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杂志首页 > 《金融实务》 > 公司 > 正文

100美元油价挑战壳牌

本文见《金融实务》2008年第4期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14日

《财经》记者 王真

油价高企为能源巨头带来了巨额利润,但是,依然难抵开采成本上升和“石油政治化”带来的隐忧

  “周末我选择骑自行车,(因为)我也不知道那么高的油气价格会不会改变。”
  3月17日,面对数十位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代表,壳牌首席执行官范德伟(Jeroen van der Veer)拿高油价开起了玩笑。
  当天,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伦敦交易所代码:RDSA,纽约交易所代码:RDS,下称壳牌)在英国伦敦举行了2007-2008年的全球战略日会议。同一天,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处公布了最新统计数据:3月10日至3月14日这一周,欧佩克市场监督原油一揽子平均价格首次突破每桶100美元大关,达到每桶101.34美元。
  一边开香槟,一边皱眉头。国际原油价格高企,帮助壳牌实现了创记录的276亿美元盈利,同比增长8%。但是,这一业绩增幅,依然难抵开采成本不断上升和“石油政治化”带来的隐忧。
  范德伟说,石油价格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继续相当大的波动。但是,他不认为全球的能源储备出现了瓶颈。“在中东,从地下流出石油,但是却看不到装载和运输的油船排队等待的景象。自然的油气产出还是基本与过去油价低得多的时候一样。”他补充说:“我们对于未来的预期,比目前的油价要低很多,因为从根本上看,油气的资源状况不错。”未来的几年,壳牌对于上游勘探和生产的投入将继续增加。范德伟说,公司的这一战略“不会改变”,明年的油价有多高,对于壳牌这样的全球能源公司不会有显著的影响。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14日
本文见《金融实务》 2008年第4期

到下游去   
  2007年,壳牌油气储量增加了15亿桶当量,储量替代率达到109%。但与五年前相比,跨国能源巨头获得油田、气田的开发权变得更加困难。
  国际原油价格不断攀升,一些石油原产国通过市场准入、项目批准等手段,加大了对本国能源行业的干预力度,使得石油作为“政治商品”的属性日益突出。另一方面,一些石油原产国的大型国有企业,如沙特阿拉伯的阿美石油公司(Aramco)、巴西石油公司(Petrobras)等,已经具备了相当高的技术水平、财务水平和项目管理能力,它们对国际石油巨头的合作需求越来越少。
  这一趋势,迫使国际能源巨头必须研发更尖端的技术,到地势更为险峻、条件更为困难的地方去开采石油,比如沙漠、深海、高原等。
  技术,也能成为国际能源巨头进入油气生产国的敲门砖。壳牌天然气和发电业务总裁库琳达(Linda Cook)在接受《财经·金融实务》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与中国国有石油公司的合作得以成功,关键就在于我们带来了技术。”
  纵观壳牌、英国石油(伦敦交易所代码:BP;纽约交易所代码:BP)、埃克森美孚(纽约证券交易所:XOM)的2008年全球战略规划,技术研发已成为重中之重。2008年,壳牌的研发投入将从2004年的5亿美元增加到12亿美元,英国石油预计将投入13亿美元。
  除了争夺更多油气资源,国际能源巨头正把利润重心转向更可控制的炼油、化工等下游领域。
  壳牌全球生产业务负责人John Abbott告诉《财经·金融实务》记者,目前,壳牌四分之三的下游业务都是炼油项目。今后,壳牌将改变投资方向,加大对大型炼油厂的投入,削减或关闭一些盈利微薄的小型炼油厂。
  他介绍,未来壳牌将重点建设与阿美石油公司合资的美国墨西哥湾 Port Arthur炼油厂、位于新加坡的独资东方化工项目和位于中国广东的南海石化项目。
  南海石化项目位于广东省大亚湾,总投资43亿美元,是壳牌在中国最大的投资项目,壳牌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各持有50%股份。
  根据国际石油行业的权威杂志《油气杂志》(Oil & Gas Journal)2月18日报告,未来七年,全球炼油产量将以每日1000万桶当量的幅度增长,其中,40%来自亚洲炼油项目。 

