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杂志首页 > 《财经》杂志 > 边缘 > 正文

“抓坏人”与合作秩序的扩展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8年第9期 出版日期2008年04月28日
民族主义有时可以变得太狭隘,以致阻碍了人类合作秩序的扩展。所以,斯密和康德都更喜欢以“世界公民”自居。世界公民的观念,在我们自己的传统里称为“天下”

汪丁丁/文

民族主义有时可以变得太狭隘,以致阻碍了人类合作秩序的扩展。所以,斯密和康德都更喜欢以“世界公民”自居。世界公民的观念,在我们自己的传统里称为“天下”

       历史喜欢重复自己,它第一次出现时往往是悲剧,第二次则是闹剧。小时候我们看电影时都会问:谁是坏人?——如果我们不知道谁是坏人谁是好人,我们就说那电影是看不懂的。
       数千年以来,人类的政治本能之一,哈耶克说过,就是“抓坏人”——所谓“我们”对“他们”的斗争。在这样的斗争面前,原始氏族及氏族联盟最容易团结,也最容易宣泄因内部冲突而积累的怨恨。即使在现代社会里,“我们”对“他们”的斗争也最常见地表现为“办公室政治”、“校园政治”等等内容。
       哈耶克认为,极大地妨碍了人类合作秩序的扩展的,正是人类的这一远古时代遗留下来的政治本能。不仅如此,这一本能的盲目性阻碍我们反省自己的缺陷,从而阻碍我们自己进步。
       上述“斗争”的一项意义深远的遗产,就是我们中国人沿用至今的奇怪而幼稚的政治思考方式。
       鲁迅在《论辩的魂灵》中提供了十分生动的描写:
       “今年又到黑市去,又买得一张符,也是‘鬼画符’。……今仅摘录数条,以公同好——洋奴会说洋话。你主张读洋书,就是洋奴,人格破产了!受人格破产的洋奴崇拜的洋书,其价值从可知矣!但我读洋文是学校的课程,是政府的功令,反对者,即反对政府也。无父无君之无政府党,人人得而诛之。
       你说中国不好。你是外国人么?为什么不到外国去?可惜外国人看你不起……。你说甲生疮。甲是中国人,你就是说中国人生疮了。既然中国人生疮,你是中国人,就是你也生疮了。你既然也生疮,你就和甲一样。而你只说甲生疮,则竟无自知之明,你的话还有什么价值?倘你没有生疮,是说诳也。
       卖国贼是说诳的,所以你是卖国贼。我骂卖国贼,所以我是爱国者。爱国者的话是最有价值的,所以我的话是不错的,我的话既然不错,你就是卖国贼无疑了!”
       这套荒唐逻辑,王元化先生称之为“阴骘反噬之术”。假如你觉得这荒唐逻辑真可笑,那么,你在周围仔细看看,不难发现类似的可笑言论与行为。
       不过,时代进步了。如今,我们生活在“消费主义时代”。这一时代的特征,就是任何人都不会认真对待任何事物,一切都只是消费而已。商品是要被消费的,文学与艺术成了商品,故而也是要被消费的。不仅如此,各种“主义”也成了商品——倒卖它们的人被称为“政客”——所以也是要被消费的。类似地,人格、荣誉、民族、国家,以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等等,其实都是要被消费的。 
       换句话说,如今“抓坏人”也只是大众的游戏罢了,谁会当真呢?他们先是网游,腻了,街游也不错。就算你认为他们是当真的,你也拿他们没辙;他们找到坏人了,你不让他们抓坏人?那你就是坏人。阴骘反噬之术,刚刚介绍过的。
       假如你不依不饶地较真,你会觉得此事的逻辑有些可疑:(1)某家连锁超市的大股东“涉嫌资助”某非法之宗教领袖;(2)该非法之宗教领袖涉嫌策动某地之暴乱;(3)所以,第该连锁超市涉嫌参与某地之暴乱,故国人应抵制该超市出售的商品。
       按照这一套逻辑,你试着去思考:(1)甲国政府长期持有乙国政府之国债,数目之大,相当于乙国政府之大股东;(2)乙国政府素有干涉他国内政之恶名;(3)所以,甲国政府涉嫌干预他国内政,故国人应游行以示对甲国之抗议。又:(4)你是甲国公民,所以,(5)你涉嫌干预他国内政。
       逻辑的结论是:你有此恶名,并且你应参加游行,为了要抗议你自己参与其中的丑恶行径;所以,你是自相矛盾的;你既然自相矛盾,你就是疯子从而你的上述推理不可信。……不要忘记,没有谁当真发疯,消费而已矣!
       民族主义有时可以变得太狭隘,以致阻碍了人类合作秩序的扩展。
       所以,斯密和康德都更喜欢以“世界公民”自居。世界公民的观念,在我们自己的传统里称为“天下”——它的最高境界是:“游心于淡,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则天下治矣”(《庄子应帝王》)。
       此处,关键是顺物自然而无容私。因为有私,所以有家和民族。假以时日,在特定的政治文化传统内,就可能有阴骘反噬之术的流行。
       街边那位又说了:“小康社会,谁能无私?”是呀,杨朱与墨翟,占尽天下矣。所幸,儒家中庸之道超越了杨墨。境界高一些,可以产生幽默,从而可以开启智慧。幽默就是意识跳出自我之外,恰好获得反讽的心理距离。这样一种自省,从来都是智慧的先导。
       注意,假如意识与自我的距离太远,幽默感就会消失,代之而起的是玩世不恭。当然,这距离若是太近,则肯定不会有幽默感,因为你的心智将被私与私之间的怨恨所主导。
       这番道理,不妨称为“人类合作扩展秩序的心理学”。■ 

