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45 2009年第18期 总第245期 出版日期:2009年08月31日
cjfm245
cjfm245
本刊记者 刘京京 李虎军 贺信/文

  一起在坊间流传已久、骇人听闻的“杀人盗器官”案,再次把中国器官移植事业推上了风口浪尖。

  8月25日至26日,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会议在上海举行。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建立一个由中国红十字会主导人体器官捐献体系。全国各地的器官移植临床专家、卫生行政部门官员及红十字会代表等130多人云集一堂。中国在开展器官移植以来,如此规模的会议还是第一次——2006年11月14日于广州召开的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确立了中国器官移植技术应用的六大

封面视频

准则,意义重大,但参会者主要为医务人员。

  会上,诸多与会者在私下里屡屡谈及最近发生的一起人体器官
盗卖案——贵州某地发现了一具流浪汉尸体,其器官被摘取一空,
用于器官移植。

  这个消息最早出现在器官移植领域颇有影响的“中国器官移植 网”上,《环球时报》英文版继之报道了此事。报道称,广州的中 山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有医生前往贵州,与当地器官贩子接触,取得 了流浪汉尸体的器官。

查看全文

cjfm245
涉足空白地带
中国第一部关于器官移植的行政法规,令 人遗憾地没有详述最为紧迫和复杂的器官 捐献与分配问题
死囚伦理
这是一个官方讳莫如深亦人人心照不宣的事实——死刑犯被执行死刑后的尸体器官,是中国最主要的移植器官来源,长期占到90%以上
活体移植两面
人伦生活具有太多的医学科技不可推知的复杂性。活体移植的推动者陈忠华开始意识到活体移植带来的不良后果
变相“器官买卖”
如今,在搜索引擎上键入“寻求肝源、肾源”,便会有数以十万计的搜索结果
利益链
在器官移植的“黑市”,需要供者、受者、中介、医院、医生密切配合,各担其责,如此构成了一个完整的链条
“旅游移植”
“那些利用中国公民器官谋利的行为,破坏了中国融入器官移植国际主流的努力”
罪恶无底线
三年前,河北省行唐县发生了一起与器官买卖有关的血案,举国震惊。农民王朝阳伙同他人,将一名流浪汉杀害,然后将其器官出售给几位医生
初创捐献体系
人体器官捐献体系着手创建,并首先在上海、天津、辽宁、山东、浙江、广东、江西、福建厦门、江苏南京、湖北武汉等十个省市进行捐献工作试点
转折关头
需要培育出一个中立、客观的第三方,具有高超的组织能力、管理能力,需要透明公开的信息和法治环境的完善

查看全文

cjfm245

  自1954年肾移植在美国波士顿获得成功以来,人类已能移植除了人脑的几乎所有重要的组织和器官。其中,心脏移植一年以上的存活率在70%以上,肝脏移植则达88%,接受移植后最长存活时间为31年。

  在美国,一位质量良好的供者至少可使75例患者受益,肝脏、肾脏、心脏、胰腺、肺脏、小肠等器官和角膜、皮肤、心脏瓣膜、骨、骨髓、静脉、肌腱、软骨、韧带、筋膜、硬脑膜等组织可用于移植。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在2005年开展的6.6万例肾移植手术中,60%在工业化国家;在2.1万多例肝移植和6000例心脏移植中,75%是在工业化和新兴经济体中开展的。目前,中国已累计开展器官移植8.5万余例,成为数量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国,当前世界上所有的移植技术几乎都能在中国进行。

供体来源
  在国外,同种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是死亡病人。美国2006年开展的器官移植手术中,尸体移植占76.2%,活体移植只占23.8%,约为尸体捐献的三分之一。捐献者可以通过本人或者家属,来表达捐献的意愿。
器官管理
  当前,世界各国都面临器官来源不足的问题。在西班牙等器官捐献率较高的国家,情况稍好。大多数国家成立专门机构来管理和分配供体。该机构负责构建统一器官捐献登记网络或资料库,公众可随时获取其中的信息。为了防止患者与捐献者直接接触,双方的个人信息均受到严格保密,从而保证器官分配的公正。

查看全文

cjfm245
cjfm245
(一)
  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今年6月以前,他已经在威舍流浪了七八年。威舍是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西北角的一个山区小镇,地处黔、滇、桂三省区结合部,距离兴义市区32公里。
(二)
  “老大”遇害后不久,千里之外的广州市,曾因“齐二药假药致人死亡事件”身陷诉讼纠纷的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下称中山三院)被警方锁定。
根据“中国器官移植网”披露的信息,及《环球时报》英文版的报道:警方侦查线索指向中山三院,该院有医生前往贵州,与当地器官贩子接触,取得这具尸体的全部器官。目前尚不得知医生是否事先知情,是否参与将一名无辜、健康人员杀害。
(三)
  在贵州兴义,《财经》记者获知,将“老大”和中山三院联系起来的,是贵州省兴义市威舍镇一个名叫赵诚的私人诊所医生。
赵诚妻子刘怀琼对《财经》记者回忆说,今年6月底的一天,晚饭后,赵诚刚刚出门,就被几个便衣按住带走了。他拥有的黑色轿车中有1万元现金也被警方搜走。

