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整治风暴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2期 出版日期2010年01月18日 共有0条点评
此次整治的目标虽然是“扫黄打非”,其范围却有相当拓展,将对中国的互联网生态产生深远影响

《财经》记者 王晨

  2009年11月30日中午,“译言网”董事长陈昊芝接到互联网数据中心(IDC)服务商转达的北京市通信管理局的通知,“译言网”因“政策性违规”被关停。这是一个依靠网友个人兴趣,组织翻译国外报刊和网站文章的“同仁式”网站,就在当月刚刚达到收支平衡。

  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时,仍没有确切的统计数字说明,在2009年的最后两个月里,像“译言网”一样被突然关停的网站有多少个。但一些著名的网站,如“博客大巴”、BTChina,及大量的个人博客,都因为各种原因被突然关闭。

九部委联合出击

  “译言网”被关停八天后,2009年12月8日,新华社的一则通稿解答了“译言网”等网站的困惑。

  通稿说,12月8日下午,中央外宣办、公安部外宣办、全国“扫黄打非”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下称工信部)、文化部、国务院国资委、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等九部门联合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决定从2009年12月到2010年5月底,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深入整治互联网和手机媒体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专项行动。

  “译言网”的内容并非涉黄,其被关停的依据,是一部早在十年前就发布的行政条例——2000年11月7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信息产业部联合发布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其中第十条规定:互联网站申请从事登载新闻业务,应当填写并提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统一制发的《互联网站从事登载新闻业务申请表》;《暂行规定》第十五条:如未取得从事登载新闻业务资格,擅自登载新闻的,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给予警告,责令限期改正。

  “译言网”虽然有自己的审查机制,但在被关停前,站点上的确还有国外媒体时政新闻内容。陈昊芝说,大约是网站全部内容的5%。

  网站关闭的当天,“译言网”随即开始内容整改——删除所有时政新闻内容。12月中旬,整改完毕后,“译言网”递交材料到北京市通信管理局重新审核。12月底,因等不到审核结果,“译言网”申请了.org域名,将整改后的网站转移到.org域名上。这个.org的网站已于2010年1月8日上线。

  “.org只是一个过渡性域名,是12月底重新注册、备案的。我们还在等待国家有关部门审核,希望‘译言网’以.com为后缀的原域名能尽快恢复。”陈昊芝对《财经》记者说。

  两个域名的区别仅在于属性,在网站运行和用户体验上并无不同。从域名的属性来看,.org代表非盈利组织,.com则代表商业机构。“本质上,我们是一个商业公司。”陈昊芝说。这是他等待.com域名恢复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是:“.com是因为违规被关掉的,如果恢复,则意味着‘译言网’通过了政府审批,在对网站的认同上就没有问题了。”

有备而来

  陈昊芝告诉《财经》记者,他感觉这次整改行动与过去不同:“以往,如网站有违规内容,有关部门相应负责人员会电话通知我们删除。这一次,则是直接关停网站。”

  早在2009年11月2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互联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吕本富看了央视《今日观察》报道“手机涉黄危害”后就感觉,会有一个清理的举动。吕本富告诉《财经》记者,从保护青少年的角度,严查手机涉黄有其正当性,“青少年用电脑上网可能会被父母监管,手机上网相对比较自由。从这一角度分析,打击手机涉黄极其必要。”

  关注互联网近十年的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互联网政治研究中心的李永刚教授则认为,九部委联手网络扫黄是“有备而来,比起以往的举措,动作更大,下手更重了”。

  行动开始后,九部委的分工如下:工信部负责整顿网络业务推广渠道、手机网站接入、服务器层层转租、手机代收费和涉黄网站域名;文化部负责对淫秽、色情及低俗网络游戏进行内容审查;公安部负责部署各地公安机关打击涉黄利益链;国家广电总局负责互联网视听领域的整治;国家工商总局负责市场监管……

  最后,由“扫黄打非”办公室起总协调的作用。其网站上的“办公室单位成员”一览表中,囊括了党、政大部分职能部门,以及公检法和武警总队,甚至包括民航总局。

  2009年12月4日至12月9日,工信部先后召集三大基础电信企业负责人和31个省区市通信管理局长,在北京召开会议部署依法打击手机淫秽色情专项行动的各项工作,成立“打击手机淫秽色情专项行动小组”,组长为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工信部副部长奚国华、中国电信集团公司董事长王晓初、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总裁王建宙和中国联合通信有限公司董事长常小兵等担任副组长。

