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恐,途向何方?

本文见《财经》杂志 共有0条点评
美国政府虽然拥有高科技武器的优势,如何将这个仗打下去,如何才算“胜利”,显然还是个“谜”。前途还明显地存在着种种未知因素,国际的和国内的都有

张彦

老马、晓兄:

  我们这次探亲,是在“911”事件之前一个礼拜到达美国的。通过几乎同时开始的电视现场直播,我们目击了纽约和华盛顿突然遭到恐怖袭击的全过程,为转瞬间数千条无辜生命惨遭杀害而感到万分沉痛。从此,美国的气氛似乎全变了,从媒体排山倒海的报道以及和美国人的接触中,我们深深感到了这一点。

  美国一向被认为是一块可以无忧无虑过日子的乐土,房子大都没有院墙,写字间大楼也不设卫,任何人都可以自由进出。“911”以后,这种安全感突然一下子消失了。特别是对美国人心理的打击,并且由此带来的对各行各业发展的损伤。原来已经不景气的经济不得不准备进入衰退状态,股票市场危机四伏,引发许多行业的大量裁员,直接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人们的生活。

  现在,“911”过去已经快两个月了,距离美英对阿富汗杀鸡用牛刀式的“反击”也已经二三十天了。他们已在阿富汗辽阔的山地上扔下了不知多少吨炸弹,死伤了不知多少阿富汗人的性命。有了什么具体结果呢?除了美国媒体捷报频传外,怕连正在指挥作战的美国国防部长也说不清楚。

  但是,世界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却显而易见。人们都说,上任百天、缺乏外交经验的布什总统,这些日子好像变得成熟多了。他渐渐明白,反击敌人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这个战争是一种不同一般的特殊战争,单枪匹马不行,必须组成统一战线,团结大多数共同对敌,方能奏效。何况,恐怖主义者这个敌人,非常阴险毒辣,你在明处,他在暗里,很不好对付。据美国情报机构掌握的情况,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国家就有30多个。果真如此,岂不防不胜防?即使将一个本拉登抓住了,可能又出现了十个本拉登,怎么办?而且,其中还广泛地牵涉到民族文化和宗教信仰问题,如果将恐怖主义与之不恰当地混淆起来,就会出现严重的政治后果。所以,美国政府虽然拥有高科技武器的优势,如何将这个仗打下去,如何才算“胜利”,显然还是个“谜”。前途还明显地存在着种种未知因素,国际的和国内的都有。

  “911”事件以后,美国人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这是无庸讳言的。美国的新闻媒体不得不承认:“过去美国人就是世界,现在认识到美国只是世界的一部分。”我平时与美国人的接触中,也颇有同感。除了专家学者,一般的美国人很缺乏国际知识,也不太关心外间世界,容易轻信媒体上的鼓吹宣传。哈佛大学著名的国际关系专家约瑟夫奈谈到美国人处理国际事务的态度,就曾经形象地将其对外界的同情心比做“远达一英里,深只及一英寸”。他的意思是说,美国人常常出于“正义感”和“同情心”,支持某种政治立场或联合国的维和行动。但一旦美国士兵的生命受到威胁,这种同情心就会大打折扣了。

  这种美国单边主义外交政策,已经越来越招致谴责。就连前国务卿奥尔布来特也说:“我认为这是对单边主义的回击,人们对本届政府制定的政策很反感。”但愿,对于美国的决策者们,“911”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清醒剂。

  “911”以后,“patriotism”(爱国主义)成了美国社会上风靡一时的流行词汇,可以说已经成为这个国家从上到下的主旋律。美国的星条国旗到处飘扬,学校里也很注意对孩子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在这样的气氛下,出现了全国上下空前的一致,布什总统的威望直线上升,因而也随之采取了一系列控制局面的强硬措施。

  这种爱国主义巨浪虽然鼓起了人们团结对敌的精神,但是却掩盖不了美国国内潜在的矛盾。在“战争状态”的名义下,不能容忍不同的声音,媒体对此尤其敏感。如果批评总统,发表不同意见,就会遭到白宫冷淡、批评,甚至因此而被老板解雇。这样的事在各地已累有发生,引起社会不满,因而引发人们对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言论自由的争论。

  美国宪法本来没有授予政府在紧急状况下限制美国公民自由的权力。但是,在国会通过了“反恐怖主义法”的情况下,政府就可以以保证国家安全为理由,行使限制许多自由的广泛权力。例如,允许窃听电话取得情报,允许司法部门在有限的审查后,只要他怀疑你就可以拘留你,等等。这些限制自由的种种措施已经引起民众的普遍担忧,尤其是担心它将无限期地延续下去,即使不复存在什么对安全的威胁。

