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思想史上的一次闪失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8年第24期 出版日期2008年11月24日
不是思想史拒绝了他,而是他自我放逐于思想界。诗人像当年作别康桥一样,掉身而去,竟不复回头

邵建/文

  不是思想史拒绝了他,而是他自我放逐于思想界。诗人像当年作别康桥一样,掉身而去,竟不复回头

  编写上个世纪思想史,不会有徐志摩的名字;但在思想历程中,我们分明见识过他的表现:短暂,却精彩。从1925年10月1日接手《晨报副刊》,到1926年10月离开,他一生中的思想事迹几乎尽在于此。这一年,他主持了关于苏俄问题以及中国命运的大讨论,以致为《晨报》引来一场漫天大火;他批评胡适对苏俄的暧昧,和陈毅论争时针砭由苏俄输出的国民革命,又和张友渔辩驳“党化教育”,并编发苏俄政府迫害中国留学生的稿件,一路蹈厉风发。可惜这些思想史上的段落,今天都成了残编遗简。不过,候过一个世纪回望,至少是我,依然感受到这位诗人的思想身影是那么风采有姿。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更多关于 徐志摩 的新闻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