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就业和增长挑战

本文见《财经》杂志2010年第24期 出版日期2010年11月22日 共有0条点评
可贸易部门萎靡不振,而非贸易部门潜力已尽,美国经济缺少强劲的增长引擎。这就要求尽快将竞争力置于美国长期经济政策的核心

迈克尔·斯宾塞/文

[查看英文版]

  对许多美国人来说,2008年的危机仿佛是一场飞来横祸,它使经济增长萎靡、失业率高企、选民情绪严重焦虑。绝大多数人都未能发现其潜滋暗长的风险。事实上,此次危机有着深层次的根源。

  虽然危机发生的具体时刻是不能预测的,但其风险的增加、扭曲、结构性问题和失衡等现象已提供足够信号。在危机爆发前,美国在不可持续的增长道路上至少已经走了十年,甚至更长时间。

  恢复平衡和消除扭曲需要时间、投资和结构性变革,并且需要将这些置于美国经济政策的核心地位。事实上,拖累实体经济的是家庭净财富的巨额缩水。

  我们需要认清一点:相对危机之前水平的储蓄增加、消费减少即使在家庭削减负债、恢复退休储蓄之后仍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可能将造成约1万亿美元的需求减少。为了解决这一问题,美国需要争夺全球需求的大蛋糕。

  这是否意味着美国将进入一种“新常态”,而不是恢复到危机前的状态?确实如此。外国融资支撑着美国巨大的贸易赤字,美国经济作为一个整体,所花的远高于所赚的,巨大的隐患由此而生。

  因此,后危机时代的主要挑战不是回到不可持续的老路上,也不是从深度衰退中重新崛起,而是实现结构转变,从旧的非常态转变为可持续的新常态。

  这并非说后危机时代家庭收支改善无关紧要。美联储已被迫采取艰难的平衡措施:在没有通胀迹象的情况下,其低利率政策并未因信贷状况有所好转而改变。与多数观点相反,这并非一种增长策略,而是为了防止因家庭收支进一步恶化引发另一次大衰退而采取的手段。

  确实,低利率加上第二轮量化宽松正在造成大规模的全球扭曲:资金不断流向快速增长的新兴市场,给那里带去了通胀压力和资产泡沫。但在美国房地产市场依旧疲软的情况下提高利率,将造成房市崩溃,使经济再次进入衰退。尽管新兴经济体对不断涌入的资本流怨声载道,但其未必愿意看到美国重现严重衰退。

  消费不足和失业率居高不下可能将长期困扰美国,但公众获得的信息并非如此。到目前为止,金融市场已显示出较快的复苏迹象。在自由落体式的下跌和存货出尽之后,产出会出现一次迅速反弹,这被错误地解读为V型复苏。

  尽管V型复苏已深入人心,但其作用正迅速衰减。IMF最新研究表明,在包括美国在内的最发达国家,预算赤字增长很大程度上是自动发生的,税收收入减少和失业救济支出增加在其中起到的作用要远大于财政刺激支出。

  何时应收紧财政政策?事实上很难决定。一方面,我们担忧衰退和通缩卷土重来;另一方面,我们又面临着过度负债的风险、货币不稳定,以及在结构性失业无法消除的情况下对刺激政策后续效果的质疑。

  事实上,包括美国在内的发达经济体是在作茧自缚。但此茧与束缚希腊的茧不同。在希腊,要恢复财政平衡和经济增长非得重组公债不可,整个过程将是艰难而痛苦的。现阶段最佳策略是出台可信赖的长期计划,以将赤字削减至可持续水平并限制公债的进一步累积。

  奥巴马将面对一个不太友善的国会,其经济团队也将重组。当务之急是以重振增长和就业为主要目标,在中期和长期复苏战略上促成共识。奥巴马所能动用的财政资源有限,应将其用于增强贸易部门的竞争力,但这意味着要放弃部分政府服务项目。

  过去20年,美国经济内所有就业净增长全部来自非贸易部门。在这些部门中,美国人不必面临外国竞争。主导就业增长的是政府、医疗机构及危机前的建筑业。

  可贸易部门萎靡不振,而非贸易部门潜力已尽,美国经济缺少强劲的增长引擎,无法在未来维持就业增长。这就要求尽快将竞争力置于美国长期经济政策的核心,越早越好。■

  作者为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迈克尔·斯宾塞/文 】 (责任编辑:李旸)
更多关于 美国就业 的新闻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