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衡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6期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16日 共有0条点评
《人民日报》著名记者,2009年2月7日因病逝世,享年87岁

王艾生/文

  刘衡,是中国成千上万“右派”中绝不承认自己是“右派”的一个人。她是硬骨头,是那种宁遭受种种苦难也绝不向歪理低头的人。

  1957年,刘衡任《人民日报》驻内蒙古记者站记者。由于她在鸣放中“攻击肃反”“为胡风翻案”,以及给“右派”父亲“出坏主意”,被打成“右派”。她受的折磨远比其他“右派”要重,因为无论登报、开除、游楼、被骂、被打,超负荷劳改、没日没夜连轴转批斗,甚至送到精神病院检查,她不服;无论是在报社、农场和干校,无论是否家破人离,她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右派”。

  1968年冬,刘衡被送到北京房山的人民日报农场监改队。管教人员要她学习毛泽东《敦促杜聿明投降书》《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两篇文章,联系自身检查反省。刘衡提笔写道:“我并不是真正的敌人,也没有什么不愿意交代的罪行,谈不上什么投降不投降。”一天夜里,三个管教人员把刘衡捆绑起来,把白手帕硬往她嘴里塞。她死咬住牙,手帕没塞进去,嘴里流血了。几个人推搡着她向荒野地跑去,造成要“活埋”处决她的错觉。有人在地上挖坑,挖一下,问一句:“你是不是‘右派’分子?”刘衡不吱声。有人又说:“你在纸上写,你是现行反革命分子,将来永不翻案,写假的也行!”刘衡说:“你们要我写假的,我可以写,但要写明,这是你们在逼我说假话。”几个人又把刘衡捆在电线杆上,说“让野兽吃掉”。逼来吓去,毫无收获,只得把刘衡弄回监改队。

  刘衡对“反右”有自己的看法。她曾亲历延安整风“抢救运动”,能够冷静理智地看待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坚定地认为,“右派”必须甄别平反,“对反右派这样明显的错误,党绝不会视而不见”。1978年冬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以及中央改正“右派”的文件,印证了刘衡说的这些话。因之,她对长达22年的恶劣处境泰然处之。在题为“我不知道”的认罪检讨书中,她大声疾呼:“不知道我究竟是顽固右派还是忠诚的同志;我不知道是我不肯检查对党的仇恨还是在我身上并无什么仇恨种子,仅有爱的萌芽。”她以当“顽固右派”为荣。人民日报社不给她摘“右派”帽子时,她说:“多年来除了逼我承认帽子、给我乱扣帽子外,揭发不出我任何真正的罪状,我对我自己越来越清楚,越肯定。”

  清醒地顽强地坚持自己政治上的清白,在那些年月,只有遭受越来越重的打压,越来越陷于孤立。她对同时被打成“右派”、在唐山柏各庄农场一起被改造的著名作家萧乾说:“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微笑,眼睛看得见未来。”刘衡说自己是“直立行走的水”:“我是一块瀑布,有着奔腾的水势,我要流我要响,谁也阻挡不住。不是我天生性格如此,是革命锻炼了我的意志。反“右派”给了我悬崖陡坡,给了我险滩巨石,我没法做温柔平静的湖水,又不愿一天天干枯。我生命长河要流,一泻而成瀑布。”

【作者:王艾生/文 】 (责任编辑:闫祺)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