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证券涉险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4年第8期 出版日期2004年04月20日

康伟平 潘晓红

随着一起涉嫌内外勾结挪用国债回购案的暴露,有着15年历史的广东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广东证券”)不期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窘境。
  自今年年初以来,关于北京“资本大鳄”国洪起被调查的消息便不时见诸报端。2004年1月2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接到广东证券报案,称广东证券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总经理饶金良、副总经理朱捷与公司客户国洪起内外勾结,利用国债回购进行金融犯罪。
  此后传来的,便是北京赛克赛思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赛克赛思)实际控制人国洪起被通缉的消息:3月15日,江苏省公安厅就国洪起、国红新(国洪起之弟)涉嫌诈骗犯罪立案。同时,江苏公安刑事拘留了广东证券广州西华路营业部总经理吴克夫;3月24日,山东省公安厅派人前往广东证券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要求冻结北京赛克赛思的资金账户。另据《财经》获悉,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也对此立案,并成立了专案组;河北省唐山市和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公安部门也正在对国洪起及其控制的公司进行追查。
  显然媒体的注意力被这位神通广大的神秘人物所吸引了,而作为受害者同时也是肇事者的广东证券,此时正在经历着一场阵痛。
  据接近证管部门的人士透露,除了涉嫌与国洪起有关的违规国债回购而造成的损失外,广东证券还涉嫌挪用客户保证金,其整体损失目前尚在调查估算之中。今年3月底,广东证券董事长钟伟华曾随广东省副省长宋海赴京,向中国证监会有关领导作紧急汇报。
  在广东证券内部,全面整肃的气氛也日渐浓厚。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近日,各地营业部在总部的要求下已经将手中持有的公章交回。同时,广东证券所有员工在基本问题查清前都将“原地待命”——暂时停止人员的流动。
  国洪起案的爆发看似偶然,但也深刻反映了证券公司内控失效、一触即发的惨淡现状。在充分暴露了问题之后,相关人士称,广东证券目前的境况尚可,违规国债回购造成的损失正在全力追查,而且广东省政府很有可能将根据其最终实际损失施以援手——“除非万不得已,广东证券不会再度上演南方证券被行政接管的一幕”。
  
