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时事报道 > 正文
个股查询:
 

善后上海大火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0年12月07日 00:28 我要评论(0
字号:
民事赔偿方案未解,刑事调查细节不详,行政问责指向何方?

  “11·15”大火之后半月,哀思弥漫上海。

  一场“花祭”在胶州路火灾现场展开,不计其数的白菊汇成花海,其中两朵分别来自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和上海市市长韩正。这是2010年11月21日“头七”之时,上海市级领导首次公开面对市民。次日,韩正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表示,上海市委、市政府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四天后,13人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捕,其中包括上海市静安区建设总公司(下称静安建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董放,上海佳艺建筑装饰工程公司(下称佳艺装饰)法定代表人、总经理黄佩信等。此前,静安建总、静安区建筑工程监理有限公司(下称静安监理)和上海迪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迪姆物业)等相关负责人已被刑拘。

  但事故原因仍无定论,死难者家属要求的行政问责暂无结果。由国家安监总局局长骆琳领衔的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仍在工作,副组长包括分管城建、消防的上海市副市长沈骏。

  上海有关部门对此次大火善后已算“特事特办”,如果不是公众如此关注,不是发生在这一国际大都市,其处理方式尚难预料。12月1日,在一次上海副处级以上干部参加的内部视频会议上,俞正声表示,他与韩正已就此事向中央书面检讨,并要求上海市相关干部“勇于承担责任”。

  善后“持久战”

  截至12月2日,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仍为58人。经DNA比对确认,死者中包括日本公民橘幸弘,当天他与妻子王芳给王父祝寿,遇难时夫妇相拥而去。

  目前,每个遇难者家庭都有一个政府工作组“认领”,后者成为家属与政府之间的善后纽带,且分头开展工作。起初,家属对这种方式并不满意——对于家属所提要求,工作组的答复常常模棱两可,甚至不能回应。为此,来自17个家庭的28位遇难者家属成立了委员会,以求共同发声。亦有非遇难者家属的灾民寻求加入其中。

  “这样一场罕见的大火,如果只是将责任归咎于无证焊工,大家都不会认。”一名遇难者家属表示,他们需要更加全面的真相。比如消防救援是否得力,施工现场的管理是否尽责,“找出哪里出了问题,该道歉要道歉,该赔偿要赔偿,该下台要下台。”

  11月30日,死者家属代表与静安区区委书记龚德庆等官员首次面谈。官方回应,对于事故的责任,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法律界定。与此同时,事故责任单位相关人员已被采取了强制手段,因此暂时无法实现道歉、赔偿、下台的要求。“他们承诺通过相关调查,会及时给我们一个回复。”一名家属代表说。

  在此次面谈中,有较高级别的官员向灾民代表公开了手机号,此举或将有助二者之间的沟通。

  也就在当天,灾民开始获准返家查看。起初,他们返家的要求因事故取证、现场清理、安全隐患等原因被拒。也有灾民反映,据工作组成员称,若要返家查看,必须先签署尸体火化同意书并进行财产登记。

  另一些实务的处理也很快得到改善。原本要确认机主死亡方能办理电话转移,现在撤销了这一障碍。电话移机、银行卡补办等,均可在一小时内解决。

  灾民的另一些要求未获答复。28位遇难者家属曾在公开信中提出:希望知道更多亲人确切死亡原因和遗骸发现时的具体位置,以及当时周边其他人员的遗体、遗物等情况。并称“工作组应对火灾中烧毁或残留的,如家庭财产、装修、遗物、特殊物品、文物、特殊纪念物等,提出书面的上报、认定建议”。

  矛盾最大的还是赔偿问题。部分遇难者家属称,政府部门未核算企业赔付能力就给出承诺,“这种态度我们是认可的,但不会接受。”他们拒绝接受死亡每人96万元赔偿方案的理由在于:此次大火“史无前例,所以赔偿金额根本无类似、相近的参照标准。”

  在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斯伟江律师看来,赔偿主体不仅包括静安建总、佳艺装饰等事故责任单位,也可能包括静安区建交委等政府部门。此外,赔偿项目除了死亡赔偿金、医疗费、残疾赔偿金、假肢等费用外,还应当包括精神损害赔偿。

【作者:《财经》记者 凌馨 张鹭 徐凯 鄢建彪 】 (责任编辑:李旸)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