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宗衡案“官市”一角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20期 出版日期2010年09月27日 共有0条点评
在前深圳市市长许宗衡案、“高层内幕作家”师东兵案身后,一个横跨北京、深圳的官位买卖市场已显山露水,但或将被司法审判所忽略

《财经》记者 饶智 徐凯 实习记者 胡剑龙

  在深圳特区30周年大庆之际,腐案缠身的前深圳市市长许宗衡反复进入公众视线。

  先是8月18日,官方通报许宗衡被开除党籍、公职,对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进而9月13日,“高层内幕作家”师东兵案一审开庭。他曾实名举报自己替许宗衡“跑官”,如今被检方指控在深圳“卖官”、卖批文,涉嫌诈骗罪。

  卷宗材料显示,师东兵“卖官”涉案金额达164.1万元,占指控金额的47%,卷入“买官”的有原民航局华北空管局副局长周武选、原深圳市国土局土地开发中心党委书记李德全、原北京银行副行长刘建民三人,其中部分案情与许宗衡交集。是为“官市”一角。

  《财经》记者近日获悉,经最高法院指定管辖,许宗衡案或将在南宁市中院一审开庭。由于在司法实践中,尚无高级官员被指控行贿,许宗衡案可能仅面临受贿一宗罪的指控,有关师东兵举报的内容或在司法审判中被忽略。

  一个“作家”何以成功向三人“兜售”官位?何以取得一个副省级官员的信任并替其“跑官”?盖因这个需求量极大、信息不对称、交易不透明的“市场”,为马脚频出的“骗子”提供了游刃空间。追溯这一市场的成因及土壤,对于深圳未来之路、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大业,意义非凡。

  “官市”需求

  熟稔官场游戏规则的师东兵,塑造自己与高层官员过往甚密的假象,得以游刃于“官市”

  9月13日上午10时,年过六旬、头发花白的师东兵站上北京市二中院第七法庭被告席。

  检方指控,师东兵于2004年至2006年间,以虚构自己认识国家或地方领导,可以办理职务升迁、项目审批、购买便宜汽车等为诱饵,骗取周武选、陈怀勤、李映元、林木成、李占书、李德全、李政、刘建民等八人共计350余万元。

  师东兵家产不菲,仅检方在起诉书中罗列的房产即有三套,其中广东省一处位于珠海市香洲健民路111号;北京两处,分别为密云县滨河路168号茉莉山庄一套别墅,朝阳区团结湖中海紫荆豪庭一套高层住宅。

  这与他的“作家”身份及相关著作并不对等。

  现年60岁的师东兵,曾用名师春袖,山西定襄人,大专文化,捕前无业。其出身于山西太原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参军复员后成为工人,1976年10月被捕入狱三年。据其自述,1987年成为侯马市文联副主席,后得“山西籍老革命家”的帮助,见过一些老一代领导者。自此,开始写作“中央高层政治、军事重大题材的纪实文学”。

  上世纪80年代开始,师东兵在内地、香港陆续出版《密令来自中南海》《政坛秘闻录——前中共政要访谈》《决定中国命运的二十八天》等“内幕政治”书籍,自称发表文字达2000余万字。但他在作家队伍中不入流,已为公认事实。

  这一时期的党史研究大都是资料垄断、特许写作,拥有写作和出版资格本身就意味着特权。不过,据师东兵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样书,大多是自费出版,且均由其免费赠送。

  2008年,胡耀邦史料信息网刊登文章,对《政坛秘闻录——前中共政要访谈》的真实性提出质疑。此后,胡耀邦的长子胡德平公开指责师东兵弄虚作假;有数名前国家和中央高级领导的子女或亲随质疑师东兵著作内容。

