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拉兹到杰玛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9期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27日 共有0条点评
每个人在世界中确定的因素越来越少,“流浪一族”在动感的世界里,已非昔日艺术家所能理解的生命个体

贾晓伟/文

  印度宝莱坞电影想让今天的中国观众喜欢,不是件容易的事。模式化的世俗故事,加上歌舞的浓汤浓汁,是加了太多香料的印度餐,吃起来总会有点让人发腻。印度观众对这种风格乐此不疲,看来不好简单解释。用法国作家马尔罗的话说,印度是“伟大泛神文明”的国度,欧洲文化与其相比相形见绌;连希腊神话里的宙斯神,也只能算是印度众神中的一个——命运之神,且在印度,没有寺庙加以供奉。

出版日期:2009年04月27日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9年第9期

  马尔罗有与生俱来的东方情结,对印度文明推崇之情尤甚,以印度贬低欧罗巴,来说明自己东方冒险之旅的正当性。他在《反回忆录》中说:在印度,“宇宙万有本体与尘世万象和再生变化非但没有区别,有时反而如同‘硬币的正反两面’那样密不可分……”如此看来,印度电影的“世俗”一面有了些合理性——“此在”与“彼在”相通。但宝莱坞的“此在”,还是多了一些。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贾晓伟/文 】 (责任编辑:闫祺)
更多关于 从拉兹到杰玛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