  人们真正担忧的是,这样下去将把美国引向何方?美国人是一个热爱个人自由的民族,最珍惜自己经过长期斗争得来的自由,当然也最反对限制个人的自由。今天,即使在反恐怖主义的大前提下,美国人还是勇于发表自己的不同意见。“911”以来,反对用战争方式解决恐怖主义问题的和平游行,在各地大学校园里、在大城市里,都时有出现。

  美国本来是一个移民国家,而且以能够包容各种民族的“熔炉”闻名全球,因此吸引着来自各个方向的移民。如果照此发展下去,而不采取有效措施,势必加剧内部的民族矛盾和宗教分歧,以致将会有损于美国的立国之本。

  现在,从美国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人们讨论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这么多人仇恨美国?”布什总统在国会讲话中也问道:“他们为什么恨我们?”他的答复很简单:“他们仇恨自由,美国是自由的象征。”不同的人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多种多样的,站的立场不同,看到的事实就不一样,答案自然不可能相同。有人甚至说:“美国太富了,我们的生活比他们强百倍,他们的仇恨出于嫉妒。”也有人认为,这是攻击“西方文明”,总之不是美国的错。我的一个铁杆共和党的好朋友,常常为此和我辩论得面红耳赤,事后我们又谈笑风生。

  “911”的初期,人们谁都不敢轻易说:这个事件与美国的外交政策有关。因为,在当时的气氛下,这样的看法很可能被认为是“叛国行为”。慢慢冷静下来以后,各种分析都出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恐怖主义者袭击的不是美国,而是“美国的外交政策”。反对恐怖主义是全球的任务,但是单靠军事打击,是不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的。

  美国国际问题专家查默斯强生(Chalmers Johnson)就认为:布什总统把这说成“这是两种文明之间的战争”,企图将一个难以琢磨的事件解说成为一个抽象价值观之间的斗争;用美国后冷战术语,把它说成是一种“文明的撞击”。这不仅是没有诚意的,而且是推卸由于美国实行帝国计划所造成不良后果的责任。

  强生列举了美国政府几十年来在中东的所作所为,说明今天是自食其果,绝非偶然。他用了中央情报局最近公布的1953年推翻伊朗政权秘密档案使用的新名词blowback来描述这一段历史,意思是指美国政府干预别国的活动,付出极大代价,最后反而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后果,也就是“自食其果”。

  然而,这样的事实却一直对美国人民保密。例如,美国扶持的国王对伊朗长期实行专制统治,结果导致了伊朗的革命,以致1979年将美国大使馆人员扣为人质一年多。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是美国支持他打伊朗的,后来反成了敌人。现在已经轰炸了伊拉克十年,使伊拉克人民处于饥饿状态。

  美国要捉拿的“911”事件最大的嫌犯本拉登,曾经是美国反对苏联1979年侵略阿富汗的“自由战士”,他接受过美国的军事训练和武器装备,直到苏联把阿富汗炸平而不得不灰溜溜地惨败而走。美国却面对自己帮助造成的死亡与破坏,甩手不管,溜之大吉。后来,他就掉头反对美国了。

  强生的意思是,是美国的当权者扪心自问的时候了。(美国)如果一意孤行,实行大规模军事报复,不仅不能最终解决问题,反而定会造成更多失去孩子的父母和没有父母的孤儿,也就很可能为恐怖分子创造更多铤而走险的后备军。

  看来,对于醉心于将这场至今谁也看不清楚怎样打出个结果的战争进行到底的人们,这些逆耳的忠言是不容易听进去的。但是,事态最终真会按照他们的主观意志发展下去吗?你们说呢?

  张彦

  2001,11(月)10(日)

  【编辑附记】

  张彦,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历史系。曾任《人民日报》驻美国记者、《中国建设》杂志副总编辑;著有《一个驻美记者的见闻》等书。

  六年前的9月11日,张彦和老伴正在美国探亲。在距离恐怖分子飞机企图炸毁白宫未果转而冲击的宾州农村仅80英里的匹茨堡,他们在电视现场直播中,目睹了这场空前惨烈的大悲剧的全过程。两个月后,张彦给在中国国内的老友写了这封信,字里行间仍透出强烈的现场感。

  “911事件”发生距今已经整整六年。本刊刊出当年这封大洋彼岸来鸿,与读者一同回眸美国政府政策沿革,反思国际环境变迁,不免感慨良深。如何解读“恐怖主义”与世界文明进程的冲突,使反恐这样一项正义之举成为全球的任务,人们还有更长久的路要走。

【作者:张彦 】 (责任编辑:王明华)
更多关于 张彦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