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44 2009年第17期 总第244期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17日
cjfm244
cjfm244

  4月开始的全国性水价上涨潮,很可能是公用事业价格上涨的一个序幕。

  截至8月,全国已有十多个城市召开上调水价的听证会,天津、南京、昆明、上海、无锡和沈阳等大城市更已付诸实施,上涨幅度为每立方米0.30元至0.65元不等;电价、气价的上涨也是如箭在弦。国家发改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称,对于价格主管部门而言,“下半年涨价是第一要务”。

封面视频

  反映产品稀缺性的涨价,本来无可厚非。中国的水、电、天然 气等公用事业,以及成品油等一系列其他资源性产品,长期以来偏 低,导致了资源的过度利用。一方面,无论企业好坏,都可以坐享 低价格之福,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难以发挥作用,妨碍了产业升级 和经济结构调整;另一方面,资源的滥用极大地破坏了环境,造成 的隐性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难以数计。

  资源性产品供应商由于成本上升而要求涨价,也有其合理性。 比如,水质要求提高了,水务公司就要加大投入;煤价上涨了, 电价就有上涨压力;天然气供不应求,要么就提价抑制需求,要么 引进外来气源——但是价格比较高,实际上是另一种形式的涨价。

查看全文

cjfm244
本刊记者 刘京京/文

  今年4月以来,一股水价提价的“潮流”席卷了全国各大城市。

  天津、南京、昆明、上海、无锡和沈阳,纷纷提高自来水价格,每立方米上调金额在0.3元至0.65元之间;周口、驻马店、扬州和常州,也分别于3月、5月、6月和7月召开了上调水价听证会。

  北京市有关部门亦多次表达了上调水价的意愿。在今年5月举行的节约用水大会上,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称,由于“南水北调”工程引江水进京被推迟到2014年,未来六年,北京的水资源紧缺形势更加严峻,北京市将通过多种措施应对危机,其中就包括调整水价。

查看全文

cjfm244
cjfm244
cjfm244

  8月上旬,一份关于近期能源资产产品价格改革进展的通报,一直占据着国家发改委网站的首要位置。通报里关于电价改革的部分,国家发改委表态称,“按照既定的改革方向,继续深化电价改革。”

  据国家发改委介绍,今年上半年已经积极推进上网电价、销售电价等方面的价格改革。今后,国家发改委还将指导各地开展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研究制定大型并网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完善生物质发电价格机制;抓紧研究下发销售电价分类结构的指导办法,减少交叉补贴;进一步规范电能交易价格管理办法等。

  “令人意外的是,业内关注的电网企业输配电价改革等内容,并没有纳入近期的改革日程。”中国能源网信息总监韩晓平告诉《财经》记者。这意味着输配电价改革出台的日期被再次推迟。

  所谓输配电价改革,是指电网企业提供的电源接入、联网、电能输送和销售服务的价格的总称。这一改革原定与大用户直购电的改革同步在今年中推出。但是,7月1日,国家电监会、国家发改委等部委下发了《关于完善电力用户向发电企业直接购电试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输配电价的改革被暂时搁置。

  不过,“煤电联动”的改革方案,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正在酝酿之中。国家发改委的一位相关负责人已经将其定调,目前正在制定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方案,将选择适当的时候“择机出台”。

查看全文

cjfm244
本刊记者 杨悦/文

  经过两年建设,横跨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三国的中亚天然气管道,终于来到中国边境。8月5日,中石油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中亚天然气管道将按计划在今年年底实现单线通气。

  这条管道将与正在建设的“西气东输”二线相连,构成一条横贯由东向西的中国天然气“主动脉”;按照规划,每年来自土库曼斯坦等国的天然气将有300亿立方米,途中惠及中西部、长三角、珠三角共14个省市,南端最终送达香港。

  现在,工程进度和落实气源,不再是中石油担心的问题。但是,面对来自中亚的高价天然气,未来“西气东输”二线的天然气该如何定价?

查看全文

cjfm244
cjfm244
cjfm244

  4月1日,长江之畔的南京和海河之滨的天津同时宣布上调水价,拉开了新一轮水价上涨的大幕。截至8月,全国已有十多个城市酝酿召开水价听证会,而这还只是开始。

  尽管公众对水价上调时有质疑,决策部门对调价仍予以肯定。8月3日,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发表文章称:当前的水价调整,“符合改革方向”。同时,将进一步推进电、成品油等资源性产品的价格改革。

  “资源性产品涨价是大势所趋,”国家信息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高辉清告诉《财经》记者,“当前这个时间点相当不错:早了,可能影响经济企稳回升;拖到明年,恐怕就涨不了了。”

  在物价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之后,资源性产品价格改革再次提速。不过,虽然当下经济企稳势头已经确立,通货膨胀预期却又悄然抬头。

