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超越美元的路线图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7期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30日 共有0条点评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倡议超主权国际储备货币激起全球回响,但暂时还绕不开IMF乃至国际经济体系的权力分配问题

《财经》记者 张翃 李涛

  在世界各主要国家领导人聚首前十天,中国把“一个古老而悬而未决的问题”摆上了桌面。

  2009年3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网站上发布了行长周小川的文章——“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文章摘要附后),时间是17时40分。而五分钟前,该文的英文版先行发布,题目更为直接——“改革国际货币体系”(Reform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System)。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30日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9年第7期

  周小川提出的问题,是经济学家特里芬早在40多年前就指出的:储备货币如果由某一国家发行,该国必然无法在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的稳定;无论该国是否有意为之,危机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因此,“理想目标”,就是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尽管周小川同意这“是人类的大胆设想,并需要各国政治家拿出超凡的远见和勇气”,是“长期内才可能实现的目标”,但他认为,可以充分考虑发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特别提款权”(SDR)的作用,并具体给出了拓宽SDR使用范围的四条建议。

亦真亦幻SDR

  “这是一个非常美好的‘革命理想’。”对于将SDR发展成国际储备货币的设想,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李稻葵如此评价。

  SDR自来到世上,就被寄予充当世界储备货币的厚望。当时世界仍处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到了上世纪60年代末,这种安排已经无法满足日益扩大的国际贸易和金融发展的需要。IMF遂于1969年创立了SDR,以期作为国际储备资产的补充。

  但“布雷顿森林体系”在1974年宣告崩溃,各国开始实行浮动汇率;而国际资本市场的发展,使信用优良的国家得以承担起了国际放贷人的角色。这种情况下,SDR的作用也就日渐被忽略。今天,SDR仅能作为IMF和其他一些国际组织的账户计价单位,虽然IMF成员国之间可以通过SDR的转移拆借资金,但它远不是可以用于实际支付的货币。

  瑞银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曾在IMF任职多年的汪涛介绍,SDR开始运转的时候,美元已经具有难以撼动的强势。而各国政府也没有任何政治上的规定,接受SDR用于交易,于是人们也就没有任何理由,采取这种人为创造的计价单位作为等价交换物。

  按李稻葵的说法,即使有了政治上的意愿,一种货币要成为国际货币“也不是一个国际条约能签出来的”,而必须是投资者和国际贸易各方,都愿意用这种货币进行交易或投资。所以,一种新的国际货币开始推行,必然涉及与现有主要货币之间的交换关系。

  “如果SDR要发展起来,比如说发行SDR计价的债券,那么,现在全世界持有美元的投资者要购买这种债券,就会要求SDR和美元的汇率要稳定。”李稻葵说,“如果波动性很大,投资者为什么要承受这个风险?如果SDR跟美元挂钩很紧,那人们干脆就使用美元了,为什么要SDR呢?”

  所以,他认为,要使SDR成为国际货币,应该在世界上已经兴起一两个大规模、强有力、能跟美元制衡的国际化货币时,才有可能。因此他强调,不能忽略周小川文中指出的,这是个“长期内才能实现的目标”。

  也正因几十年来美元地位一直“无与伦比”,即使在IMF内部,多年来经济学家们也都接受了SDR只是一种计价单位的既成事实,基本没有关于发展SDR的讨论。“当时会觉得这样的设想很荒谬。”汪涛说,“但现在大家纷纷参与讨论,就是因为短短一年之间,许多情况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正如欧元的设想在提出之初也被当做“痴人说梦”,汪涛认为,现在看来“不可能”的事情,也许随着形势的发展,通过探索实践,可以成真。

  世界银行高级金融专家王君表示,中国作为一个快速成长的经济大国,能够提出一个不是“异想天开”、又不是完全没有基础的国际货币体系,尤其是储备货币的建议,“符合中国目前的身份和地位。”

  或许,通过发出这样一个声音,中国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财经》记者 张翃 李涛 】 (责任编辑:闫祺)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