  会议透露,此次专项行动预计将由2009年11月12日持续至2010年12月31日,分为三个阶段。“到2009年年底前,基础电信企业、接入服务商、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者、域名注册管理和服务机构、手机搜索引擎服务企业等主体,要快速反应、排查问题、重拳出击,净化手机网络环境要初见成效。”

  这并非是第一次整治互联网,李永刚回忆道,2003年、2004年,国家曾有过一次整治互联网的举动,把规模较小的BBS撤掉了,但互联网的技术总是超前于管制,个人博客开始兴盛。2005年以后,为了刺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国家的管控相对较松。

  2008年,中国网民规模突破两亿,占总人口的20%以上,这个比例在传播学上是个很重要的数字——意味着互联网成为大众传媒。此外,中国互联网经济产值也有了飞速发展,“政府有关互联网政策的制定,与互联网发展状态紧密相连。”李永刚说。

  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简称CNNIC)2009年10月底测算,此时,中国网民数达到3.67亿人,互联网普及率达27.6%。

“一刀切”

  随着整改过程的深入,整改内容已不限于“涉黄”领域,在具体执行手段上,也引起了一些争议。

  12月11日,CNNIC发布公告规定,从2009年12月14日上午9时起,用户须向域名注册管理和服务机构在线提交域名注册申请,同时应当提交书面申请材料。申请材料包括加盖公章的域名注册申请表(原件)、企业营业执照或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注册联系人身份证明(复印件)。

  这些规定没有言明,但其实标志着此后个人将无法注册以“cn”结尾的域名。某论坛站长向《财经》杂志证实了这一点。其接入商“联动天下”给他的信明确表示:“个人不能作为域名的注册者。需在审核期提交个人身份证明材料,无组织证明材料的,视为审核不通过。”

  对已注册的1368万个CN域名,CNNIC官方网站称,将组织力量,包括域名注册商,进行人工逐一核查。CNNIC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CNNIC将对域名注册信息进行逐个审核,对发现域名注册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会在五个工作日内联系用户进行修正。”

  任务分解到下一级的IDC接入商,其先封网、后排查的方式引起了大量质疑。IDC接入服务商的作用是将各个网站连入国际互联网,他们自清自查,建立了“白名单制度”——没有进入“白名单”的网站域名,都将关停,甚至直接关闭机房,致使用户无法访问。也正是因为这种“一刀切”的方式,令许多非涉黄网站也被关停。

  网站被关停之后,先设置关键词和图片关键点的过滤,同时加入人工排查,以此锁定黄色网页。而过滤之后未被认定涉黄的网站,也先不恢复,等待网站的主办者补完登记手续之后再开放。

  IDC接入商采取这种方式的原因在于,这次整改中,工信部强调基础电信企业的责任,提出五点要求,其中包括要求基础电信企业切实落实“谁经营,谁负责;谁接入,谁负责”的原则。对IDC接入商来说,在技术上,短期内排查涉黄网站是有难度的,只有“一刀切”的关闭才是最稳妥的方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网络评论家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质疑这种“一刀切”的方式:“打击涉黄网站,并不需要这种手段。以往我们有举报中心,有很强的过滤软件。真正的涉黄无论是文字还是图片信息,是逃不掉的。网络是技术世界,用技术解决,商业问题应当用商业方式解决。”

  北京邮电大学网络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刘德良教授认为,这种先关停再排查的方法不符合法律规范:“‘备案’这一举动是在一个先前行为之后的行为,‘备案’是为了之后监管的需要,但不能否定‘备案’之前的行为,只能惩罚‘未备案’的行为。”

“涉黄”和“违规”的标准

  “涉黄”和“违规”的标准问题,也是争议的焦点。

  吕本富注意到,对被举报网站“涉黄”标准的判定,主要来自于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协会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工信部所属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公安部所属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四个举办中心。

  同时,CNNIC相关管理人员表示,停止涉黄域名解析的标准,主要来自2004年9月28日颁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域名管理办法》第35条:域名注册管理机构和域名注册服务机构有义务配合国家主管部门开展网站检查工作,必要时按要求暂停或停止相关的域名解析服务。“我们只是执行者,标准制定来自国家主管部门。”上述人员称。