查看全文

cjfm245
本刊记者 刘京京/文
  《财经》:近年来,屡有媒体披露杀害和倒卖乞丐或无辜流浪汉器官的惨案,还有中国一些医院非法为外国人进行器官移植的事件。应该如何评价今天中国器官移植的现状?
  黄洁夫:中国从1966年开始起步做器官移植,经过了半个世纪艰难曲折的发展,现在得到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好局面。人体器官移植总量居世界第二位,国际上能够开展的人体器官移植手术,中国几乎都能开展。患者生存率明显提高,有大批长期存活的病人。随着《条例》的实施以及政府相关部门采取的一系列积极措施,中国的器官移植开始逐步迈上了法制化、规范化轨道。
  《财经》:近年来,屡有媒体披露杀害和倒卖乞丐或无辜流浪汉器官的惨案,还有中国一些医院非法为外国人进行器官移植的事件。应该如何评价今天中国器官移植的现状?
  黄洁夫:器官紧缺的确是中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中国现在每年有约100万人需肾移植,约30万终末期肝病患者需肝移植,但仅仅1%左右、不到2%的患者能获得这种机会。
  《财经》:这次全国人体器官捐献工作会议就是为了建立这个体系?
  黄洁夫:是的,这次会议标志着我国器官移植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次会议事关我国器官移植事业的生死存亡。没有捐献,就没有器官移植。
cjfm245
cjfm245
cjfm245
  《财经》:器官捐献是不是无偿的?
  黄洁夫:是无偿捐献。但无偿不是“无钱”,而是不把器官作为一个商品来买卖。国际上有普遍接受的经济补偿和激励机制。
  《财经》:你刚才提到器官供体来源的渠道,第一位应该是脑死亡。中国什么时候能正式接受脑死亡标准?
  黄洁夫:首先,我要强调,脑死亡是智能呼吸机临床应用后产生的最科学的死亡判断标准。脑死亡和器官移植没有因果关系。不是因为有了脑死亡,才有器官移植;也不是因为有了器官移植,才需要脑死亡。但是脑死亡观念的建立,可以推动器官移植工作。
  《财经》:有了捐献体系,死刑犯这个器官来源渠道是否就会逐步萎缩?
  黄洁夫:中国是世界上惟一严重依赖这一渠道获得器官的国家,当然,摘取死囚器官,必须遵循严格的法律程序,必须基于本人或家庭的知情同意。我们长期依赖这种来源,这与中国精神文明建设和社会进步极不相称,也使得中国器官移植在国际上面临很多非议。中国的器官移植专家难以走上国际的讲台。作为器官移植的医生,我们是不希望这样的,这是我们羞于出口的话题,大家都感到“迫不得已”。
  《财经》:对于整个器官移植体系的构建与管理,你有什么设想?
  黄洁夫:人体器官移植不仅仅是一项单纯的医疗技术,更多地涉及社会、法律、伦理、宗教等多方面的问题。许多国家共同的做法,是通过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来保证这项技术不被过多地引入经济概念,充分发挥其应有的社会效益,使其真正造福于人类。

查看全文

cjfm245
cjfm245
  上世纪60年代,人体器官移植技术在中国即已起步,但相关领域长期存在法律空白。直到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才正式出台,迄今仍有诸多问题未解,例如脑死亡标准问题、器官移植的具体规范程序,以及对非法器官移植的刑事惩罚依据等。
法网亟待完善
  上海社科院法学所生命法研究中心刘长秋博士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介绍,2006年之前,中国在器官移植方面没有全国性的统一立法,医疗实践中基本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仅有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卫生部和民政部在1984年联合发布的《关于利用死刑罪犯尸体或尸体器官的暂行规定》。此后,一些地方陆续进行了立法实践,有力推动了器官移植立法的进程。
关键在于执法
  尽管目前法律体系不健全,但并不意味着不能对人体器官非法移植行为进行打击。
刘长秋博士认为,应当严格执行《暂行规定》与《条例》中有关严禁买卖人体器官及其法律责任的规定,对于那些不能说明供体器官来源或谎报来源的医疗行为,坚决予以查处。对医疗实践中频繁发生的人体器官非法交易活动,应加大执法的严厉性,特别要突出医疗机构及相关医务人员的责任。

查看全文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