急躁情绪:创造新事物的试验在进行,但总有某些领域出现倒退(或向经典社会主义体制复归),当然它再也无法完全恢复到最初的形式了。由于问题不断增多,领导层总是试图通过否认问题的存在来解决问题,或是在任何其他方法都行不通的情况下,就用强制的方式解决。
    总之,只要还保留着经典社会主义体制,它本身就具备一定程度上的稳定性和能量。但经历过改革的体制却天生不稳定,在有的地方它只能存在很短的时间,而在某些特定环境下也会允许它存在更长一段时间。■

《社会主义体制——共产主义政治经济学》,(匈牙利)雅诺什科尔奈著,张安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5月第一版。本文摘自原书“结束语”,标题为编者所加
打印 推荐 收藏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