  师东兵此次受审的另一线索,皆因“买官者”周武选而起,这正对应检方指控的第一桩诈骗85万元犯罪事实。

  据周武选的证词,2004年8月,周经北京律师熊希伦介绍认识了师东兵。首次见面,饭桌上,师向周赠送了自己写的“政治秘闻”丛书,书中有他与一些高层人物的合影。师身后跟着几名身着武警制服的随从,帮他端杯子拿衣服,口口声声喊“首长”。师自称,这些都是中央领导派来负责其起居的武警战士。

  周武选介绍,每次饭局,师都会喊上“省长助理”等有背景的人作陪,饭间不断讲着各色领导人的故事以显示其背景。

  事实上,师东兵熟稔官场游戏规则,常通过拜访、赠书、合影等方式,塑造自己与高层官员过往甚密的假象。此次庭审中,广东省政府某主要领导的秘书证言证实,该领导任广州市委书记期间,师曾以作家身份拜会,师东兵同样也送书一套。此后两人未再会面。

  其中,其与许宗衡之间的关系是师东兵最经常对外炫耀的资本。2009年,许宗衡落马后重获自由的师东兵,在《财经》编辑部向记者提供了一组其与许早年喝酒、嬉闹拥抱的合影,并细数与许宗衡的多宗交易。

  几次往来,周武选对师东兵深信不疑。周武选时年56岁,退休前夕想扶正。师东兵承诺此事包在他身上,让周武选准备简历和论文,称转呈中央首长批示。

  2005年3月初,师东兵看中茉莉山庄的9号别墅,让周垫付房款,周分四次代交85万元给开发商。三个月后,师东兵劝周也在茉莉山庄买房做邻居,周称没钱。师拿出一张茉莉山庄25号别墅的首付定金收据给了周,剩下203万元房款表示替周垫付,让周给其打一张203万元的借条。周武选在年底发现,师并未续交房款,25号别墅已另有其主。

  2008年12月,师东兵以此借条为证据,以欠债不还为由,将周武选起诉至北京朝阳区法院。次年初,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2009年6月末,两人身份发生逆转,周武选向有关部门举报:师东兵打着熟识现任中央领导及其身边工作人员的幌子,以帮人跑门路、疏通关系、转正升职为名,向帮助对象骗钱财、要好处。是年8月10日,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将师东兵收押,9月15日批捕。今年4月17日,师案被移送至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

  除周武选,师东兵还涉嫌以购买便宜本田汽车为名,向山西商人李占书、李政各行骗10万元;以助刘建民升迁为名,让刘替其6.1万元消费埋单;以助讨拆迁款为名,骗取北京金大都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怀勤25万元。

  根据检方指控,师东兵所涉交易另有一部分发生在深圳,并有多条线索指向前深圳市市长许宗衡。

  许宗衡与师东兵

  师东兵是否助力许宗衡当上深圳市市长,真伪难证。但经此一役,师东兵在深圳官场声名鹊起

  较之权力中心北京,师东兵在深圳的骗局与寻租更为有恃无恐,且从侧面揭开了许宗衡另一副面孔。

  师东兵在深圳如鱼得水之时,正值许宗衡主政期间。他与许宗衡的这些往事在卷宗材料中略有交代。庭审质证阶段,公诉人亦提到,“办案人员曾赶赴深圳市委、广东省委了解情况,许宗衡由于下落不明,无法取证。”

  师东兵与许宗衡两案未并案处理,导致中间多数线索中断。

  许宗衡1955年7月生,湖南湘潭人,家中三姐一妹。他五短身材,圆脸。与之交往者形容,许氏颇具草莽之气,好烟酒,谈笑间善用肢体语言。与师东兵交汇之处在于,二者皆好酒桌文化。

  许氏仕途起步于湖南,一直在组织系统工作。调任深圳亦由深圳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处长伊始,2000年1月升任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同年6月成为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在其任内,深圳市委组织部推出正局级职位公选、副局级职位面向海外公选等一系列干部人事制度改革,2001年深圳还列入中央选定的干部制度改革试点城市。