  这一轮改革,究竟是会成为中国经济转型过程中的关键一步,还是会成为新一轮物价上涨的推手,将在争论声中给出答案。

查看全文

cjfm244
本刊记者 刘志洁 本刊实习记者 王露 汪旭/文
水价改革:公平的挑战

  水价改革在任何国家都具有很强的社会和政治影响,涉及补贴低收入家庭,社会收入再分配等一系列问题。经合组织2003年的研究表明,各国在对水资源定价时,都采取措施保护弱势群体利益。这大致可以分为收入支持和价格优惠。

  收入支持主要从收入角度解决个人消费者的承受力问题,包括水费减免、政府发放供水服务代金券等;而价格优惠,西方国家较为普遍的做法是分类计价收费,通常分为三种形式:自主选择计价、最低费用计价和特供计价。

天然气:放松管制以促竞争

  天然气改革在发达国家已有一些普遍共识。促进市场化、建立竞争性的市场,是天然气行业快速发展、保证国家能源安全、保障消费者权益的必要条件。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真正具竞争性的天然气市场,已形成密集的管道网络,任何来源的天然气都可以销售到任何管道的终端市场;天然气批发、零售环节都引入竞争,终端用户有权选择供应商。其定价分为市场定价和政府管制定价:天然气输送、储存的价格和配气公司对终端用户的售气价格受政府管制,其余部分由市场定价。

电力改革:“没有标准答案”

  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陆续尝试改革电力行业。不过,成功案例寥寥无几,更没有可以普遍适用的模式。

  “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在电力市场引入竞争机制,让市场决定电价,仍是一个巨大挑战。电力市场改革是一场没有标准答案的考试。”美国司法部反托拉斯局经济研究集团研究总监罗素彼特曼(Russell Pittman)告诉《财经》记者。

  当前,电力行业大体有三种运行模式。一是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高度市场化模式。其中,英国于1990年3月开始的电力私有化,成为日后各国借鉴的重要案例。

查看全文

cjfm244
本刊首席经济学家 沈明高/文

  公用事业(public utility)通常包括电、气、水、污水处理和邮政等。在中国,这些行业多为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所垄断。垄断赋予了这些行业一定的定价权,由于难以寻找可替代的供应商,而且公用事业产品需求的价格弹性较低(即价格上涨而消费需求难以相应下降),消费者通常不得不被动接受涨价的结果。

  正是由于公用事业行业和市场结构的特殊性,其产品定价通常不是由供应商决定,而是或者由政府统一定价,或者通过公开听证等方式提高调价的成本,以保护消费者的利益。这些行业产品的涨价需要市场行为作为基础,但不单纯是市场行为,通常是包括政府、供应商和消费者在内的各方利益的一次再分配,其复杂性远超过涨价本身。

稀缺资源货币化

  市场经济与计划经济的一个最大区别在于,资源或产品的定价是否反映其稀缺性。对稀缺资源或产品的较高定价,既可以抑制需求,也可以引导市场要素(包括人力、资金和其他投入品)的合理配置以增加供给,通过平衡供求的方式达到稳定价格的目的。经过30年的改革,中国大多数最终产品基本上实现了市场定价,特别是在竞争性领域,产品的供求是决定价格走向的基础力量。然而,对于主要投入品尤其是资源类产品而言,市场定价仍然只是目标而不是现实。从这一角度来看,公用事业产品价格的调整,如果是更多资源类产品价格的正常化,将是向市场经济迈出的积极一步。

涨价的效率和结构性因素

  除了看到涨价可以提高资源使用效率,也应着眼于提高公用事业从业企业的效率,加快政府结构调整的步伐。

  公用事业产品涨价,通常与从业企业巨额亏损联系在一起。价格偏低被认为是企业亏损的一个主要原因,解决的出路就是提高价格。从公用事业产品的定价机制来看,最理想的定价公式应为保本加微利。企业正是从这一角度来论证涨价的必要性的,但这样的简单逻辑,混淆了企业成本与市场认可成本之间的关系。

  在市场经济中,企业成本分为两类,一是企业的实际操作成本,二是市场认可成本,或有效成本;前者由企业决定,后者则取决于市场。如果企业实际成本高于市场认可的成本,在会计上很可能表现为亏损。不过,这部分亏损不应该由消费者来埋单,而应该通过企业提高自身效率的方式降低成本,以实现盈利。否则,企业就有可能被市场淘汰,只有以市场认可的成本进行生产的企业才能得以生存。

改革应为调价的前提条件

  公用事业产品价格的上调,涉及地方政府、从业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仅仅以听证的方式进行协商显然是不够的,应该以严格的、公正的制度安排来保障各方的利益。没有改革,就没有价格调整,让改革成为每一次价格调整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改革内容之一,是明确价格调整的受益者。如果提价的目的是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这部分涨价的好处不应归垄断企业所有。可以通过设立专项基金的方式,一部分用于补贴低收入人群,使得这部分人群的生活质量不因涨价而下降;一部分用于改善公用事业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价格调整的最终目的,是通过价格调整实现收入的合理再分配。

查看全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