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372009年第10期 总第237期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11日
专题 当期杂志 往期封面文章回顾
新流感未解之谜
新流感未解之谜

  2009年春夏之交,一场新型流感疫情突然之间席卷全球,令人闻之悚然。
  这场疫情风暴的中心,是平常并不太被舆论关注的北美国家墨西哥。
  从4月下旬算起,短短的十天内,疫情的走势几度变化,全世界的神经亦为之牵动。  
  当地时间5月6日晚间,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政府宣布,鉴于目前甲型H1N1流感疫情稳定,墨西哥城政府决定将国家卫生警戒级别由原先的橙色(较高级)降为黄色(中级)。这是两天内,墨西哥城政府第二次降低国家卫生警戒级别。此前的5月4日上午,墨西哥城政府已宣布,将警戒级别从原来的红色(非常高)降为橙色(较高级)。

  随着警戒级别的降低,人们以往熟悉的生活,在因甲型H1N1流感疫情暴发而停顿不到半个月后,似乎正在回归:所有商业设施重新开放,政府办公室、餐馆、博物馆、图书馆、教堂、体育场、斗牛场、电影院、歌舞厅等公众场所亦重新迎来人流,小学和中学相继复课……
  但疫情并未远去。在墨西哥降低国家卫生警戒级别的同时,甲型H1N1流感疫情仍在全球蔓延,国际社会继续严阵以待,丝毫不敢懈怠。疫情当头,各国联手应对公共卫生危机... ...

暴风眼
cjfm237
□ 本刊记者 钱亦楠 黄山 李虎军 本刊实习研究员 郑祉昀 发自北京
  本刊特约记者 贾泽驰 发自墨西哥城

新型流感 墨西哥的国家代表色一向是绿色,但疫情暴发后,墨西哥更多的是蓝色或白色——口罩的颜色

病源何处 更早的病例不断被回溯追认。最终确认这种新传染病的首例患者,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何以为“墨” 卫生基础设施落后以及生活习惯,使得墨西哥沦为此次疫情的“重灾区”

疫情未远去 墨西哥政府在疫情稍显缓和的情况下,即急于宣布疫情稳定,反映了希望重新回归国际社会的心态

追踪甲型H1N1 □ 本刊记者 徐超 于达维
  与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第一轮战斗尚未结束,人们已经开始担心它可能发起第二轮攻击。
  2009年5月6日,中国卫生部党组书记、副部长张茅在一次视频会议上强调,疫情可能在今年秋冬季出现第二波暴发,病毒毒力亦不排除有增强的变异可能,中国应做好充分准备。
  熟悉历史的专业人士很容易将2009年甲型H1N1流感,与夺走数千万人生命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联系在一起。后者的撒手锏正是两轮攻击。
   “1918年大流感的第一波暴发比较温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此前在向联合国大会通报甲型H1N1流感最新情况时指出,“当它卷土重来时,凶险了很多。”
  关于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源起、传播、未来走势等谜题,科学界仍在苦苦探求之中。
追踪甲型H1N1

来自猪?来自人?
病毒基因序列表明,这次流感病毒实际上集中了猪流感病毒、人流感病毒和禽流感病毒的基因特征,是一种新的变异的A(H1N1)型病毒

特异甲型H1N1
这次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结构上与传统的H1N1猪流感病毒有明显不同,它的人际传播能力强了许多,所幸还没有在其内部发现高致病性的基因序列

变异的可能性
甲型H1N1流感还会继续演变。科学家们担心,如果甲型H1N1流感病毒与H5N1人禽流感病毒发生基因重配,就可能产生一种兼具高传播能力和高死亡率的流感病毒新毒株

新危险来自何方
需要担心的不仅是眼前的甲型H1N1流感。更重要的是,甲型H1N1流感病毒将如何演变,以及H5N1禽流感,或者是其他类型的流感病毒,是否有可能进化为某种更危险的新病毒

应对之策 □ 本刊记者 刘京京 于达维 本刊驻香港记者 王端
  本刊实习记者 郭惟地

  5月6日下午4点32分,来自墨西哥的南航CZ999航班降落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这是自5月1日中国香港发现第一例来自墨西哥的输入型甲型H1N1流感病例后,中国政府派包机接回滞留在墨西哥的中国旅客。
  初夏的天气已有些闷热。机上98名乘客均戴着口罩。同机返回的还有19名机组人员和两名传染病专家。
航班落地后,机上所有乘客都被安置在上海浦东新区三甲港一家宾馆接受为期七日的隔离观察。机组人员则不下飞机,直接飞赴广州。
  根据预案,被观察的乘客中如果有人出现发热症状,将由救护车送至定点医疗机构。当日下午5时15分,检测人员报告,所有人体温检测正常。
  这一系列看似有些复杂的防疫措施,并不令乘客们感到意外。5月1日以来,由于首例确诊病例在香港出现,中国各地政府随即展开了对密切接触者的紧急搜寻,并先后隔离观察了与患者同机的乘客以及密切接触者数百人。
  5月7日,观察期结束,有关人员已经全部解除隔离,并无新增疑似或确诊病例。
  虽然国际社会对于中国极为严格的隔离措施持有不同意见,但经历过SARS疫情的中国人,普遍对政府谨慎防控之举表示理解。毕竟,疫情仍在蔓延,警报并未曾解除。

