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济外交新图景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6期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16日 共有0条点评
中美之间深刻复杂的经济联系,正处在当前这场全球经济风暴的核心。而人民币汇率调整对减少中美两国间贸易不平衡所能起到的作用,需要重新评估

林毅夫 曼苏尔·戴拉米/文

  今年年初为庆祝中美建交30周年举行的众多会议与专题研讨,意味深长。这些场合不仅有中美双方的互相道贺和赞美,更提醒整个世界,中美关系现在是多么重要——不仅世界经济增长与稳定系于此,全球和平与安全亦系于此。而中美两国也应当运用其今日之影响力,帮助整个世界经济走出自“大萧条”以来最大的深渊。

相关新闻:

  过去三年中,中美关系在战略经济对话(SED)的框架下得到发展,两国高层每半年定期举行会晤。这一对话方式,为两国间的接触、谈判和战略规划提供了一个高效运作的平台。对话涵盖了众多关键的双边问题,从汇率制度,到能源政策对环境的影响,不一而足。主题的广泛性,被认为是该对话最大的特点。

  另外,对话也成功地让公众注意到,中美经济关系的深入,包含着丰富的多边含义。而多边主义思路在许多方面都具有巨大潜力。例如,它有利于创造一个适宜的国际合作和宏观经济政策相互协调的环境,从而遏止全球经济下滑所带来的破坏性影响,推动市场参与者恢复对全球货币和贸易体系的信心。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中美之间的“储蓄-投资”模式仍然需要进行长期的结构调整,以降低外部失衡,确保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相对于过去几年而言,中国经济增长率在2009年可能大跌几个百分点,美国也将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因此,两国的确有可能陷入短视的政策立场和保护主义之中。而那样的情形一旦出现,将给整个世界经济带来致命影响。

  对中国来说,其经济战略的基础可以追溯到1979年。当时,为实现发展与稳定,中国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在实践中,该政策现在已经被解读为,必须保证超过8%的高经济增长率——因为这种高增长不仅实现了占世界劳动力总量25%的7.8亿人的就业,并且中国的城市每年能够创造大约900万个新就业机会,吸收农村的剩余劳动力。

  也正因为此,中国2008年四季度经济增长率放缓至6.8%的消息,引发了国际性的担忧。关键在于,近年来一些国家和地区向中国的出口大量增加,并在对中国的贸易中产生了巨大的贸易顺差,中国经济放缓的势头,将使它们扩张出口的努力受挫。2007年,中国对亚洲其他国家——包括日本在内——有117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对拉丁美洲有20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对中东地区主要石油出口国有390亿美元的贸易赤字。

  由于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间的贸易和投资联系十分紧密,因此所有宣称与美国经济“脱钩”的理论都是不现实的。现在,人们的注意力很多集中在中美两国作为世界经济增长“双引擎”所能发挥的作用上。然而,经济增长的恢复并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至少要到2010年中期才有可能。在此之前,人们的焦虑情绪和失业恶化的状况都将持续,因此,对中美两国至关紧要的,是实行精细的宏观经济政策。

  中美之间深刻复杂的经济联系,正处在当前这场全球经济风暴的核心。中国贸易顺差规模庞大,尤其是自2004年以来迅速膨胀,它是衡量中国日益上升的全球经济影响力的一个重要指标。2007年,中国贸易顺差总额为3150亿美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10%以上。同年,美国对中国有2750亿美元的贸易逆差,约占美国高达8190亿美元的外贸逆差的三分之一。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国,中国也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债权人。在全球范围内,中美经济的相互依存度是无出其右的。

  处于中美经济外交核心的,则是中国的外汇制度。双方的分歧在于,人民币是否被低估了。通常认为,被低估的人民币让中国可以廉价出口产品,导致中国与美国的双边贸易不平衡,同时也加深了全球经济的失衡。

  许多认为人民币被低估的分析,基于2002年到2007年间的中国宏观经济状况。当时,中国经历了国内经济的过热,通货膨胀压力上升,外汇储备规模巨大并持续增加。在那段时间,为了抑制通货膨胀,缓解中国国内流动性管理的压力,人民币名义汇率持续升值。

  但是,在当前全球宏观经济环境恶化、大多数新兴市场货币存在下行压力的条件下,人民币汇率调整对减少中美两国间贸易不平衡所能起到的作用,需要重新评估。

  重新评估的第一个考虑因素是,近几个月来,美国外部不平衡状况已经有所改善。而且,这种改善并非来自汇率变化,而是另两股力量——即国际油价下跌和美国国内经济衰退——共同作用的结果。

  其次,基于更长期的考虑,美国巨大的经常账户赤字,从根本上应该归因于该国的低储蓄率。中国的高储蓄率,则来自其企业部门的高利润率;而这又部分地归因于中国银行体系的垄断性,以及定向投放的信贷。

  第三点考虑,则是关于全球收支失衡与当前金融与经济危机之间的联系。人们会说,这场动荡是全球收支不平衡深入发展后“硬着陆”的表现。但过去几个月中一个重要的意外,并不是“硬着陆”的出现,而是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尤其是英镑和欧元的强势。当投资者们从风险资产包括新兴市场资产中逃离以后,他们转而投资于以美元计价的资产。因此,尽管美国经济增长前景黯淡,美元仍旧走强。而美元的走强,削弱了中国让人民币升值的意愿。

  综上所述,最近美国外部收支不平衡状况的改善,以及投资者转而持有美元资产的意愿提高,给各国政府带来了一个规划结构调整并推动经济可持续增长与金融稳定的机会——尽管这只是一个周期性的机会,它的存在依赖于当前的经济运行状况。

  当然,中美间汇率调整的状况,并不会改变一个事实,即在长期中,中美两国仍需要对各自的总需求进行有序的调整。要减少全球经济的不平衡性,这种调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两国之间的经济外交,也正是在这方面能够给双方带来巨大的收益。

  尽管研究国际政治关系的学者们,仍在继续辩论“世界是否已经走出‘冷战’后单极政治秩序”这样的问题,中国在过去30年逐渐融入全球经济这一事实,已经毫无疑问地将全世界引向了一个多极化的经济秩序。而美国与中国作为这一新秩序的两个主角,必须积极参与全球经济的修复,这不仅会使双方受惠,也将造福整个世界。■

  作者林毅夫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曼苏尔·戴拉米(Mansoor Dailami)为世界银行国际金融与发展经济局主管

相关报道:
将结构调整提上日程

【作者:林毅夫 曼苏尔·戴拉米/文 】 (责任编辑:卢达)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