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煐:关于英译毛选稿再次修改问题

本文见《财经》杂志 共有0条点评
贯彻方针还要加强领导和合理发挥人力,这样来保证成绩不断积累,人力不致对消

徐永煐

用潜同志并转汉夫同志:

  今年春节,毛选全体翻译人员,由伍修权同志邀请聚餐。当时修权同志指出,英译旧改稿的再次修改,应该在保持已有的成就的基础上进行。去年11月间用潜同志也对我说过同样的意见。我觉得这是简明而正确的方针,应当予以贯彻,以巩固和提高改稿质量,收事半功倍之效,而符多快好省之旨。为此我提供以下建议。

  一、确立方针,统一认识:近一年来,在用潜同志主持下,再次修改工作对于旧改稿的缺点错误确有不少改进之处,同时也走了不少弯路。这些弯路不是完全可以避免的,而且本身还是潜在的成就,因为这使得新接触毛选英译工作的同志,包括用潜同志本人在内,熟悉了彼此的想法做法,熟悉了工作的内容。特别是洋人对于汉文的情况得到一些了解。可是弯路不宜走得太多。我们究竟是工作,不是学习。为巩固成绩,步步前进,避免进退无常,避免倒退,这就有确立修权同志所指出的修改方针之必要。

  根据上述的方针,那么(1)一切确定下来的修改都必须是能切实增加译文的精确性和增加读者的了解的。(2)凡是有损于精确性和读者的了解的修改,当然不能成立。(3)即使不能肯定是有损的修改,但是却不能肯定为有助的,也不能成立。这样才可以彻底体现在旧稿成果的基础上前进的精神。这里说的是定稿的标准。至于提供建议,那当然要给同志们以充分自由,展开讨论。

  二、加强集中,红专结合:贯彻方针还要加强领导和合理发挥人力,这样来保证成绩不断积累,人力不致对消。据我看来,有两方面要加以考虑。一是政治和技术的能力。二是现在的工作人员政治水平不齐,汉文和英文的程度不齐,问题是如何适当布置人力。在高一级人员之中,是专任少而兼任多。虽有集思广益的功效,所耗时间,却是惊人。上星期我参加一次审稿会议,一下午完成了英文四百字。五十万字修改一遍,即须四年以上。

  这个局势不是不能补救的。首先是在既有的民主作风的基础上,加强集中。我建议由程镇球、SOL、钱锺书三人,组成咨询小组。咨询小组人选,是根据红专集合的原则。镇球同志近年来实际上是用潜同志政治上和技术上的助手,他熟悉稿件情况。SOL政治水平甚高,英文在洋人同志里首屈一指,只是不懂汉文。钱锺书政治觉悟差一些,而汉文英文却都很好,特别是始终地和全面地参加了初版稿和旧改稿的工作。如果把这三个人摆到一起,担任全面、细致的衡量性的工作,则能收政治和技术、英文和汉文、旧人和新人的结合的效果。

  三、善事利器,改进程序: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贯彻前述方针,就要采取适当措施,使上下人员能够把修改建议经常同旧改稿和初版稿对照比较。这种做法翻译组已经有经验,只要方针确定,执行起来便不会有困难。

  其次,应当指定专人,编制重要词语新的译法,建议同初版稿和旧改稿译法的对照表,与上述译稿相辅而行,以便参考。为加强民主集中,提高工作效率,贯彻改稿方针,还应当改进工作程序。我建议每一个洋人和一个适当的中国人,搭配成一个改稿小组。这样的小组可以成立三两个。每个小组分担主改若干篇译文,又以次分担二改、三改别的文章(如只有两组,则自不必有三改)。以前我用过这种办法好几年,是行得通的,只要有专人管理进程,准备几种不同颜色的钢笔、铅笔。

  经过这些小组以次修改的译文,由助手在初版稿和旧改稿上誊清,并且记下未能取得同意的意见之后,也按流水方式,交咨询小组。咨询小组由钱程二人分担不同文章的主审二审,交换看稿,协商定夺,记录异议之外,再交SOL。SOL进行必要修改,三人就不同意见协商,记下异议,流水交上用潜同志审阅。

  经过用潜同志定夺的改稿,再由方巨成、郑儒箴等13人,分重点同原文校勘,提出意见,由咨询小组处理,再交用潜同志裁夺。重点可按选字、造句、词语统一、文法、格式等等方面分工。每卷稿子定夺之后,最后举行通读校勘,由尽量多的人参加,如仍有意见,简者当场解决,繁者指定专人在会后草拟处理建议,而免拖延会议时间,以便深思熟虑地解决问题。

   以上所见当否请予裁夺。此致

  布礼

  徐永煐

  1962年3月13日

  

  【编辑附记】

  1949年底,毛泽东出访苏联;翌年2月归国前,斯大林向他建议翻译《毛泽东文选》,“以帮助人们了解中国革命的经验”。早在此建议前多年,中共中央即已着手组织毛泽东等领导人著作的翻译工作。1950年3月,中宣部成立毛选英译委员会,徐永出任主任。后来陆续参加该委员会的,有金岳霖、钱锺书、王佐良、郑儒箴等名流学者,也有唐明照、浦寿昌、章汉夫、冀朝鼎等中共党内干部。

  徐永煐,1902年生于安徽,1916年考入清华,1925年官费留美;1927年加入美国共产党,参加创建美共中央局;1947年赴延安,曾任中共中央外事组编译处处长;1951年-1953年任毛选英译委员会主任。时任外交部顾问。

  毛选英译并非普通文字工作,更被视为“重大政治任务”;期间汇聚了当时国内最高水平翻译家的智慧和心血,其谨慎、曲折、琐细,透过此信或可窥得一斑。据回忆,在英译毛选前三卷时,徐永最倚重金岳霖,特别是在翻译《矛盾论》、《实践论》等哲学著作时,每遇大的疑难,往往请金教授最后定夺。而与徐永共事最久的是钱锺书。毛泽东有一篇原稿,有孙悟空钻进牛魔王肚子里的话。钱锺书指出这话有误,孙悟空钻进的其实是铁扇公主的肚子。胡乔木找来各种版本的《西游记》查证,果然如此。

  此信中所提到的人物,用潜,即孟用潜,时任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主持毛选第四卷翻译;汉夫,即章汉夫,时任外交部常务副部长;伍修权,时任中共中央联络部副部长;程镇球,曾任职于北京外国语学院;SOL即Sol Adler,中文名爱德勒,来华英国友人;钱锺书,时任中科院外国文学所研究员。

  所谓“英译毛选稿”,在这封信中有两个含义:一是1954年由英国Lawrence & Wishart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选集》前三卷英文版(即信中称“初版稿”);二是1954年-1960年间一位英国共产党员作家主持对“初版稿”所作的修改稿(即信中称“旧改稿”)。据回忆,多数毛选英译的参与者当年没见过这封信,信中所提若干建议(如请钱锺书参加“咨询小组”等)也未实行。外文出版社出版的英文版毛选四卷,于1961年面世。此次审订工作约于1964年全部完成。

  此信本刊编发时有删节。 

【作者:徐永煐 】 (责任编辑:王明华)
更多关于 徐永煐,毛选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