  不过许宗衡向来低调示人,以至于2003年8月就任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时,被外界称为“政坛黑马”。

  曾为师东兵辩护的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李肖霖律师告诉《财经》记者,2005年5月的一天,师东兵曾对许宗衡许诺,“15天后你直接当市长。”许氏果然如愿——2005年6月2日,许高票当选深圳市市长,完成了从党务系统向政府行政首长的跨越,也终结了深圳这块试验田政府“掌门人”一向“空降”的历史。

  师东兵称,就在深圳市市长选举前半年,许宗衡委托其所谓“嫂子”陈萍,再经中间人律师熊希伦找到师,称自己想当深圳市长,希望助其一臂之力。

  2004年10月底的一天,师东兵从北京飞往深圳,被安排下榻在“世界之窗”对面的威尼斯酒店。中午,陈萍陪师东兵吃饭。当晚,在威尼斯酒店一个豪华、特殊的餐厅,许宗衡亲自出面宴请师东兵。两人一见面,许称自己早在海天出版社时就是师东兵的忠实读者。师当场送给许一本自己亲笔签名的湖南画册,其中有师与一些领导人的照片。师许两人拥抱、拍照、定交。

  第二天,师与许单独谈话。据师东兵讲述,许当时哭着称,自己这次是破釜沉舟,一定要当上市长。师案发前告诉《财经》记者,当时,许宗衡明确告知其已经通过了组织推荐、中央考察,但却遭到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王华元等人的反对。

  自称此前对王华元印象不太好的师东兵,当时表态,“我能帮助你的,我一定帮助你。”师东兵称,回到北京后,就给其认识的一些领导人写了一封推荐信。

  另一个细节是,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的王华元因出差未参与省委常委会对深圳市市长人选的讨论。王后来明确反对许宗衡出任深圳市市长,理由是其掌握许的违纪违法问题,票决结果缺少纪委书记关键一票。在许宗衡案发之前,王华元即被“双规”审查,王成为许落马的重要检举人。

  许宗衡当选深圳市市长是否真有师东兵助力,尚难凿实。而师东兵解释,自己曾向中央领导多次去函、极力推荐。没有人愿意出面证明其中真伪,倒是经此一役,师东兵在深圳官场声名鹊起。

  因为师东兵的有恃无恐,以及拿钱不办事的现实,他与许宗衡这段脆弱的“友谊”维系不到一年。2006年4月25日,经许宗衡批示,师东兵遭深圳市公安局刑拘。李肖霖即是此时代理师东兵案。

  师东兵的女儿、广东省珠海市检察院反贪局干部师建丽写给最高检察院、广东省检察院的《关于“师东兵诈骗案”真相的情况反映》透露:深圳警方称师东兵是一个诈骗团伙的头目,诈骗金额高达1200多万元。并称,“2006年3月,我父亲师东兵与深圳市某领导产生矛盾,双方发生争吵,我父亲在气头上骂了该领导并声称要举报他的违法乱纪行为。”

  知情人士透露,两人反目时,师手上有他跟许宗衡此前交易的录音。一旦公布,对许的打击致命。李肖霖介绍,根据接触到的案情内容,律师基本上可以相信这一事实:在师东兵被抓捕之前,真实地发生了和许宗衡的某种“决裂”。接近许宗衡的人士讲述,许当上深圳市市长后,师开始打着许的牌子四处“卖官”、卖批文,这成为两人彻底决裂的诱因。

  2009年6月5日,54岁的许宗衡从深圳梅林一村的家中被带走,其政治生涯亦由此结束。彼时,其态之骄、其言之嚣,尽情显露。

  许宗衡“官市”

