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吃请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2年第5期 出版日期2002年03月05日
说起皇上吃请,次数虽然不多,场面却着实不小。其中最甚者大约是隋炀帝。隋朝二世而亡,与杨广吃请之毫无节制大有干系

汪朗

 历朝历代皇帝国王,不管赵钱孙李,还是路易亨利,逢到与臣民会餐这样的事儿,总是请客的时候多,吃请的时候少。道理很简单,皇上有钱有权,要请客只是一句话的事,用不着跟谁请示汇报,也没有监察部门管着。若是有人瞎起哄,说请客多了影响经济发展,高兴了用一句“与民同乐”堵你的嘴,不高兴时下道圣旨把你“咔嚓”了。请客既有如此便利条件,又何乐而不为?
    皇上请客,并不单为混个肚儿圆,主要是想一饱耳福,听听臣子们说好话。像“英明伟大万寿无疆”之类的谀词,朝堂之上说起来总有些生硬,在饭堂上带着酒味说出来,就柔和自然多了。不过,碰上不识时务的,皇上也得自认倒霉。晋武帝司马炎平定东吴之后,把投降的吴国末代皇帝孙皓封为归命侯。一次武帝请客,席间想拿孙皓逗哏,便对他说:“听说江南人爱作尔汝歌,你行吗?”孙皓张口便来:“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祝汝寿万春。”歌中有骨头不说,还把皇上“汝”来“汝”去的,整个一个大逆不道。但孙皓是奉旨行事,武帝心中恼怒却不便发作,只好灰溜溜地拉倒。这顿饭,算是赔了。幸好,像孙皓这样敢耍光棍儿的亡国之君甚少,臣子们吃皇上的饭都会拣好听的说,所以这客还能继续请下去。
    说起皇上吃请,次数虽然不多,场面却着实不小。其中最甚者大约是隋炀帝。隋炀帝杨广即位后曾诏告天下,其中有言:“是知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也。民惟国本,本固邦宁,百姓足,孰与不足!今所营构,务从节俭,无令雕墙峻宇复起于当今,欲使卑宫菲食将贻于后世。”话说得实在是漂亮,但其所作所为却是另一套。据史书记载,他外出巡行时,“每之一所,辄数道置顿,四海珍羞殊味,水陆必备焉,求市者无远不至。郡县官人,竞为献食,丰厚者进擢,疏俭者获罪。”把进奉吃喝的丰俭与官员的升迁直接挂钩,吏治焉能不大坏?据说杨广沿运河出巡扬州时,船队首尾相衔达200余里,所经州县,500里之内的居民都要献食。有的州县一次献食多达100多台,嫔妃侍从们吃不完,启航时便把食物埋入土坑之中。许多百姓因此倾家荡产,不得不以树皮草根充饥。隋朝二世而亡,与杨广吃请之毫无节制大有干系。
    五代时,由于战乱频仍,国库空虚,皇上的好吃好喝于是成了问题。一些大臣便主动凑份子请皇上,是为买宴。清泰二年(935年)三月,便有宰臣、学士、皇子、枢密宣徽史、侍卫、马步都指挥等中央官员,集资钱五十万、绢五百匹,宴请皇上。以后,地方官员也有同样举措。清泰是后唐末帝李从珂的年号,他在位只有三年,一上台便要河南百姓出资劳军,接着又要预征税赋,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即便如此,君臣照样吃吃喝喝。这饭钱虽然不用皇上出,但同样是民脂民膏。没吃几顿,这个李从珂就因兵败而自焚了。
    对臣子而言,皇上如能到自己家中吃顿饭,可是莫大的荣幸。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清河郡王张俊便有幸在府邸宴请宋高宗赵构一回。为了这一荣幸,张俊可没少折腾。光是正宴之前的干鲜果品,蜜饯小吃就有100多种,包括香圆、真桔、石榴、鹅梨、荔枝、圆眼、番葡萄、小橄榄等等。菜品更是丰富,共120款。仅下酒菜就有15盏。第一盏:花炊鹌子,荔枝白腰子;第二盏:奶房签,三脆羹;第三盏:羊舌签,萌芽肚肱;第四盏:肫掌签,鹌子羹……此外,还有插食六样,厨劝酒十味,对食十盏二十分等等。张俊率兵跟随赵构几十年,曾为其称帝立下劝进之功。赵构对他恩宠有加,花钱给他修宅子,遣中使就第赐宴;另一方面对他也有戒心,让他读《郭子仪传》,不要功高震主。因此,宋高宗这顿饭既是示恩,也有现场考察张俊的意思。好在张俊是个明白人,总算应对得宜,平安过关。
    500年后另一个请皇上吃饭的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那是1661年8月17日,法国财政大臣富凯遵从路易十四的旨意,请他到新建的沃勒维特孔宫吃饭。这次宴会是法国历史上最豪华的一次,6000名宾客均使用金银餐具,一次酒宴花了12万里弗尔。富凯原想伺候好国王以升任宰相,不料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路易十四看到富凯的宫殿如此富丽,远胜于己,不禁怒从心头起。一个月后,富凯被捕,沃宫遭抄。路易十四利用沃宫图纸和查抄的各种物品,给自己修了一座宫殿,这就是著名的凡尔赛宫。不过,如果就此断言,皇上吃请实乃促进文化事业发展之重要途径,此人不是白痴,便是浑球儿。■

更多关于 皇上吃请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