20亿元国债挪用案
  广东证券危机的曝光,源于该公司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总经理饶金良与副总经理朱捷的失踪。饶、朱二人涉嫌与公司客户国洪起勾结,利用国债回购进行金融犯罪。二人于广东证券内部调查期间,在去年底双双逃跑。本想在内部处理危机的广东证券措手不及,急切之下于今年1月2日向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报案。
  1月6日,海淀区检察院依法传讯了国洪起、饶金良和朱捷三人。2月20日,海淀区检察院对朱捷涉嫌挪用公款罪立案。3月4日,饶金良以同样的罪名被立案。
  目前,已经暴露出来的广东证券挪用国债回购案,主要涉及该公司两家营业部——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和广州西华路营业部。
  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是广东证券惟一一家位于北京的营业部。其电脑交易记录显示,自2003年9月至12月下旬,国洪起所掌控的北京东方泰诚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泰诚)在进行国债回购交易时累计卖出国债3.18亿元,而其账户上实际持有的国债价值仅0.14亿元。显然,东方泰诚挪用了其他客户价值3.04亿元的国债。
  发生在广州西华路营业部的挪用国债行为则早于此一年多,且数额更为庞大。调查发现,北京泰怡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怡轩”)于2002年4月在西华路开户。自当年4月22日起,泰怡轩不断盗用其他客户的国债进行回购交易,最终将高达17.33亿元的资金窃为己有。其最后一笔的交易时间竟是2004年1月9日,即广东证券向北京检方报案后。
  东方泰诚和泰怡轩均为国洪起实际控制的公司。此外,国氏所控制的其他十余家公司也参与其中。这些公司皆为广东证券客户,如北京赛克赛思、山东九九集团、第一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一信用”)等。
  在广东证券内部,国洪起堪称超级大客户,此人在广东证券的国债交易至少可追溯至2001年,其国债交易数量之巨令人瞠目。在2001年之后的漫长熊市中,国氏动辄上亿元的国债交易量对广东证券不啻“雪中送炭”。在广东证券看来,国洪起不仅拥有相当实力,其资金运作能力更是十分了得,可以说是“神通广大”。几年间,国氏为广东证券“拉来了大批国债交易客户”。
  国洪起与广东证券的合作初期似乎还算规范。据称,当时广东证券对国拉来的每一笔债券都详加核实,未发现任何问题。随着合作的加深,国的行为渐渐失控。而广东证券内部严重的管理缺位和失效的风险控制,也为其违规操作提供了可乘之机。知情人透露,国洪起得以挪用其他客户的巨额债券套取资金,正是依靠广东证券内部员工的高度配合,其主要操作手法有三——
  其一,国作为广东证券的最大客户,其本身控制的大量关联公司皆在广东证券开设账户,交易国债。此外,国还为广东证券拉来大量其他的国债委托客户,这些客户也在广东证券开户交易。国首先在其关联公司内部进行国债回购操作。比如A、B公司皆为国的公司,其法定代表人都是国本人或其亲属。A公司委托广东证券将其托管的一笔债券进行回购,所融资金打入B公司账户。对广东证券而言,既然A、B公司皆为国所有,则这种资金往来并无问题。但是,国渐渐将上述操作手法延伸至其他国债客户。比如A公司为国所有,而B公司则是国拉来的客户。B公司委托广东证券将一笔国债进行回购,所融资金却打入了A公司的账户。这种操作,有些是经过B公司的授权,但大量操作却未经授权。知情人士透露,国所挪用的20多亿元国债中,绝大多数国债都属于其“拉来的客户”。
  国得以如此操作,显然需要广东证券内部员工的配合。案发后,广东证券在内部调查中惊愕地发现,北京长春桥路营业部竟有两套国债交易电脑系统:一套记录了真实的交易情况,另一套则是伪造的。而总部之前所看到的正是后一套。而协助国的主要人员,正是该营业部的两位负责人——饶金良和朱捷。
    其二,国洪起在营业部的配合下,将一笔国债做多次回购交易。广东证券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国将一笔国债托管在广东证券广州某营业部,在该营业部先进行一笔回购交易,即卖出国债,融进资金。然后,由该营业部将广州的交易记录撤销,在北京营业部将在广州已经卖出的那笔国债再度卖出,融进资金。需要指出的是,按照现行证券登记结算制度,一笔国债只要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作了登记,即可在任何一家拥有债券交易席位的证券公司营业部作指定交易。
    其三,国洪起与营业部相配合,虚增国债向银行作质押贷款。据广东证券内部调查,其广州西华路营业部总经理吴克夫和交易员张泓通过修改电脑交易系统,虚增国洪起账户上的国债,并为国开具数额巨大的虚假国债证明,以此向银行作质押贷款,致使多家银行被骗贷,损失惨重。  