背景  “抵制家乐福”

   4月中旬,呼吁“抵制家乐福”的信息,开始通过网络和手机短信广为流传。其中一条最为典型:“5月8日至24日,正好是北京奥运会的前三个月,所有人都不要去家乐福购物,理由是家乐福的大股东捐巨资给达赖,支持‘藏独’。那我们现在就来抵制一下家乐福,为期与北京奥运会同长,前后17天。让他们看看中国人和中国网络的力量。请转发给你所有的手机、MSN等的联络人,并且让他们的家人一起参与,让家乐福门可罗雀17天。”
   事件的起因是,4月7日,北京奥运火炬在法国巴黎传递受阻,残疾人火炬手金晶在传递过程中甚至遭到“藏独”分子抢夺火炬。同时,巴黎市政厅也打出了“支持西藏独立”的横幅。法国当地媒体在报道中,形容北京奥运火炬“在巴黎惨败”,是“给中国一记耳光”。上述事件极大刺激了部分中国民众的情绪。
   此后,网上出现了法国企业家乐福的大股东曾资助达赖的信息。家乐福大股东即指法国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LVMH)集团。于是,家乐福便成为人们表达愤怒的对象。
   短短几天里,“抵制家乐福”的信息通过手机、MSN、QQ、BBS等渠道迅速传播, MSN上一些白领纷纷把“红心”符号挂在签名上,传递和讨论着“抵制家乐福”的信息。各个论坛,网友群情激愤。从网上的留言看,绝大多数网友对抵制家乐福及其法国货表示支持。
   当然也有不支持抵制者。有反对者在网上留言:“5月1日一定去家乐福买东西,哪怕只是买一瓶水。”更有网友语出讥诮:“这种抵制简直就是一场闹剧,砸了法国车、德国车,以后出门就骑华南虎了,毕竟是国产的啊。”
   在反对者中,包括《中国青年报》摄影记者贺延光和央视知名主持人白岩松。
   4月14日,贺延光在其博客上撰文表示“不赞成抵制家乐福”。他说,40年前,“毛主席挥手我前进”,我们曾经热血沸腾,曾经忠贞不二,结果是乱了国家,也险些葬送了自己。
   白岩松在网上发表文章认为,家乐福职工大多是中国人,“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等于太给别人面子”。
   不过,他们的观点受到了很多网友的攻击。甚至曾被网友奉为“爱国英雄”的奥运火炬手金晶,在公开表示不赞同抵制家乐福后,也被某些网友指责为“汉奸”。
   从4月13日起,北京、青岛、福州、武汉、西安、大连等地也开始出现抵制家乐福的行动。但时至今日,关于家乐福大股东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曾资助达赖的报道,并没有得到证实。
   4月16日,家乐福中国区发表声明,否认其支持“藏独”,称这些传闻“完全是无中生有和没有任何依据的”,并表示“家乐福集团始终积极支持北京2008年奥运会,家乐福集团总裁和家乐福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将荣幸地亲临奥运会开幕式” 。
当天,法国首富、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集团CEO伯纳德阿诺特在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也声明,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从未给达赖提供过资金援助。
   然而,家乐福和路易威登-莫特轩尼诗的表态受到了部分网友的质疑。有网友声称,虽然家乐福本身没有捐钱给达赖集团,但家乐福在中国赚了钱之后,还是会给股东分红。大股东拿了家乐福分红的钱捐给达赖,就等于是家乐福捐钱给达赖。
   抵制家乐福的行动继续向全国蔓延。在青岛,示威者怒烧法国国旗,市内一家家乐福分店的屋顶停车场一度开进了53部警车。
   合肥家乐福外,大学生高呼“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家乐福”的口号,阻止消费者入内。民众开来大工程车堵住家乐福,超市无法做生意,被迫提前打烊。当地甚至出现了小学生也参与抵制家乐福的情况。在昆明,4月16日,一位市民在家乐福门口表达不同意见后,被斥为“卖国贼”,抗议者将其推来搡去,甚至用瓶装矿泉水攻击他。
   继抵制家乐福之后,欧莱雅、肯德基也被网友列入抵制黑名单,其“罪名”是“美国众议院通过决议要抵制中国奥运”。4月19日,法国驻华大使苏和(Hervé Ladsous)对中国媒体表示,法国对华政策没有改变,法国完全尊重中国,尊重中国对西藏的主权。苏和对中国残疾火炬手金晶在巴黎传递火炬受干扰一事致以歉意。
   4月21日,法国参议长克里斯蒂安蓬斯莱,专程到上海看望了金晶,并转交了法国总统萨科齐的慰问信。萨科齐在信中强烈谴责对金晶的“卑鄙袭击”,声称中国人的民族感情因此受到严重伤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本刊记者王和岩综合报道 

《财经》相关报道:
奥运火炬、家乐福与汉藏团结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抓坏人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