  • 港府“宁估错,勿放过”
  • 上海紧急行动
  • 全国设防
  • 防控下一步
cjfm237
国际战“疫”大事记

4月24日
  世界卫生组织证实,近一个多月以来,墨西哥共发现880多名猪流感疑似患者,其中62人死亡。感染病例中已有18例被证实感染了H1N1亚型猪流感病毒的一个新毒株,疫情在多个地区暴发,需引起高度关注。同日,世卫组织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控制中心。

4月25日
  世卫组织发表声明,确定目前的情况构成了具有国际影响的公共卫生紧急事态,建议所有国家加强对非正常暴发的流感类疾病和严重肺炎的监控。

4月26日
  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确认,纽约市皇后区一所私立中学的八名中学生感染了猪流感。
  该校的一些学生曾在两周前去过墨西哥旅游城市坎昆。
   美国国土安全部长纳波利塔诺宣布,美国进入公共卫生紧急事态。
   加拿大卫生官员宣布,加拿大已确认发现六例猪流感病例。
   新西兰卫生部长赖亚尔证实,十多名刚从墨西哥旅行归来的新西兰中学生和一名教师已被确认感染猪流感病毒。

4月27日
   世卫组织将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从三级提高到四级。
   美国政府发布警告,建议美国公民停止一切赴墨西哥的非必要旅行。
   西班牙确认第一例人感染猪流感病例,也是欧洲首例确诊病例。
   秘鲁发现首例猪流感疑似病例。

4月28日
   美国纽约市皇后区177公立学校因出现疑似猪流感疫情被关闭。这是猪流感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纽约市关闭的第二所学校。
   古巴和阿根廷分别宣布暂停与墨西哥通航或禁止来自墨西哥的航班降落。其中,古巴是首个禁止与墨西哥通航的国家。
   哥斯达黎加、以色列分别确认本国首例感染猪流感病例。

4月29日
  世卫组织将流感大流行警告级别提高到五级。
   美国确认第一个人感染猪流感病毒死亡病例,从而使美国成为继墨西哥之后第二个发现有人死于猪流感的国家。死亡病例是一名23个月大的墨西哥籍幼儿,随家人来到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的布朗斯维尔。
   墨西哥东部韦拉克鲁斯州政府证实,墨西哥首位人感染猪流感的患者、年仅四岁的墨西哥男孩埃德加恩里克埃尔南德斯目前已经痊愈,恢复正常生活。
   加拿大、西班牙分别确诊首例本土猪流感人际间感染病例。
  德国确诊首个猪流感病例。

4月30日
  世卫组织宣布不再使用“猪流感”一词指代当前疫情,而开始使用“A(H1N1)型流感”一词(中国按汉语习惯,称甲型H1N1流感)。
  世卫组织已多次表明,虽然这种新型病毒是由猪流感病毒演变而来,但到目前为止,这种病毒只是使人患病,还没有发现猪被感染的病例。
  瑞士确诊首例人感染猪流感病例。

5月1日
   香港出现首宗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香港传染病警戒级别由“严重”提升至“紧急”。
   法国、丹麦、贝宁分别确诊本国首个甲型H1N1流感病例。

5月2日
   加拿大西部艾伯塔省一猪场的猪身上,检测出甲型H1N1流感病毒,这是世界上首次发现有猪被这种新病毒感染。
  韩国、爱尔兰分别确诊本国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

5月3日
   哥伦比亚出现首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

5月4日
   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宣布,将流感疫情警戒级别由红色最高级降至橙色较高级,并恢复正常的经济活动。
   美国纽约市最早发现甲型H1N1流感病例、确诊患者人数最多的圣弗朗西斯学校复课。
   韩国首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当天解除隔离,并允许出院。

5月5日
   美国得克萨斯州一名女性本周死于甲型H1N1流感,她也成为疫情暴发以来首个死于这一流感的美国居民。
   韩国确诊第二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

5月6日
  墨西哥城政府决定将疫情警戒级别从橙色较高级降低为黄色中级,公众娱乐场所将重新对外开放。
  瑞典、波兰分别确诊本国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
  加拿大联邦卫生部长阿格鲁卡克宣布,加科学家已经完成对三个甲型H1N1流感病毒样本的基因测序,这是世界上首次完成对这种新病毒的基因测序,将为研制疫苗打下基础。

5月7日
   韩国确诊第三名甲型H1N1流感患者。韩国目前是确诊本国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的惟一亚洲国家。

本刊记者 欧阳斌整理
cjfm237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