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辩政策退出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5期 出版日期2010年03月01日 共有0条点评
凯恩斯以来,经济学家习惯于在景气低迷时呼吁政府运用经济政策刺激总需求、启动市场。今年以来,宽松的货币政策已经悄然开始转向,积极的财政政策仍然一如既往。争论没有终结,反而更趋复杂

《财经》记者 马国川

  持续一年多的刺激政策选择与退出争论,在今年全国“两会”前夕仍激烈进行。从研究者到决策层,从公众到商界,从中国到全球,共识似乎难以达成。

  从2月25日起,中国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再度上调0.5个百分点,国有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从16%提高到16.5%,存款准备金率逼近20%的历史极限。

  有关人士把央行调整货币政策视为刺激政策转向的信号。不过,作为刺激政策重要组成部分的积极财政政策仍不见丝毫松动迹象。

  2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时再次强调,今年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同时也要根据新情况不断提高政策针对性和灵活性。

  这被外界视为中国的财政刺激与货币政策暂不会全面退出的重要政策信号。但许多人也在等待即将出现的两个重要的观察时点,一是全国“两会”上温家宝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一是在“两会”闭幕前他的专场记者招待会,一些微妙的政策调整信号或将有所透露。

  此前一个月,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要继续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当时,马建堂以诗样的语言形容中国“经济复苏的点点霞光积聚为满天的绚丽云霞”。面对中外记者,他高举一张图表。那是一个标准“V”型图,它形象表明中国经济已经扭转了增速的下滑,率先实现了经济总体回升向好。

  但是五天后,在香格里拉酒店举行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却传来了不同的声音。“我认为‘V型’复苏表明,以刺激经济增长为中心的积极财政政策有用力过猛之嫌,货币投放量也大大超出了‘保八’的需要。目前要做的不是持续财政刺激的力度和继续放松信贷,而是向市场发出控制信贷增速的信号,将政策目标从单纯保增长转到保增长和管理通胀预期并逐步向后者倾斜。”

  这出自招商局集团董事长秦晓之口。作为熟悉实际经济运行的经济学家,秦晓警告说:“忽视资产价格上升,坐等资产泡沫积累和通胀预期积蓄是对形势的误判,其后果要么会中断复苏的进程,要么会给复苏后的经济发展留下隐患。”

  不过,在场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并不同意秦晓的观点。他认为,中国经济的基本结构在未来十年左右还会持续,因此不主张压投资、压出口的政策措施,而是认为应该采取疏导措施,即通过优化投资结构来促成经济结构的优化和可持续发展。

  摩根士丹利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王庆持类似看法。他认为,中国并不存在多么严重的结构问题,当前的关键在于如何实现高质量的投资。

  他认为刺激内需,本身就包括刺激国内投资和国内消费两个方面,而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经济体,在国民收入并不充足,消费增长有限的情况下,刺激投资是现实选择。

  而在更早之前,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等学者为代表,倾向于主张:既然刺激政策迟早要退,择机退出应属明智之举。

  其实,自中国出台刺激政策之日起,争论的声音就没有停止过。

【作者:《财经》记者 马国川 】 (责任编辑:李旸)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