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412009年第14期 总第241期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06日
当期杂志 往期封面文章回顾
新流感未解之谜
新流感未解之谜
□ 本刊记者 欧阳洪亮/文

  石首,是湘鄂交界处一个不起眼的县级市,县城约10万人;北路经荆州往武汉,南路走华容县通向岳阳,长江在这里“九曲回肠”,良田万顷,水网如织。百姓楚风遗韵,耿直刚烈。
   入夜后,石首是宵夜摊和保健店的天堂,艳舞也所在多有,哪怕在日后气氛最紧张的日子,这一点也没变过。

封面视频 怨愤从何而来?怨愤从何而来?

  如果不是一名青年厨师的“非正常死亡”,没有人想像得到,
一个内地普通小城隐蕴着这么多愤怒。

死亡

  2009年6月17日,农历五月二十五,在中国长江中游一些地方是“末端阳节”。晚上8时许,几声响雷过后,天空下起小雨。石首城区东岳山路,63岁的老板余昌华正在他街边的小卖部里忙碌。
   “嘭!”对面的永隆大酒店处传来一声响。余昌华抬头望去,一辆大货车挡住了视线。
   “这里死了个人!”一个过路女孩子惊叫... ...

cjfm241

传言

  事发后,永隆大酒店大门紧锁,没有人出来。愤怒的家属砸破玻璃门,将尸体抬进了酒店大厅。他们要求查明死因。
   永隆大酒店在县城本是一家中档酒店。有关这里的各种传闻开始在石首市民中传播。
   七年前,同在永隆大酒店,16岁的服务员田凤在上班两个月后,于2002年8月11日中午坠楼。家属停尸14天,但官方最终认定是自杀,强制火化。家属奔波上访,未有结果。
   永隆大酒店当时由其所有人、当地有影响力的企业家张永隆所经营,现在则已承包给他人。但是,市民对这一变化并不感兴趣。涂远高的死,再一次勾起回忆:又是一起“自杀”?处理会不会还是同样的结果?

“拉锯”

  6月18日凌晨1点多,承包永隆大酒店的两名女老板和政府人员与死者家属谈判,提出补偿3万元安葬费。家属未答应。市公安局再次要求将尸体运至殡仪馆,在现场围观者的强烈支持下,家属再次拒绝。
   上午9点多,酒店两名女老板和警方人士约家属在酒店的客房部再次谈判。家属提出赔30万元,对方没有答应。
   当天的最高气温达到了35摄氏度。为了防止尸体腐化,家属去市殡仪馆租冰棺,最初被拒。死者的一位姑妈以死相胁:“不拿冰棺来,我这条命就跟你们拼了!”
   当地公安部门要求,下午5点之前一定要搬走尸体。死者家属遂跪于街中,向围观群众请求支援,帮助守住尸体。

清场

  “石首事件”的异化与升级,引起了远在北京和出访海外的中央领导同志的高度重视,明确批示对事件处理的要求。公安部、武警总部、湖北省、荆州市党政主要领导,迅速成立了事件处置领导小组。
   6月20日,湖北省省长李鸿忠赶到石首现场指挥处理群体性事件,省委书记罗清泉同日赶到。
  当天,从湖南、河南、湖北三省调集的5770名武警也陆续赶到。武警晚间封锁了现场入口,只准出不准进。
   6月21日凌晨5时,守候在永隆大酒店外面的群众感到疲惫不堪。街上传来武警大举开进的声音,高音喇叭也随之响起:“请围观群众迅速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列队的武警排成方阵,用警棍敲打着盾牌一步步逼进。没有出现激烈冲突的场面。
  有一名中年女子因为人群涌动,被挤得摔倒在地,两名武警迅速的架起该女子,带往路边。

cjfm241

火化

  6月21日,家属看到了警方提供的死者遗书。遗书写在一张电信缴费单上,内容简单:
   “亲爱的爸爸妈妈,儿子在这里对您们说声不孝。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好像有个阴影一直缠着我不放,可能这是我的命吧。我存的那点钱您们拿去用,就当是我对您二老的一点小小补偿吧,儿子亏欠您的养育之恩只能来世再报了。还有哥,我们只能来世做兄弟了,爸爸妈妈就交给你了。请原谅弟弟这样不辞而别。希望你好好把事业做大。好了就这样吧。不孝儿子,在此对父母叩头。”
   遗书上没有落款。涂远高的家属和《财经》记者反复对照涂远高生前笔迹,大致相似。家属表示,涂远高到底是怎么死的,他们也无法作结论,当初不愿意火化,就是想要警方调查清楚。

