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ie Munger:基本上完了——关于美国如何走向金融毁灭的寓言

本文见《金融实务》 共有0条点评
凯恩斯曾经说过:“当一个国家资本的发展演变为赌博行为的副产品时,犯错的可能性很大。”

杨娜

  作为巴菲特的黄金搭档,查理·芒格有“幕后智囊”和“最后的秘密武器”之称。他在外界的知名度、透明度一直很低,其智慧、价值和贡献也不为世人所知。但在圈内,从巴菲特到中国一些著名私募基金经理都对他思想的深刻性感到钦佩。本文是芒格今年2月份发表的一篇文章,以寓言的形式表达对美国的展望,读后让所有人眼前一“黑”。

  ——东方证券研究所

  话说1700年左右,欧洲人发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地方,不过那里气候倒还宜人,资源禀赋也算不错,除了煤、油、天然气不太富裕。鉴于那里缺失人类文明的踪迹,他们决定将这片土地定名为basic-land。

  欧洲人很快就搬了过来,并建立了一个国家,先是有了政府体系,然后制定了鼓励贸易的重要国策,不设立任何关税和障碍;人人尊重知识(产权);银行体系简单明了。总体来讲,货币坚挺,信贷充裕,更为关键的是,借贷企业信誉良好,而且大家没有必须的事,一般不跟银行贷款。

  不仅如此,绝对不会有人为了投资(包括房地产和各项有形资产)去向银行借贷,在basic-land这片土地上,无论是证券市场还是大宗商品市场,投机都是被鄙视的,所以也成不了气候。除了一种叫做plain vanilla的商品合同,没有其他任何证券或者衍生品的期权产品,而这个合同必须通过信誉良好的交易所才能进行,而且法律严格限制使用金融杠杆。

  就这样过了150年,相安无事。政府将GDP的7%用来为所有国民提供保险,教育,甚至包括搞定军费,移民,环境等等。整个社会的文化也是以家庭为中心。赋税体系也是不用费太多脑子就能理解,政府的税收收入几乎都来自进口关税,而且税收竟然和政府支出基本相等,换句话说,政府不需要发行太多的债来堵窟窿。

  正如亚当斯密所预言,人均GDP一直呈稳步攀升之势。事实是,人均GDP每年都能增长3%,就这样年复一年,basic-land终于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成为天下第一。于是,税收项目多了,什么销售税、收入税、房产税等等。所有的税收收入(等于政府支出)占到GDP的35%,政府将更多的收入用来办教育,搞医保和养老。

  basic-land政府认为进出口平衡很重要,于是采取措施一直保证两者各自占到GDP的25%。有些有识之士提出,进口构成中60%都是战略性资源类产品,比如煤和石油,有些不妥;但这么多年过去都没出什么事,也就慢慢淡忘了。

  因为basic-land没有出现大规模赤字,所以大家的诚信都没有问题,医疗和养老也不会造成子孙后代的负担。人均GDP3%的年增长率为其他国家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只要跟着basic-land走,早晚解放全人类。

  谁成想像basic-land这样慎之又慎,对国民如此慷慨的政府,有一天也会“栽”在一些看似不起眼的事情上。2012年,所有的风险终于一齐爆发。原来这些年来,随着财富和空闲时间的急剧增长,basic-land的国民养成了嗜赌的习惯。赌场收入占到GDP的25%,赌场工作人员工资占收入的22%,这些员工本来可以成为工程师或其他栋梁之才。算上所有人口,平均每个人每天5个小时泡在赌场。赌场从事技术性岗位的工作人员天资极高,新“赌具”被称为金融衍生品。

  这些情况不仅对近在“眼前”的国民产生深远影响,甚至还牵动了远在“天边”的海外投资者的心。他们赶紧抛掉手中的basic-land货币和国债,因为他们很失望,basic-land的银行竟然不懂得万万不能够借钱给赌徒,这是常识啊。这些海外投资者相信,basic-land国民养尊处优惯了,让他们过苦日子,会引起很大的麻烦。

  此时又刚好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碳氢化合物的价格摸至历史新高,另一件是basic-land突然面临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低成本竞争,出口受到严重打击。出口比例由此前的25%降至10%;而碳氢化合物的进口却从15%翻至30%。仿佛一夜之间,basic-land需要每年将GDP的30%以外币形式偿还债权方。

  怎么办?basic-land的政客们此时想到了一个人,Benfranklin Leekwanyou Vokker,一位经验丰富、品德高尚的智者,人们称他good father。这个人一直被忽略的原因很简单:他对竞选没有帮助。good father提出了两点建议:第一,严格限制赌博,鼓励从业人员改行,去生产适销对路的出口产品。第二,这一过程难免产生阵痛,请所有国民认命。“一个被诊断为肺癌的病人应该同意戒烟和动手术,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延续生命。”

  对于good father的建议,一部分认可,但更多人站出来反对。首先是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他们坚信一个自由的市场,包括赌博在内,都是有建设性意义的。总有一天,证券交易会扩大并恢复至2008年大萧条之前的水平。他们忘记有一位先哲凯恩斯曾经说过:“当一个国家资本的发展演变为赌博行为的副产品时,犯错的可能性很大。”这些经济学家的立场不难理解,因为这些年来,证券与财富(而且是受人尊敬的那种)已经紧密挂钩,而金融衍生品,看上去与证券很像。

  同样站出来挑战good father的还有投资银行家们,他们期待的与good father建议刚好相反。他们认为good father不理解他们毕生为之奋斗的人类进步事业。当然good father的建议受到更多阻力的还是地方政府,因为每个州都有自己的赌场生意要照顾,而且怎么能够将这样历史悠久的赌场生意比喻为癌症呢?要知道它为大家提供的是毫无坏处的享乐,而且更重要的是锻炼并提高了人类(特别是该行业消费者)的思考能力。

  于是,good father的建议就这样又一次被无视了。basic-land 银行重新开门迎客,大家又可以用极高的金融杠杆买卖证券。在此后经历了几轮经济衰退中,各州政府都想尽办法保护各自选民。联邦政府采取了一系列适得其反的政策措施,basic-land信用扫地。终于有一天,basic-land建立了新的执政体系,也正式更名为sorrow-land,悲痛国。■

  

【作者:杨娜 】 (责任编辑:于辉)
更多关于 精译求精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