  那些涉嫌行贿未遂的官员,不仅未受到刑责追究,且在师东兵案中以受害者自居,指证师东兵

  此次师东兵以涉嫌诈骗罪被诉,其中三宗指控与许宗衡有关,卷入官员李德全和商人李映元、林木成三人。

  李德全时任深圳市国土局土地开发中心党委书记。据其证言,为升任深圳市国土局副局长,曾交付近100万元给许宗衡的代理人之一陈萍。

  由于亲眼见到过师东兵和许宗衡、陈萍等人一起活动,李德全对师的能量深信不疑。此后,又陆续为自己的商人朋友李映元、林木成等人搭线,通过师找许宗衡“批条子”。

  ——2006年2月10日,深圳中海地产有限公司通过李德全,委托师东兵将一份《关于横岗项目用地由工业用地变更为商住用地性质的申请》递交给许宗衡。涉及横岗镇六约村106073.88平方米土地;

  ——李映元任董事长的采辰房地产(深圳)有限公司、深圳市南油商业服务有限公司申请改制后,申请保留30万平方米原有地块的使用权;

  ——为林木成所在的深圳华强丰泰投资有限公司递交《关于横岭污水处理厂项目申请水量保底的报告》,希望龙岗区政府对投资方承诺,保证截污干管与管网工程能跟污水厂同时完工投入使用,以免污水厂闲置。

  上述三事中,师东兵在后两宗请托报告上均有“批示”,望许宗衡办理,口气颇似上级对下指示。

  对于李德全以被害人身份作证,师东兵在庭审时大骂其“一派胡言”,称自己不但向许宗衡等人再三推荐过李,与许宗衡反目也因李德全而起。

  师称,早在2005年9月,其向许宗衡提出中海公司改变土地用处的报告时,许称一定要按照规则办事,少了2000万元不干。师说自己向中海“开不了口”。此事久拖未决,导致两人决裂。

  据师东兵实名举报,许宗衡主政深圳期间的卖官明码标价:区级正职不低于1000万元;大集团正职不低于800万元;一般的局长在500万元到600万元之间。“许宗衡提拔干部的标准只有两条:一是看给他多少钱,二是看提拔对象的背景和能量。”彼时师东兵说。

  再三强调“帮人办事不收一分钱”的师东兵,却巧立名目大肆收受钱财。为了办成所托之事,从李映元处获得20.9万元“车马费”;商人林木成因污水厂事宜向师请托,师曾向其借120万元“买房款”,迄今未还;李德全先后数次给师奉上73万元。

  在庭审中,有关党政部门对师东兵所涉“卖官”结果进行了证明。以深圳李德全为例,深圳市市委组织部公函作证,从未收到有关李的推荐信,更没有任何领导做过批示。被师东兵索要数百万元买官的刘建民,在庭审中称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你是什么职务,凭什么能为国家领导人推荐人?”一审时,审判长质问师东兵。法庭上的师东兵,并无避讳甚至点数了多名国家领导人的名字,暗示与他们的亲密关系。同时,他对被骗对象极尽挖苦讽刺,数次咆哮法庭。休庭时,审判长忍不住问旁听席上的记者:“他真的是作家吗?”

  事情的吊诡之处在于,位于寻租链条中端、宣称连接上下级晋升通道和把守官商交易后门的师东兵,因游离于体制之外,缺乏权力庇护,孤身坐上被告席;那些涉嫌行贿未遂的官员,不仅未受到刑事追究,且在师东兵案中以受害者自居,出面指证师东兵。

  2009年,周武选顺利退休,闲居北京;师东兵涉嫌的另一桩买官案主角刘建民,在师被抓后不久,于2009年10月28日遭董事会解聘,未被起诉。二人皆是师东兵案的重要证人。深圳市国土局有关人士回复,李德全目前下落不明。

  “在法理上,因认识错误、被人欺诈而造成行贿未遂,情节严重的,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赵秉志说。据其介绍,如果行贿情节轻微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司法实践中,检方往往通过类似于“辩诉交易”的谈判,和行贿人达成共识,行贿人以指控受贿官员为筹码,换取检方的不予起诉。