收场

  6月25日上午8时,石首政府网站上的消息称,“权威法医专家鉴定结论:涂远高为高坠自杀死亡”。具体内容为:市政府新闻发言人今天介绍,公安部和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权威法医专家对涂远高尸体通过解剖、检验、毒物化验、X光拍片等技术方法进行检验,认定涂远高系高坠自杀死亡。经省公安厅和荆州市公安局刑事技术部门文字检验鉴定,在涂远高宿舍所提取的遗书为其本人所书写。涂远高尸体已于6月25日火化。
   负责涂远高尸体鉴定的同济医学院教授陈新山认可“高坠死亡”这个结论;但是否自杀,他表示非法医所能判定。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尸体有高位跌落、伤势外轻内重的特征,系高坠死亡。

一年来中国主要群体性事件

  广东韶关群体性斗殴
  2009年6月25日晚,韶关旭日玩具厂宿舍区内发生职工群体斗殴事件,当场造成120人受伤。16名重伤者中,有两人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韶关市新闻发言人介绍,旭日玩具厂是韶关市一家大型港资企业,员工1.8万多人,其中新疆农民工约800人。6月16日,韶关家园网“市民心声”栏目上,有网民发的题为“旭日真垃圾”的帖子称,在韶关旭日玩具厂里,“6个新疆的男孩强奸了2个无辜少女”,造成恶劣社会影响。6月25日事发当晚11时许,厂内少数工人在宿舍区发生冲突,引发了数百人参加集体斗殴。
   事发后,警方于6月28日查获在“市民心声”栏目的发帖者朱某,其承认在网上发布虚假信息,称其原为旭日玩具厂员工,辞职后再次应聘被该厂拒收,心怀不满发布了该帖。目前,警方已对朱某依法实行刑事拘留。

  河南民办教师集体上访
  2009年6月17日,河南2000多名被清退的原民办教师汇集郑州,在河南省教育厅门前静坐,要求落实待遇。上午10时许,由于没有获得任何官方的回应,一部分人聚集到郑州市北边的主干道农业路和南北方向的经一路,造成这两条道路堵塞两个多小时。

  江西南康家具业主群体上访
  2009年6月15日上午,江西省南康市家具业主近百人,因不满当地政府对原有税收征管办法进行调整,到市政大楼集体上访,堵塞街道,引起数千人聚集现场围观。初步统计,城区有九辆汽车被砸、掀翻在地。当天下午,聚集者还将大广高速公路江西南康段进出口以及相邻的105国道阻断。

  甘肃会宁路人围攻交警
  2009年5月20日,甘肃省会宁县青年张兵骑自行车违章闯红灯,在交通民警和协管员将其带往交警大队处理过程中,发生冲突,群众围观并将一辆交警执勤车包围。后事态扩大,围观群众增至千人。晚上8时左右,会宁县政府组织力量将警车拖走的过程中,有民警被围观群众打伤。随后,围观群众又转移到县委、县政府办公楼门口聚集。

  数地发生出租车集体罢运
  2009年6月13日下午,青海西宁市因一家媒体刊登“出租车经营权期限最长8年”文章的影响,部分路段开始发生出租车聚集事件。6月14日,除各出租车公司自有的250辆出租车仍在营运,西宁大部分出租车停运。有300多名出租车司机聚集到市政府上访,致使南关街道路被堵。
   此前,2008年11月3日,重庆市主城区8000多辆出租汽车全城罢工。11月7日,湖北省荆州市数百辆出租车集体停驶。11月10日,上百名海南省三亚市出租车司机停止营运;同日,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上百辆出租汽车集体罢运。11月20日,广东汕头1000多辆出租车罢运。11月底,广州出租车部分司机罢运。

