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港标本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15期 出版日期2010年07月19日 共有0条点评
龙港过去20年的发展历程,兴于放权,困于扩权,个中矛盾,堪称中国式城镇化的一个鲜活样本。此样本也标示出:如果不能突破当下行政体制、财税分配体制束缚,所谓“强镇扩权”终是权宜之计

《财经》记者 朱雨晨 实习记者 潘国建

  “房地产开发”

  12年间,龙港新城建设共投入资金12亿多元,其中90%是通过土地有偿使用筹措

  人气渐渐聚集,资金却成为棘手问题。当时,整个苍南县的全部财政收入只有0.28亿元,而龙港镇的开办费仅8000元。1984年6月,陈定模上任龙港镇委书记,他的应对之法是,将龙港镇土地按照地段优劣,分为若干区域,向进城的农民出售土地使用权,允许其造房,售地所得名为“公共设施费”,并许诺只要在龙港买地,即可得到城镇户口。

  于是,短短10天时间,就有2000多个农户和700多名干部职工前来龙港申请落户。

  虽然进了城,但农民们还是习惯地把买下的土地称为“宅基地”,并很快在各家的“宅基地”上动手建房。据朱康对研究材料记载:一时间,龙港镇成了一个规模空前的工地。1985年,全镇有3000多间楼房同时在兴建,来自各地的37支工程队忙碌在各个施工现场,4000多个木匠、泥水匠,2000多名杂工,加上建房的主人,每天工地上有1万余人。

  至1986年年底,龙港建成房屋总面积达102万平方米,一座农民白手建造的“城市”平地而起。而龙港镇政府一年收到的“公共设施费”约1000万元,基本解决了龙港初期基础建设所需的资金。

  但这一“卖地”的做法,在当时是对政策法规的极大突破。陈定模的回应是:“改革就是对现有法律法规的突破,不突破怎么可能改革?”

  事实上,陈定模的大胆做法的确引起了温州政界的震惊。以至于当时的市委书记袁方烈也为此召集会议让陈定模“汇报工作”。所幸,陈定模除了“卖地”之外,还在镇外围垦开荒。袁方烈最后的结论是,陈定模开的荒比卖的土地还多,正是这一结论让陈定模最终解围。

  1985年,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到温州视察。袁方烈着急想要汇报金涌铁路的进展,总理对此却不感兴趣,直言要听龙港的情况汇报。袁为此犯难,只好带着他坐轮渡到龙港,由基层干部汇报。陈定模谈完之后,总理的脸色很好,说:“你们这不就是房地产开发吗?”

  这是所有温州人第一次听到“房地产”这个词。而陈定模的做法亦可谓龙港最早的扩权尝试。

  在此后的12年间,龙港新城建设共投入资金12亿多元,其中90%是通过土地有偿使用筹措。

  原始“房地产开发”给龙港镇带来了收入,但却并不足以支撑政府提供所有的公共服务。这时,市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比如教育,早在上世纪90年代,龙港镇的教育便以民办为主。当时的一位居委会干部钱爱玲发现,建镇初期,农民进城以后孩子没人看管,就创办了全国第一所私人幼儿园,并且任园长。而在当时,龙港各种审批手续几乎没有,钱的幼儿园只是经过了所在居委会主任的同意,就开园营业。

  农民进城之后,普遍需要补习文化,因此各种补习班很快也建立起来,尤以女性参加为多。其中最受欢迎的课程,是美容院为扩大知名度、培养客源而免费提供的化妆课。

  另一类公共物品,则以政府向市场购买为主,如向清洁公司购买道路保洁服务等。至1990年,龙港镇区人口已增至4.8万人,远远超出当年苍南县为龙港做出的远期规划。

  扩权冲动

  龙港的政、商两界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谋求行政机构的升格,以获匹配的管理权限

  接下来的几年,龙港扩张速度不减。至1994年,龙港镇人口已达13万,工农业总产值5亿元。设镇之初的鳌江流域经济中心目标已经达到。但面对这样的人口和经济规模,镇级行政管理捉襟见肘。“小马拉大车”问题在当日便已经显现。

  龙港的交通管理困境是一个最显而易见的例子,按照现行规定,镇一级只能设立交警中队。目前,龙港交警中队中有执法权的民警为12人,除了内勤,单班能上路执勤的警察仅6人至7人。但他们面对的,是全镇2万余辆汽车,其执法效果如何,可想而知。

  另一种问题被称为“看得见、管不着”,如龙港镇坐落于鳌江岸边,居民、工厂将垃圾、废水倒入河道,镇政府对此则无能为力,因为水资源保护属于县级环保局和水利局职权。前者未在镇中设立分局,镇政府因此并无执法权。这也是上世纪90年代之后,龙港的环境趋于恶化的原因之一。

  为改变现状,龙港的政、商两界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谋求行政机构的升格,以获匹配的管理权限。

  1996年,以陈定模等离退休干部居前台出力,企业家居幕后出资的“龙港建市促进会”成立。该协会从龙港各个企业、村委会筹集了30多万元资金作为活动经费,以龙港与对岸鳌江镇合并组建副地级城市为活动目标。该协会组织了张贴标语、集体上访等行动,甚至还准备上街游行。很快,在当时的温州市领导的直接干预下,这个协会解散。

  当年的龙港首富方崇钿曾感慨,“农民创造了龙港城,但农民不能决定龙港的政府体制。”

【作者:《财经》记者 朱雨晨 实习记者 潘国建 】 (责任编辑:李旸)
更多关于 龙港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