  与之类似,许宗衡因收受巨额贿赂被调查,师东兵举报其谋求上升通道而行贿,亦不可能在刑责范围之内。与师东兵交集的这些细节,仍有必要在许宗衡案的庭审中做出交代。

  政改契机

  推行足以铲除腐败土壤、公民有效监督的“阳光法案”,建立制约行政强权、依法独立审判的司法体系,应为政改“排头兵”的深圳当政者鉴

  9月7日,特区30周年大庆在深圳市民中心举行,腾空而起的烟花点亮了大鹏湾,此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视察特区时表示,“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高层释放的“政治体制改革”声音被视为照亮特区未来之路,而作为标本的许宗衡亦被论者提及。并非巧合,许宗衡被“双开”的官方通报于同期发布,虽此时深圳官场平稳过渡,但其间意味发人深思。

  据官方通报,许宗衡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违反廉洁自律有关规定,收受巨额礼金礼品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生活腐化。

  其中第一项指向深圳大运会场馆等与土地有关项目的权钱交易。许宗衡治下的深圳于2007年1月取得2011年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主办权,随之启幕的大运会主场馆区项目,占地约87.4公顷,总投资35亿元。有关该项目招投标事宜早已被公众质疑。

  许的违纪违法行为亦牵连昔日部下及亲属。因其被查的包括原深圳市龙岗区区委书记余伟良、区政协主席陈胜兴,其湖南同乡、福田区区委书记李平等。许宗衡夫人苗莲香是深圳免税集团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在丈夫被“双规”之后亦被有关部门带走。许另有数名湖南亲属被带走。

  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曾为深圳市市长、后为文化部党组书记的于幼军,2008年9月5日被处以留党察看两年处分,同年10月12日被撤销中央委员会委员职务。于幼军意外出事之由,系其亲属在深圳经商一事。

  尽管许宗衡、师东兵等人已然身陷囹圄,但可以预见的是,贪腐土壤不除,更多的许宗衡、师东兵们依然“潜伏”。

  一方面,显然涉嫌行贿的周武选等人,如今得以安享晚年——司法实践中这种不追究行贿人的倾向,必然鼓励更多的公职人员去“跑官”,从而制造更多的许宗衡。因此,如何通过行政问责和司法程序追究行贿官员的责任,应为学界、政界和司法界考虑的改革方向,其远景期许是司法的真正独立。

  另一方面,有效的制度约束,尤其是“阳光法案”的建立,依然其路漫漫。“强化对贪腐犯罪的刑事制裁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建立‘阳光法案’,从源头上预防、遏制腐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认为。

  所谓“阳光法案”,即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是指公职人员申报、并向社会公开其个人、家庭及其亲属的财产,以供相关机构登记和公民监督。

  在更大的视野中,“阳光法案”仅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个配套制度,而政治体制改革则包括行政体制改革、司法体制改革等,多年来一直在缓慢推进。一个例子是,许宗衡当政期间,亦曾有推动政改的雄心。

  在许任内,深圳公布了《深圳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出“行政三分制”,将政府职能部门分为决策部门、执行部门、监督部门三大板块,在行政权力内部分权,使其相互制约,相互协调。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前奏,深圳的这场行政体制改革尽管无疾而终,却仍是许宗衡留给深圳的重要政治遗产。

  如今尽管政治体制改革的春雷阵阵,这一切却均与“下落不明”的许宗衡无关。不日,他或将在南宁市中级法院迎来一审。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许宗衡当初力推“行政三分制”的本意,即在监督公权力,提高行政效率,但位居市长的他却因不受制约的权力最终“落马”。在姜明安看来,推行足以铲除腐败土壤、公民有效监督的“阳光法案”,建立制约行政强权、依法独立审判的司法体系,应为政改“排头兵”的深圳当政者鉴。

【作者:《财经》记者 饶智 徐凯 实习记者 胡剑龙 】 (责任编辑:闫祺)
更多关于 许宗衡案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