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fm248 2009年第21期 总第248期 出版日期:2009年10月12日
相关专题:IMF&世行2009年年会
当期杂志往期封面文章回顾
漫长的改制
需要怎样的IMF
本刊特派记者 张翃 钟良 李增新 发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连结欧亚大陆的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繁华闹市中新竣工的伊斯坦布尔议会中心居高临下,举目可见深蓝静谧的博斯普鲁斯海峡。2009年10月初,这里成为世界的焦点,全球186个国家掌管宏观经济政策的高官云集于此,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一年一度的大会之际,为世界经济共商大计、共谋出路。
   “一年来我们终于可以不那么焦虑地开会了。”埃及财政部长、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轮值主席保特罗斯-加利(Youssef Boutrous-Ghali),面对各路记者的闪光灯, 一展笑颜。

  金融风暴的惊涛骇浪看来已远去。雷曼兄弟倒闭至今已一年有 余,而澳大利亚数日前率先加息,充分反映了其对经济复苏的乐观 情绪。但金融危机给人们造成的心理创伤,在很长时间都难以痊愈。2008年的此时,人们对华尔街多米诺骨牌式的轰然崩塌束手无策, 为世界经济不可避免的衰退焦头烂额,一切都恍如昨日。
  如今,世界各主要经济体复苏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期间却伴随 着人们对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挥之不去的担忧。这样复苏稳固吗? 各国刺激计划何时、以何种方式退出?为避免危机重演,全球失衡 以及不完善的国际金融体系需要作何调整?
  ……

复苏与退出
谁先谁后的问题会成为下一个敏感点
“全球最终贷款人”理想与现实
从思考为什么一些国家积累了巨额(外汇)储备开始,卡恩建议
“裁判员”还是“打分员”
与以往更多泛泛而谈不同,此次IMF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明确指出中国、日
本等一些贸易盈余巨大的国家应该作出调整
“共苦”还须“同甘”
IMF份额公式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政治共识。斯特劳斯-卡恩在IMFC公报发布会上 表示,只要份额转让目标定下来,从目标出发“反推”公式,并非不可能
cjfm248
早期预警
  早在今年4月的伦敦G20峰会上,领导人们就提出要建立一种机制,对全球金融体系的潜在风险防患于未然。这样的重任落到了IMF和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两机构肩上。
  IMF在此次年会上按时交了“作业”。经过半年筹划,IMF此次得以向其事实的决策机构,由24个成员国的财政部长或央行行长组成的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汇报了首次“早期预警演练”(EWE)的结果。
  从此以后,IMF将每半年发布一份这样的报告。只不过与另两份《世界经济展望》和《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不同,这份《早期预警演练》不会公开发布,而只在IMFC成员间传递。……
早期预警
  IMF运用份额公式来指导评估成员的份额。2008年
4月IMF理事会通过的份额公式为:
  CQS=(0.5×Y+0.3×O+0.15×V+0.05×R)K
  其中,CQS代表“计算份额”;
  Y为按市场汇率计算的GDP与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GDP的加权平均值。两者权重分别为40%及60%;
  O为经常账户收支;
  V为经常账户收入及资本账户净流量的波动性;
  R为官方储备;
  K为压缩系数,用来调整计算结果,以确保份额总和为100%。
相关图表:
  • cjfm248
  • cjfm248
  • cjfm248
cjfm248
本刊特派记者 胡舒立 李增新 钟良 发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经济复苏已经开始,但作为危机爆发地,美国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却在国会举步维艰;此外,庞大的财政刺激计划、巨额金融救助方案,以及未来的“颠覆性”医疗改革计划,可能带来未来十年内9万亿美元的“天量”财政赤字。种种迹象显示,美国面临的挑战还远没有终结。在全球范围,危机后的重建,需要杜绝祸根、调整政策,这可能需要更为有效的全球监督协作框架。

  复苏、改革、协作、再平衡,对待所有这些问题,美国的考虑和出发点有哪些?它对中国关心的外汇储备资产安全、
在推进国际金融机构改革中的立场如何?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09年年会期间,10月4日,《财经》杂志
及少数几家外国媒体共同采访了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

美元稳定与全球储备货币
美国愿意从自身角度出发,调整经济结构,维护现有国际储备货币稳定
美国与IMF治理改革
改革不是目的,组织形式和决策机制的变化只有推动各国改善经济结构和政策才能生效
金融监管改革
依然要靠全球协调一致,建立统一标准但无需全球统一监管
柳传志
全球增长新动力
本刊特派记者 李增新 张翃 发自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年会的召开,正处在世界经济复苏的关键时点。两大国际机构相信,中国可能先于发达国家复苏,不过,IMF也指出,中国存在资产泡沫的风险。如何在保护经济复苏成果的前提下避免这种风险,成为中国宏观经济政策的重大挑战。中国宏观经济政策需要哪些调整?
  另一方面,世行行长佐利克在年会上称,对未来全球经济增长点表示疑惑。确实,在经历了苏联解体和市场化、互联网技术革命、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创新之后,下一步的经济增长动力来自何方?
  《财经》记者在会议期间,对世界银行副行长、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进行了专访,讨论在危机之后,中国在全球经济重建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美元稳定与全球储备货币
美国愿意从自身角度出发,调整经济结构,维护现有国际储备货币稳定
美国与IMF治理改革
改革不是目的,组织形式和决策机制的变化只有推动各国改善经济结构和政策才能生效
金融监管改革
依然要靠全球协调一致,建立统一标准但无需全球统一监管
柳传志
cjfm248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