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与生命

本文见《财经》杂志2009年第4期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16日
字号:
当我的个人生活处于危机中,往往是诗歌离我最近,有时带着历史的愁容,听我倾诉,帮我渡过一个个难关
北岛/文

  我从1970年开始写诗,至今已近40年了。我成为诗人,显然和我们那代人的特殊阅历有关。

  中国古人说:行千里路,读万卷书。首先是“行千里路”,这一条比后者更重要,因为这种见识更直接,更容易从经验的层面颠覆所有说教和信条。从“文革”初期的“大串联”起,我们就开始免费旅行;接踵而来的“上山下乡”运动,让我们远离城市远离故乡,越走越远;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我们甚至跨越国界。这种行走,使身份认同从开始就有漂移感和不确定性,与诗歌的特质相吻合。

出版日期:2009年02月16日
本文见《财经》杂志 2009年第4期

  其次是“读万卷书”。由于“文革”爆发中断了正规教育,再加上全国范围的“禁书”,反而促进了我们阅读的饥渴感和杂食性。而获取什么样的知识,往往与获取知识的方式有关。按俄国哲学家索洛维约夫的说法,一种是外在的知识,或相对的知识;一种是内在的知识,或绝对的知识。在索洛维约夫看来,与心灵无关的知识必导致精神的残缺。在这个意义上,没有受过系统化的教育,或许是件好事。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关注此文读者还看到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