中国机会
  由于看好中国的能源市场机会,壳牌等跨国石油公司不约而同把投资重心放在了与中国合作开展的液化天然气(LNG)和石油化工项目上。
  壳牌勘探生产业务负责人马博德(Malcolm  Brinded)表示,液化天然气是壳牌的强项,亚太地区则是壳牌重点关注的市场,尤其是中国、印度等新兴市场。位于内蒙古和陕西境内的长北气田是壳牌在中国最大的上游项目,2007年3月正式投产。长北气田不仅向北京、天津、山东、河北供气,也将给北京奥运会供气。壳牌和中石油分别拥有这一项目50%的权益,从中获利颇丰。
  目前,天然气在中国能源消费中占比仍然很小,但因为它更为清洁便捷,已成为中国能源市场新的投资和利润高点。
  2007年,壳牌再次与中石油签署协议,同意在未来20年内,每年向中国销售100万吨液化天然气。库琳达向《财经·金融实务》记者表示,向中石油出售液化天然气,取决于澳大利亚近海天然气田Gorgon项目的建设进度,壳牌持有该项目25%股权。不过,到目前,该项目建设还没有完全落实。
  利用中国丰富的煤炭储量,壳牌还拟在中国发展煤气化(Coal Gasification)和煤制油业务。壳牌已与中石化在湖南合资兴建了一个煤气化工厂,双方各占50%股权;并将在中国启动16个煤气化技术项目转让项目,其中五个已投入运营。
  煤制油业务也是壳牌的兴趣所在。库琳达向记者表示,中国煤制油项目的建设成本,比其他国家要低。不过,在煤制油的技术和成本方面,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

“可再生能源”路漫漫
  国际能源巨头喜欢谈论“环保”“绿色能源”“可持续发展”这样一些政治上正确的理念。当然,不可否认,他们也确实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付出了投入。壳牌称,2008年公司将继续扩大在风力发电、第二代生物燃料等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其风力发电量将增加10万千瓦,达到50万千瓦,成为全球最大的风力发电商。
  英国石油则称,公司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累计已达50亿至70亿美元。
  但是,如果据此就以为国际能源巨头们要把战略重点转向“可再生能源”,那无疑是一叶障目。事实上,根据英国石油2007年年报,传统油气勘探和生产仍然是其投资重心所在,可再生能源只是“锦上添花”。
  2008年,英国石油在自身业务增长方面的资本性支出是215亿美元,其中,勘探和生产支出150亿美元,占总支出的70%;炼油和营销支出50亿美元;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内的其他支出15亿美元,仅占总投入的7%。
  壳牌没有公布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具体资本投入。不过,壳牌方面表示,2008年,公司在上游勘探、生产方面的投入将占总投资的80%。
  中国的石油公司在可代替能源方面的投入更小。中国石油(上海交易所代码:601857)2007年年报显示,其用于可再生能源方面的资本性支出只有0.88%。
  《壳牌2050年能源展望》起草人、壳牌全球商务环境副总裁Jeremy Bentham表示:“可再生能源,或者称为可替代能源,其实不是一种‘替代’,而应该是‘补充’的一种能源。可再生能源最终会到来,但是,在它们产生任何实质性作用之前,它们不会发展得很快。”
  在3月17日的全球战略日会议上,库琳达也表示,对可再生能源的投入,取决于这项技术是否具备真正可行的商业前途。
  壳牌首席执行官范德伟则在多个场合宣称,可再生能源可能是30年以后的事,现阶段,只需做好自己擅长的、现有的传统业务。
  英国石油首席执行官海沃德(Hayward)3月份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干脆提出:“我们所要做的,就是找到可再生能源的投资价值所在。因为至今为止,人们普遍认为它不创造任何价值。”
  这种措辞当然不受环保人士欢迎。有分析师批评,传统能源公司不愿加大新能源的研发投入,是因其对传统油气领域的投入已耗费了巨资。■
  
本刊实习研究员Garth Mortensen对此文亦有贡献

更多关于 壳牌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