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技术扩散看各国经济兴衰

本文见《金融实务》2010年第5期 出版日期2010年05月10日 共有0条点评
技术进步带来的资源增值使得一系列国家陆续兴起,技术扩散使得资源禀赋不同的国家在信息革命的不同阶段获益。但随着技术的充分扩散,多数资源优势都会消失

鲁晨光

  关于日本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有两个很有代表性的观点。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采用汇率战搞垮了日本经济;二是日本的经济制度和信贷政策束缚并拖累了日本经济的发展。笔者倾向于后一种看法,并进一步认为,技术扩散是日本经济兴衰的重要原因之一。从技术扩散的大背景出发,不仅对日本经济的兴衰,而且对亚洲“四小龙”的兴衰以及中国经济问题,都将有更清晰的理解。

  技术进步带来资源增值

  笔者的一个既有观点是,技术进步带来了上游的资源增值,这个增值既超出流行的经济学理论——认为工资、利息和利润是财富的三个主要来源,也超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比如,中国的铜冶炼技术进步了(加工成本降低),智利的铜矿因此得到增值。

  现在看来,资源也可以是广义的,比如设计制造能力、品牌和市场、劳动力等都可能是资源——在自然资源之外的资源,都可能因为技术进步而增值。劳动力是一种最特殊的资源,它容易再生,也容易过剩。

  一项技术创新固然可以给某个公司或某国带来更多财富,但是别的公司或别国可能拥有更多资源。这样,随着技术扩散,技术先进的公司或国家反而处于不利地位。

  一个行业在技术扩散初期可能欣欣向荣,但是随着技术进一步扩散,整个行业都处在不利地位,因为进入门槛低了,竞争导致利润微薄。以IT行业为例,在互联网技术处在扩散初期的2000年,程序员的需求巨大,收入高出大多数职业数倍。随着互联网技术普及,网站建成越来越多,程序员逐渐过剩,收入与其他大多数职业差不多了。在加拿大,CAD工程师的工资甚至不如电工。

  如果说产业革命导致蓝领劳动异化,那么信息革命导致了白领劳动异化,即白领劳动创造了对白领来说是异己的力量,劳动创造越多,白领就越没有地位。

  科技创新的企业或国家有其领先占领市场的优势,但是技术扩散受益者也有其所谓的后发优势——支付较低的科研成本和市场开发成本。然而,随着技术向全球充分扩散,这些优势都不复存在。

  信息革命的影响

  如果半导体和微型计算机的发展标志了信息革命的第一阶段,那么互联网和移动通信的发展就标志了信息革命的第二阶段。美国始终是科技创新领先国家,而日本和其他国家多属于应用技术开发和技术扩散受益国家。

  在信息革命的第一阶段,日本表现出色。日本本来就有很强的设计和制造能力,它迅速利用了信息革命的最新成果,成功地发展了大量应用技术,在家电行业取得了极大成功。由于新技术的应用,日本在汽车行业也后来居上。

  但是,随着技术进一步扩散,首先是亚洲“四小龙”,后来是中国,抢占了日本的部分市场——由于后者有廉价劳动力优势。

  在信息革命的第二阶段,日本的表现就很一般了,中国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过了日本。中国有用户群和收入巨大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和阿里巴巴,日本没有;中国迅速崛起的无线通信设备制造公司华为和中兴,其业务规模也远远超过日本的同类公司。当然,中国的进步和市场资源、劳动力资源丰富有关。

  日本经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衰落,同期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开始崛起。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给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以重创,随后中国经济开始崛起。笔者认为其中的关键是技术扩散带来的兴衰更替。由于这一时期互联网的应用加速了技术扩散,故可说中国是互联网技术的最大受益者。

  现在可以看清楚这一轮技术扩散的脉络:日本、德国等西方国家最先从信息革命中受益。随着技术扩散,经济繁荣从日本向亚洲“四小龙”和东南亚转移;随着技术进一步扩散,经济繁荣转向“金砖四国”。

  技术进步带来的资源增值使得一系列国家陆续兴起,技术扩散使得资源禀赋不同的国家在信息革命的不同阶段获益。

  但随着技术的充分扩散,多数资源优势都会消失。其中比较容易保持的优势则首先是自然资源,其次是劳动力资源。

  所以笔者预言,随着技术的进一步扩散,能保持经济繁荣的中短期内是劳动力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比如中国和印度。但长期看来,能持久保持繁荣的将是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比如巴西、澳大利亚。

  当然,能够不断进行技术创新的国家一定会保持领先的繁荣,但这很难做到。例如,美国如果不能降低工资相对GDP的比重,它要保持科技创新的活力是不容易的。

  汇率的影响

  从以上逻辑出发得出的结论是:汇率升值其实是通过消弱得益于技术进步的国家的资源优势来破坏该国经济增长模式、进而造成经济增长的长期停滞不前。

  从表面上看,汇率是经济盛衰的原因,其实真正的逻辑恰恰相反。无论是日本经济衰退、亚洲金融危机、还是近期的欧元暴跌,都是美国的“汇率战”造成的。但经济盛衰才是决定性的力量,汇率变动反映经济盛衰,也在某种程度上催化了经济盛衰的加速与转折,但决定性因素还是经济本身。

  以日本为例,在技术扩散初期,技术优势和低汇率保证了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优势,之后,技术扩散使得其他亚洲国家崛起和汇率升值对日本构成了双重打击。

  进入21世纪后,中国经济开始崛起,于是人民币出现升值压力。其逻辑是人力资源优势因为技术进步而增值,带来国家竞争优势;与人民币同时升值的还有澳元和加元,这是因为技术进步带来自然资源增值。

  随着技术扩散,一系列的资源优势都会丧失,要保持长期竞争力,还是需要在技术上不断创新。上世纪80年代末,在日本大肆购买美国资产时,美国的互联网技术悄然兴起,很快就把日本远远甩在后面。

  日本的经济制度束缚了企业的创新精神。日本在技术扩散的早期,其自身禀赋优势能够得到发挥,经济表现较好,随着技术扩散,由于制度约束,日本的优势就丧失了。

  中国的最大优势是廉价劳动力,最大瓶颈是能源和原材料。劳动力优势会逐渐减弱,如何加快并购获取国外的资源,支持再生资源研究是摆在面前的重大课题。■

【作者:鲁晨光 】 (责任编辑:于辉)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