  甘肃陇南拆迁户围攻市委
  2008年11月17日,因对甘肃陇南市行政中心搬迁不满,30多名拆迁户集体到市委上访。随后,大量群众聚集围堵市委大门。当晚8时许,事态升级,一批群众冲击了陇南市委大院,砸烧房屋110间、车辆22辆,办公设施等损失500余万元。

  云南孟连“719”开枪事件
  2008年7月19日,因云南孟连县勐马镇胶农就橡胶林产权归属一事多次与当地橡胶公司发生争执,勐啊村五位胶农被警察带走,数百名村民手持器械,与警察发生激烈冲突。冲突导致两名群众被防暴枪击中死亡,41名民警和19名群众受伤,9辆执行任务车辆不同程度损毁。

  陕西府谷交警“追死”司机引争议
  2008年7月3日,陕西省府谷县四名交警大队民警执勤时查车追人,导致司机跳进黄河淹死,而民警未予施救。司机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后,家属和警方为尸体处理发生纠纷,引起大量群众围观,一些群众将两辆警车掀翻。2009年4月初,四名追人的警察被当地检察院以滥用职权罪向法院提起公诉。

  贵州瓮安“628”事件
  2008年6月28日,贵州省瓮安县数万民众聚集政府门前,一些人砸毁并焚烧了县委、县政府大楼。事情源于一名叫李树芬的15岁女生在6月21日的不正常死亡。从死亡次日开始,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来到现场围观。群众猜测李树芬是被害,警察怠于职守是因为李树芬死前与其在一起的两男一女家庭有背景。由于不满警方两次尸检报告称李树芬溺水死亡系自杀,群体性冲突事件最终爆发。
   6月30日,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石宗源专程赶到瓮安县,现场指挥事件处置工作。7月4日,瓮安县委书记、县长被免职。
“瓮安事件”后,石宗源总结教训说,群体性事件发生时,主要领导干部要在第一时间到群众中间听真话、实话、客观的话。要坚持信息透明,在第一时间把真实、准确的信息全面地让媒体知道,并借助媒体力量披露事件真相和细节。要启动问责制,打破“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少数坏人的煽动下”的公式,实事求是地公开真相,问责不作为的干部。
  本刊记者叶逗逗根据公开报道整理

评述
非政治化处理群体性事件
单光鼐/文
cjfm241
  这一年来,群体性事件频发。总的来说,这些群体性事件仍是无诉求目的、无组织,仅仅是行动者宣泄情绪的“集体行为”和有简单诉求、组织化程度低的“集体行动”;或是这两种形态的混合体。在面对群体性事件时,决策者要处乱不惊,作非政治化解读;不要因为过度政治化解读,扩大打击面,反而激化矛盾,加重事态。决策者必须要清醒地意识到,即便是那些看起来暴烈的群体性冲突,也仅表明是地方“微观环境”出了问题。
   需要看到,中国目前的群体性事件仍是以“工具取向”为主,即行动者指向一个具体的经济、民生利益目标,通过用集体行动来达到这个目的。这些诉求目标,是针对本地区的而不是全国的,是局部的而不是全面的,是具体、特殊的单一议题而不是抽象、一般的复合议题。如瓮安事件,是死者家属要求查明女学生死亡原因;又如陇南事件,是民众反对行政中心搬迁,以免经济利益受损。
   对于执政者而言,面对社会冲突和社会抗议,要善于在“妥协”和“压制”之间的灰色地带中拿捏尺寸、掌握火候。这方面已有成功的经验,如地方主要负责人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积极应对。如2008年11月重庆发生出租车司机罢驶,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迅即与出租司机直接面对面对话,开了国内高层政府官员与行动者直接对话且电视直播的先例。当面听取行动者的意见,现场作出回应、解答,且承诺制定出改进的措施,迅速的平息了事态。再如,“瓮安事件”发生后,贵州省委书记石宗源果断地免去四位县级主要负责人职务,迅速地平息民愤,以与地方政府“切割”、问责的方式,修正了最初“黑恶势力公然向我党和政府挑衅”的定性,扭转了政府的形象,得到普遍肯定。
cjfm241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