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38 2009年第11期 总第238期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25日
相关专题:吉林化纤集体中毒事件
当期杂志往期封面文章回顾
千人“癔症”背后
千人“癔症”背后

  当22岁的王哲接到病危通知书时,他正处于迷糊状态。
  “儿子眼珠子都不动,看上去快要死了,我眼泪汪汪地在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王哲的父亲王宏志回忆起当初的情景,仍然心有余悸。
  自2009年4月23日以来,吉林化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吉林化纤)先后有逾千名职工不同程度地出现

  头晕、恶心、呕吐等症状,住院者超过160人。其中,毛条车间的王哲由于病情危急,被送到了吉林省最有名的医院——位于长春市的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吉林化纤旗下上市公司吉林化纤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交易所代码:000420)5月13日晚披露后,“中毒事件”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
  相当一部分吉林化纤的职工们认为,吉林康乃尔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下称康乃尔化工)苯胺工厂所排放的不明气体,是他们“集体中毒”的罪魁祸首。……

cjfm238
一名康乃尔工人的猝死
4月13日,康乃尔化工苯胺车间一位30多岁的主检修工猝死在工作岗位。康乃尔化工和当地政府部门,从未对李宏伟猝死事件及原因公开作出说明,但消息仍不胫而走

  吉林化纤职工的“集体中毒”事件,在大半年前已经有过一次小规模的“预演”。当时,康乃尔化工已经开始了调试。
  2008年9月下旬,吉林化纤十多位职工身体不适,他们的症状与此次“集体中毒”比较相似,如头晕、恶心、呕吐等。这些职工大多是吉盟(吉林化纤子公司) 的门卫,在整个吉林化纤,他们的工作位最靠近康乃尔厂区,其症状轻重不一,入院时间亦长短不一,但并未引发显著的严重后果。

苯胺爆炸工厂重生
4月13日,康乃尔化工苯胺车间一位30多岁的主检修工猝死在工作岗位。康乃尔化工和当地政府部门,从未对李宏伟猝死事件及原因公开作出说明,但消息仍不胫而走

  在位于吉林市西北郊九站乡的吉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外表崭新的银白色金属装置在阳光下反射着冰冷的光芒。这就是康乃尔化工,目前国内最大的苯胺生产企业。
  苯胺是有机化工原料和精细化工的中间体,在染料、香料、药品、特种纤维等领域均有广泛应用。苯胺生产流程并不复杂,但是要大量使用易燃易爆乃至易挥发的有毒有害危险化学品,生产过程中也会产生一氧化碳等各种有害气体。

项目环评疑窦重重
离康乃尔化工最近的吉林化纤职工,没有获邀参加康乃尔环评报告的听证会,直至现在,也查不到康乃尔环评报告的公示材料。参加听证会的其中一名群众,住在距离
康乃尔化工至少20公里远的吉林市区

  此次“集体中毒”事件之前,吉林化纤的职工们更多地将“康乃尔”这个名称与制药商联系在一起,而不是一家苯胺生产商。即使在康乃尔化工于2007年开工建设之后,还有不少吉林化纤的职工误以为,吉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的是一家制药厂。

大满、二满与王哲
自大满4月23日闻到“臭烘烘的味”住院后,至5月12日22时,吉林市共收治吉林化纤因接触不明气体出现不良反应职工161人入院治疗

  40岁的吉林化纤线厂车间女职工满红岩,是此次“集体中毒”事件中首批入院者之一。
  2008年9月入院治疗的那两名女职工,就是满红岩同一个车间的同事。但她说,当时觉得可能是这两位同事体质较弱,并未料到自己也会“中招”。
  在吉林化纤的所有车间中,线厂车间距离康乃尔化工最近,只有几十米远。

“心因性因素”?
长春市一家三甲医院神经内科的当班医生,在看到王哲的脑部影像图时脱口而出:“中毒”。这位医生说,王哲脑部有明显水肿,估计是气体中毒引起的脑细胞病变

  在吉林化纤职工大规模出现反应之后,一个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职业卫生与中毒控制所张寿林研究员领衔的卫生部专家组,在5月10日前往吉林市展开调查。
  5月14日下午,在吉林市政府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张寿林代表卫生部专家组通报了调查结论,称吉林化纤职工身体不适反应,可以排除化学物质的毒性所致,“主要与心因性因素有关”。

“集体中毒”前后的政府角色
事发之前和之后,当地政府部门对于很多本应公开的信息,比如环评报告、气体监测数据、病人病历都采取了严密封锁的政策。种种不透明做法,加重了公众的不信 任感

  在吉林化纤这起“集体中毒”事件发生之后,吉林市政府部门行动积极。
  例如,4月30日,康乃尔化工被政府要求进行整改,增加放空高度以降低一氧化碳环境浓度,同时加强管理,防止生产波动,保持系统运行稳定。
  据吉林化工学院教授郭景海介绍,康乃尔化工原来的一氧化碳排气筒是按照22米高的规范设计的,但整改后加高到了45米;排气管的位置也后退了181米,至吉林化纤厂区的距离因此增加到近250米。

