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浪漫谁个来革命”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8年第10期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12日
在文学上,一天也没喜欢过郭式浪漫主义,更可怕的是,这种浪漫主义不分文学内外

邵建/文

在文学上,一天也没喜欢过郭式浪漫主义,更可怕的是,这种浪漫主义不分文学内外

  在《力反“思想统一”的梁实秋》一文中,我谈到了梁实秋为普罗文学的辩护,这是为了反对当时国民党对普罗文学的封杀;但如果从审美取向和价值取向来说,梁实秋对普罗文学不但缺乏认同,甚至没有丁点好感。这当然同他在美国哈佛浸染过保守主义和人文主义的教育有关。梁实秋眼中的普罗文学其实不是文学,而是“宣传品”和“斗争的武器”。我们不妨看看,他在和鲁迅关于“文学阶级性”的论战中引用过的、由郭沫若翻译的苏俄诗歌《十月》的片断: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革命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