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财政主权终结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11期 出版日期2010年05月24日 共有0条点评
如何保持财政统一性和灵活性是目前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这或许将牵涉到部分国家财政主权的丧失,但这也是货币联盟存在的现实选择

迈克尔·斯宾塞/文

[查看英文版]

  关于统一货币,米尔顿·弗里德曼曾说过:只有在更加深度的经济和政治联盟前提下,货币联盟才能长久。意思是,在一个开放的经济体内,货物、劳动力和资本可以自由流动,同时还有一个自律的中央财政机构和强大的中央银行加以保证。后两者密不可分,是货币坚挺的两个支柱。

  当前,欧元区正陷于财政失衡和主权债务危机的泥潭之中。欧元区拥有一个强大的自治央行,但财政管理分离,政治上缺乏统一。

  就《欧盟条约》而言,理论上来说有一个对各国的赤字和债务的财政管理,目的是防止对财政状况较好的国家有所损害,防止像希腊这样的危机出现。不过,看来没什么作用,欧元主权债务国对风险承受显然不是铁板一块。

  经济平稳时,《欧盟条约》的框架如果得以严格执行,或许能发挥作用。但在经济动荡时,该体系就很脆弱,除了温和的反周期政策,几乎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随着经济形势的进一步动荡,财政税收缩水和社会福利开支膨胀,违反条约的行为不可避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究表明,发达国家高达80%的经济刺激是无法控制开支的。

  这种内置的反周期政策不是件坏事,但如果造成了财政不稳定和过度的主权债务,也就是赤字债务水平过高,这样的做法就值得商榷了。反周期政策在经济运行良好时期和巨额赤字的经济衰退期所起的作用大相径庭。

  若当前的欧盟预算政策过于僵化,未考虑到危机来临,就给激进的财政政策创造了借口。理论上,严格有效的监管可将浪费和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反周期政策区分,但实际很难界定。

  当前,欧元区迫在眉睫的挑战是,随着一系列国家主权信用降级和债务激增,财政稳定性开始动摇。如果没有外来的帮助和可操作方案,希腊主权债务将不可避免地破产,由此导致国债被某种形式地重组。即便得到外来帮助,违约依旧不可避免,因为财政窟窿很难做平。

  欧盟排除了通胀和货币贬值两个选项,采取对希腊国内财政紧缩和外部财政收紧的政策。但经济紧缩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从政治层面上很难行得通。

  欧元区国家面临的问题也同样发生在美国。由于美国各州没有自己的货币,货币贬值显然行不通。联邦政府也不愿采取通胀手段。再者,美国的法律不允许各州长期保持财政赤字。这意味着,在面临近期的经济冲击时,国家财政政策还是保持亲周期措施。

  为什么美国的联邦体系没有破产?有两个关键因素:一是中央政府有权拥有赤字和单独采取行动;二是劳动力的自由流动。

  欧盟并没有积极有效的财政架构,用于采取反周期的经济手段。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又受到语言、法律和不同监管体系的限制。

  美国各州的州债券各自不同,市场会区别对待。若欧盟的货币联盟中发行的国债被一视同仁,财政监管必须统一。这意味着需要更加积极的反周期机制来应对当前的危机。

  在尊重原则的前提下,欧盟领袖将重新审视《欧盟条约》的架构,或许会将该条约运用于更灵活的国家层面上,但具体操作较复杂。这需要一个更有经验的监管财政政策和国债水平的机构,否则会重蹈目前的危机。

  较好的解决方案是成立一个欧洲财政监管机构,负责应对危机时期的局面。或许有人认为,税收的统一性在经济衰退期将起到负面作用。如果真的朝这个方向推进,这就需要一定程度的财政集权化,欧盟有权来发行自身的主权债务,但政治上是否可行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我们可以尝试部分财政集权,采取有限度的反周期政策。这就确保了对各国财政有效地管理,为欧元的良好运行提供保障。

  如何保持财政统一性和灵活性是目前面临的问题,这或许将牵涉到部分国家财政主权的丧失,但这也是货币联盟存在的现实选择。■

  作者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增长与发展委员会主席、美国斯坦福大学名誉教授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迈克尔·斯宾塞/文 】 (责任编辑:李旸)
更多关于 财政主权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