出版日期:2004年04月20日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4年第8期

打开了“潘多拉盒子”
  不知幸与不幸,广东证券“潘多拉盒子”得以打开的缘由,正是其筹划已久的增资扩股行动。
  广东证券是广东省成立最早的证券公司之一,目前拥有61家证券营业部,其中绝大多数分布在省内。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02年底,广东证券总资产约89.4亿元,净资产为13.5亿元,综合各项业务在全国排名前20位。但自2001年以来,公司实际上连续3年亏损,2003年度账面亏损额达到1.8亿元,为历史最差业绩。
  2001年前后的券商增资扩股潮中,位列券商业中游的广东证券自然不甘人后。据说早在那时,广东证券即与中国华闻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控)有过接触,但并无结果。另一种传闻则称,在此前后国洪起曾经起意收购广东证券,不过亦无下文。
  2003年6月,华控与广东证券签订了增资入股的协议书,以华控牵头的多家机构将共同增资9.98亿元。增资后,广东证券的注册资本金将达到20亿元,其中华控等机构共持股30%。此次整个谈判进行得十分迅速。协议签订后,近10亿元的入股资金很快到位。接着,在华控的要求下,来自联合证券的盛希泰受华控委派南下广州就任广东证券总裁,开始对公司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
  随着尽职调查的深入,2003年9月,广东证券在国债回购交易上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广东证券为此成立了专门的稽查小组,对涉及整个公司所有营业部的国债及国债回购交易记录和账目进行彻底清查。据广东证券内部人士介绍,随着调查的逐步展开,涉嫌违规的国债交易金额从最初的几千万迅速扩大为几个亿。“可以说每天都有新数字……最后连16个亿也打不住了。”广东证券的一位人士告诉《财经》。消息人士称,目前查证的广东证券涉嫌违规的国债金额至少达20亿元之巨。
  增资扩股最后牵出了窝案,这是双方都始料不及的。2003年11月,华控紧急撤出先期注入广东证券的9.98亿元资金,增资扩股计划就此搁浅。广东证券一方面向广东省政府紧急汇报,一方面也向司法机关报案。
   一位接近广东证券的人士透露,广东证券根据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分析认为,只要能够及时封存国洪起在全国各地的资产,广东证券的部分损失将得以挽回。
  全力追讨国氏资产的同时,广东证券正配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在位于广州市解放南路金汇大厦24层的广东证券总部,有关调查已经展开。
  广东证管部门一位人士透露,除了已经披露的在国债回购交易中的问题,广东证券还存在挪用客户保证金的问题,这点也已纳入此次专案组的调查范围。
  广东审计部门的一位人士称,广东证券的历史包袱沉重,其成立之初,从原广东省人民银行手里接过多个营业部,此次出事的广州西华路营业部即为其中之一。该营业部原系广州金融专科学校合资开办,其业务之一是代理发行企业债。数年后,当年发债的企业无力还债,营业部只能垫钱还债,并因此背上沉重包袱。
  上述人士称,在连年亏损的窘境之下,广东证券迫切希望增资。华控于去年6月率多家机构与广东证券签署增资协议,并于证监会批准前就将近10亿元资金注入,令广东证券如沐甘霖。但随着国洪起案发,增资计划骤然搁浅,至今未现转机。
  华控在去年与广东证券商洽增资入股之时,同时还与联合证券展开收购谈判。来自证监会的消息称,华控收购联合证券股份几成定局,本月底下月初有望实施。对此,广东证管部门的人士分析认为,总部位于深圳的联合证券与总部设在广州的广东证券近在咫尺,其营业部在地域分布上高度重叠,华控在收购联合证券后,即便广东证券的危机得以解决,短期内也无可能再度向广东证券增资。

追查国洪起
  目前,广东证券除积极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和进行内部整顿以外,正试图全力追讨国洪起的相关资产。据悉,公司为此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负责调查,主要工作有两点:一是查清国洪起所控资产的股权结构,二是掌握这些资产的状况,包括是否进行过重复抵押等。
  尽管一方面,随着广东证券所引发的事涉国洪起的案件的陆续引爆,国洪起及其资产分布正在逐步清晰,但另一方面,由于国所涉及的问题远不止广东一地,其牵扯面之广,问题之复杂,大大超出了人们原来的预计。显然,广东证券的追讨工作前景不容乐观。
  国的关联公司遍布全国多个省市,国在数年间通过种种手法,挪用其他客户国债进行回购及抵押贷款,所融巨额资金纷纷注入其关联公司。如今,国氏资金链断裂,当年委托其将自有国债存入证券公司以获利的数十家公司,纷纷向证券公司追讨债券。与此同时,这数十家公司纷纷向所在地公安报案,各地公安竞相查封"国系公司"资产,以替当地公司追回损失。
  在广东证券的大本营广东,广东省公安厅与广州市公安局正全面追查本地国系公司的资金走向。
  在北京,海淀区检察院首先查封了国洪起所控制的北京赛克赛思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在广东证券营业部账户上的所有资产。之后被查封的还有国所控制的第一信用和和北京东方泰诚咨询有限公司在广东证券的账户。
  在江苏,省公安厅就国洪起、国红新和北京赛克赛思涉嫌诈骗罪立案。同时,江苏公安刑事拘留了广东证券广州西华路营业部总经理吴克夫。
  在山东,省公安厅派人前往广东证券北京长春路营业部,要求冻结北京赛克赛思的资金账户。
  此外,河北省唐山市、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公安部门也正对国洪起及其所控公司进行追查。
  