  吕本富认为:“‘涉黄’的标准是一个高难度的技术问题,应该设置一个专家委员会来制定标准。”

  刘德良也提出了同样观点:“国外对于‘涉黄’的体制是不一样的,在中国‘黄色’是价值判断,只要是‘黄’就一锅端。但在其他一些国家,例如美国,成年人是可以浏览色情网站的,它更侧重的是未成年人保护,强调学校、家庭、网吧三管齐下的监管。”

  “涉黄”标准的存疑不仅来自专家学者,对要求整改的个别网站,这个标准同样存在模糊之处。2010年1月6日,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经公众举报并核查,有四家网站存在违背社会公德、损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低俗内容。该举报中心对这四家网站予以曝光,其中, 排名第一的是淘宝网,其“成人”板块存在大量低俗内容。

  淘宝公关部经理颜乔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1月6日晚、7日凌晨淘宝网就开始组织100多人人工删除有问题的照片,技术方面加入了图片、文字的关键词排查,8日把整改结果上报电信管理局,10日又重新开启了。”

  在“涉黄”图片标准上面,颜乔说:“把‘露点’的都清除掉了,我们按照最严格的来。”但1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的整改不力网站名单上又出现了淘宝网的名字,并且注明:淘宝网在首页位置删除了“成人”板块,但具体的分类未做处理,相关类别仍存在大量低俗内容。于是,淘宝网的“成人用品”栏目又被紧急关闭整顿,要求所有卖家的商品必须经过审核后才能上架。而目前出现在淘宝网的商品,都已经过了两次审查。

  截至2009年12月28日,在CNNIC网站《CNNIC公布专项行动情况通报》中,CNNIC核实不良域名应用3015个(包括社会举报和联动处理),这些域名依法全部予以暂停解析,网站无法访问。CNNIC督促注册服务机构清查出淫秽低俗网站域名总计10160个,均已依法暂停解析——事实上,这部分“有问题”的网站仅占已注册的1368万个CN域名的0.07%。

后续影响

  域名投资专家蔡文胜认为:“长远来看,此次整改有助于规范鱼龙混杂的互联网领域,但在具体执行方式上,‘一刀切’的方法可能会伤害互联网经济的基础。互联网经济的初期是由无数草根和个人站长发展起来的——网易、腾讯这些现在规模很大的公司都是由个人网站发展起来的。”吕本富也认为:“这相当于把中国互联网金字塔的底座砍掉了。”

  蔡文胜在2000年就以投资域名成功,后来创办了265.com,并于2007年将其卖给Google。他说:“现在,我会考虑投资个人网站的风险,个人创业者的机会比以前少了。”

  “一刀切”整治后,IDC接入商面临着来自用户的压力。“联动天下”一位姓杨的部门经理称,该公司机房被关停之后,接到诸多客户投诉,要求退款。“对那些不涉嫌违规信息的个人用户,我们查实后就会退款。”截至《财经》记者发稿时,她负责的个人用户中,已有三分之一获得了退款。

  经此一役,杨经理表示,公司可能会考虑放弃个人用户服务,转向针对大型企业网站的服务。大网站相对来说风险小,监管也容易。

  1月7日,工信部网站发布了《工信部打击手机淫秽色情初见成效》一文,除肯定第一阶段互联网整改成效之外,在结尾处还指出:“专项行动第二阶段工作现已全面启动,工信部将通过严格管理规定、强化技术手段等多项具体措施,与外宣办、公安部等相关部门密切配合,共同将打击手机淫秽色情工作推向深入。”

  1月12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其“扫黄打非”工作情况。据悉,近期最高人民法院将针对手机淫秽色情信息违法犯罪行为出台新的司法解释,对运营商等明知网站传播淫秽色情仍提供协助支持等行为,将明确作出定罪标准。

  对此,刘德良教授认为,这个法律在执行上会存在问题。“立法可以在手机涉黄领域有所作为,但是对于‘运营商明知网站传播淫秽色情’,求证执行起来太难了。运营商是互联网接入平台,只是收取流量费和带宽服务费。把重点放在彩铃、彩屏等增值服务上,以及广告联盟非法广告的治理上,更为合适一些。”■

【作者:《财经》记者 王晨 】 (责任编辑:闫祺)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