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文化减肥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18期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31日 共有0条点评
小资文化盛行的城市,市民的居住条件大都相对局促。即使对于维也纳人,咖啡馆也是异国情调的所在

李大卫/文

  歌剧《费加罗婚礼》1786年在维也纳首演时,当时的皇帝向作曲家莫扎特诉苦:“音符何其多也,莫爱卿!”在那座城市,每次走过舒伯特、勃拉姆斯或西玛诺夫斯基的旧居,你的记忆会不断播放一些几成俗套的曲调;即使在郊外,你也难逃那张旋律之网。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31日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9年第18期

  暮色渐深,正是林中杜鹃和夜莺交接班的时刻,鸟群的轮唱似曾耳闻。我忽然顿悟:贝多芬在《牧歌交响乐》中展示的,就是这个地方。果不其然。村尽头是一小片空地,两块交叉的路牌向路人指示,那就是“贝多芬小道”和“英雄巷”的会合处。由此向西,便是大师度过余生的地方。

  如此优雅的所在,却处于一个直面东方威胁的历史地理坐标点上。19世纪的奥地利名相梅特涅,就有过亚洲始于维也纳城下的夸张说法。这座外观明艳的城市(莫扎特和茜茜公主是其形象大使),微甜的风中永远弥漫着文明前哨特有的紧张气氛。本地人也总是用自己的教养,极力证明他们属于西方的正宗血脉。不止一次,我在街上用英语问路,对方会用法语答复。我怀疑他们会像《奥赛罗》中的苔丝忒蒙娜一样,被文明的丝绒柔软地窒息。这地方出弗洛伊德,看来不是偶然。

  最近有机会重访维也纳,于是翻阅了几本有关的杂书,其中最有意思的是《维特根斯坦的维也纳》。我喜欢出游之前做些预习功课,只是这次仍下不了决心学德语。所幸两位作者雅尼思和图尔敏是英国人,对我没有语言障碍。本书的主旨是指出,理解早期维特根斯坦应该摆脱逻辑实证主义的传统思路。作者引用当年维氏写给《逻辑哲学论文》的编辑的信为证,信中说:“《论文》一书包括两个部分,即已呈上的部分,以及笔者尚未动笔的部分。确切地说,第二部分才是要义之所在。”因为作者的关心更多是在伦理方面,而不是纯粹的语言逻辑问题。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李大卫/文 】 (责任编辑:闫祺)
更多关于 文化减肥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