  国洪起的第一桶金究竟来自何处乃至其后的“发迹”过程至今仍然是个谜。但仅就目前浮出水面的情况而言,其资产分布跨越多个省市,关系数十家公司,无一不牵扯经济案件或法律纠纷。
  据知情者称,今年46岁的国洪起是北京人,有很强的活动能力。在北京,位于朝阳区CBD(中央商务区)的黄金地段、昆仑饭店北侧的一个未完工的地产项目——嘉利来世贸中心项目,即与国洪起密切相关。
  嘉利来世贸中心项目于1995年启动,项目公司为北京嘉利来房地产有限公司。该公司由香港嘉利来公司和北京市二商集团有限公司等共同组成,为中外合作公司。其中,香港嘉利来在合作公司中负责履行出资义务。
  2001年,香港嘉利来突然被有关部门宣布“未履行出资义务”。同时,中方北京市二商集团要求更换外方股东的申请很快得到了北京市外经委的批准。一家毫无地产背景的公司——香港美邦出资1.06亿元,取代香港嘉利来成为合作公司的新的外方股东。
  香港美邦接手后仅一年,便于2002年7月将股权作价1.66亿元卖给了香港两家投资公司——香港建辉投资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建辉)和香港九九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九九)。这笔交易,香港美邦净赚6000万元。
  但更大的赢家是香港建辉和香港九九。仅粗略估计,他们手中持有的北京嘉利来房地产公司60%的股权,目前价值近6亿元。
  有证据显示,国洪起是目前嘉利来项目的真正受益人。香港建辉和香港九九均由香港居民陈天锴注册成立。陈在香港注册了多家公司,国洪起在其中6家公司均担任董事,其中包括香港九九。有消息人士指出,嘉利来项目股权转让的背后可能隐藏重重黑幕。而国洪起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何种角色,以及其在嘉利来项目上究竟拥有多少权益目前尚不得而知。
  在河北唐山,国洪起拥有一块看似规模很大的资产,包括唐山宏达建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达)及唐山建源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源钢铁)、唐山富源水泥有限公司、唐山恒达氧化球团有限公司等。
  国早在1999年就介入了宏达。当年10月,国洪起控制的福建博古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博古)收购了宏达1706万股的国有股。同时,福建博古下属企业福建华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收购了宏达1250万股的国有股。国由此持有宏达40.6%的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2000年,宏达以偿债方式并购了原迁安钢铁厂,即后来的建源钢铁,而资金的来源则是国借给宏达的一笔国债,通过质押后获得贷款。
  目前,宏达及其关联公司问题缠身。据宏达一位前任董事提供的材料显示,在国洪起入主后,宏达以国债质押和自有资产抵押的形式在当地银行多次贷款。其中,2000年,“通过国债质押、港币质押等方式融资2.3亿元”。2003年,宏达及其关联公司从交通银行唐山分行贷款1.8亿元,而用以担保的正是广东证券为北京赛克赛思开具的1.8亿元虚假国债证明。
  在广东,知情者透露,广东发展银行曾向国洪起控制的山东九九集团贷款7.7亿元。贷款前,广发行、九九集团、九九集团某关联公司、广东证券之间签订“四方协议”,以九九集团与某关联公司托管在广东证券的国债作抵押,由广东证券对上述托管国债进行监管。消息人士称,山东九九集团在广发行用以抵押贷款的国债很有问题,而为其开具质押国债证明的,正是广东证券广州西华路营业部。
  在山东济宁市,国洪起拥有山东九九集团,该集团的法人代表是国的妻子。据当地人介绍,山东九九集团在山东颇有名气,在济宁当地更被视为支柱企业。该集团公开资料显示,山东九九总投资28亿元,以山东九九有限公司、山东泗水北方大地牧业集团有限公司、山东中科赛思奶牛胚胎工程技术有限公司三家企业为核心,现有九九商业营销公司、九都、九源、九香、育肥公司、鲁西黄牛原种场等十多家下属企业。其中,九九有限公司拥有据称是中国最大的酒精厂。
  值得注意的是,国洪起通过山东九九集团下属的山东泗水北方大地牧业集团有限公司出资5000万元,持有世纪证券4.98%的股份。而北京赛克赛思则是泗水北方大地持股90%的大股东。
  除了挪用国债融资,国洪起还频频参与上市公司操作。国入主宏达后,进行了一系列的资本运作。2000年4月,宏达通过认购“福建三农(000732)”1200 万股法人股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前,福建博古投资有限公司已经成为福建三农的前十大股东。同时,福建博古还曾进入过“福建三木(现已更名为三木集团,000632)”,位居前十大股东之列。消息人士透露,国不仅通过收购法人股入主上市公司,而且通过在二级市场的炒作大敛其财。
  另有消息称,“神通广大”的国洪起还在上海、黑龙江和海南拥有部分投资。
  目前,除了上述资产外,国洪起的家底究竟还有哪些还不得而知。而广东证券需要面对的还不仅于此。有消息人士透露,除了广东证券,被国洪起的国债骗局拖下水的至少还有另外两家证券公司。
  总体来看,国洪起通过国债融资编织起一张宏大的资本运作网,遍布这张网上的是数十家公司,这些公司或是国系公司,或是国拉到广东证券的“关系户”。一向长袖善舞的国洪起在网中游走多年,但终究不免失足。深受其累的广东证券能否对其资产条分屡析并收回权益,目前尚未可知——一个乐观的估计是,广东证券最终将因国洪起而造成的损失控制在3亿元左右。■
本刊记者吴小亮对此文亦有贡献