解析心因性因素
解析心因性因素
本刊记者 刘京京/文

  “群体性心因性疾病”又称“群体性癔症”,意指一个群体在受到了某种刺激的情况下,一个人或几个人先出现躯体不适症状或情绪反应,然后通过社会心理因素传导给更多的人。北京大学心理学博士肖震宇对此有一个通俗的解释:就像是看到了别人呕吐,自己也恶心反胃。
  群体性心因性疾病,通常要满足三个条件——受到刺激、易感人群和社会传导。在吉林化纤“中毒事件”中,员工所称的难闻气味和看到同伴突然出现症状,都可能是诱发反应的刺激因素。
  心理素质差、容易接受心理暗示的人群,如小孩和女性,则尤其容易出现心因性疾病。北京安定医院院长助理王刚认为,这是因为他们更容易接受外界或者他人传递的观念和情绪。
  不过,肖震宇博士提出,也不能完全排除最先出现症状者受到化学物质影响的可能性。这就好比第一个呕吐的人可能确实吃了不干净的食物,后继的人连锁呕吐则有受到刺激、暗示的可能。在一个群体中,个体常把同伴作为自己行为、认知、价值观形成的参考对象。团体人数越多、彼此相似度越高、环境压力越大,社会传导越容易。
   不过,受访的多位心理学专家均表示,确定心因性疾病的前提,首先要排除器质性病变。北京大学心理学教授沈政就向《财经》记者指出,只有先排除掉化学物质导致患者症状的可能性,才能给予心因性因素的解释。
  近年来,中国大陆发生的群体性心因性疾病并不少见。
  2005年6月,安徽省泗县大庄镇卫生防疫保健所为该镇2500名中小学生接种甲肝疫苗,一名六岁的小学生死亡,百余名学生出现异常的反应。经卫生部专家组调查,结论是群体性心因性疾病,而非疫苗质量问题。专家组认定的事件诱因包括,卫生所没有在单独空间内给学生单独注射疫苗,而是在教室内集体注射。由于学生心理承受能力弱,容易诱发紧张情绪,导致群体性癔病发作。

苯胺之危
本刊记者 王以超/文

  仍笼罩在迷雾之中的吉林化纤“集体中毒”事件,再次把“苯胺”这个名字摆在了人们面前。
  2005年11月13日,位于吉林省吉林市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吉林石化双苯厂(101厂)的苯胺车间曾发生剧烈爆炸,共造成八人死亡,一人失踪,近60人受伤。由于爆炸厂区位于松花江上游最主要的分支第二松花江江北,距离江面仅数百米之遥,上百吨的苯类污染物进入松花江水体,引发重大水环境污染。
  围绕着苯胺的前生后世,还有着诸多疑问,仍有必要全面加以审视。
  1826年,德国化学家奥托乌佛道本(Otto Unverdorben)第一次从天然蔬菜提取物——靛青之中分离出苯胺。
  早在1856年,苯胺就开始了在染料业的工业应用。如今,这种分子式为C6H7N的化合物,更是已经成为了一种重要的有机化工原料和精细化工中间体。
  目前,中国所有的苯胺生产,都是采用硝基苯催化加氢法。其流程相当简单,基本上分为两个过程:先是对苯进行硝化处理,生成硝基苯;然后再加氢,在一定的温度、压强条件以及催化剂的帮助下,通过还原反应,最终生产出苯胺来。
当然,硝化法还可细分为等温硝化与绝热硝化两种工艺。而还原过程,也有固定床气相催化加氢、流化床气相催化加氢以及硝基苯液相催化加氢三种“路线”。
  从原理上讲,只要规范操作,苯胺生产能够保证安全。实际上,在欧美国家的苯胺生产工厂,很少发生造成重大人身伤亡的事故。
当然,不同的工艺,对于操作和管理规范性的要求,往往也存在差异。
  以等温硝化法为例。因为该工艺要求使用过量硝酸,但又极易产生系列硝基苯酚盐类,需要通过碱液洗涤除去。若酚盐类过多进入蒸馏塔,控制不好,塔内过于干燥和温度过高,极易引发爆炸。2005年底的吉林石化大爆炸,就是停车时,因疏忽大意,未及时关闭蒸汽阀门,进料温度过高所致。
  据目前资料,从1983年到2006年初,中国苯胺工厂先后发生了七起事故,其中大多数都与此有关。因此,2006年1月4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正式发布了《关于加强硝基苯及苯胺行业安全生产管理的通知》(发改办工业[2006]2号),要求尽快淘汰这一落后工艺。
  此次康乃尔化工在硝基苯单元所采用的,就是从德国拜耳(Bayer)引进的绝热硝化工艺;在还原工艺上,采用的则是2004年清华大学公开了专利的硝基苯流化床气相催化加氢制备苯胺反应器。

cjfm238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