 

有漏洞的国债回购交易制度
  据业内人士介绍,证券公司之所以愿意且能够承诺给予客户正常以外的回报,则涉及多方面的违规交易。其中核心的一点就是在现行交易制度下,证券公司可以通过挪用客户国债进行国债回购融出资金,目的或者是为其他客户或是干脆就是为证券公司自己。
  事实上,挪用客户国债已然成为证券公司近年来最突出的违规行为之一。
  在2003年8月召开的“证券公司规范发展座谈会”——业内又称“券商峰会”上,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对证券公司提出了所谓的“三大铁律”——严禁挪用客户交易结算资金,严禁挪用客户委托管理的资产和严禁挪用客户托管的债券。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伴随近年来国债回购交易量的迅猛增长,券商挪用客户国债违规交易的恶性事件屡屡发生,如2003年爆发的富友证券挪用39亿元国债案,以及日前发生的爱建股份原副总经理刘顺新涉嫌挪用国债回购资金案。
  国债回购是指国债的卖方按照交易协议在卖出国债的同时,承诺于日后再按约定的价格将该种国债如数买回的交易。中国的国债回购交易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目的是借以活跃国债市场和方便国债的推销。国债回购实质是一种以国债为抵押品进行拆借资金的信用行为,达到帮助企业快速融通短期资金、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的作用。
  国债回购的风险隐患之一源于国债回购的二级托管制度,也称席位托管制度,即每家证券公司在交易所的席位都对应多家营业部的众多账户。证券公司向交易所上报的是全部账户汇总后的数据,而并非每个单独账户的数据。实际上,当有客户账户里有闲置的国债时,极易被证券公司挪用交易。
  一般来说,在被挪用的国债到期前,违规行为往往不会败露。挪用者或者在完成一笔国债过购交易后,及时将挪用国债归还,或者在占用时间较长的情况下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暂时弥补。
  记者采访获悉,案发前,即2003年12月中旬,国洪起曾多次试图从广东证券提走国债现券。理由之一是部分国债是从其他证券公司转到广东证券的,需要转回。例如,河北证券就曾有1.5亿元国债转入。当时,在国洪起已经大量提走国债回购资金的情况下,广东证券拒绝了国的要求。分析人士指出,在河北证券同样具有国债交易资格的情况下,这些转入广东证券的国债很有可能是为了弥补国所造成的大账的缺口。
  显然,证券公司内部风险控制的缺失也是造成国债回购违规交易的重要原因。首先,应指定专门的业务部门对营业部的国债业务进行集中统一管理;其次,严格禁止营业部对外签订任何形式的国债融资协议;第三,对国债回购业务建立必要的审批程序,特别是对国债回购放大、大额国债回购等业务的内部控制和管理等。此外,广东证券国债挪用案子还反映公司在电脑信息系统、财务、交易等重要环节缺少风险监控;营业部的印章管理存在严重漏洞。
  据报道,目前广东证券已采取部分整改措施,包括启用了新的交易系统,加强对国债业务的监控——各地营业部将每天向总部进行数据报告。此前,报告的频率是一月一次。■
本刊记者 康伟平 潘晓红/文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证券涉险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