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工中毒 苹果何责?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3月13日 22:43 我要评论(0
字号:
苹果和富士康、联建公司等代工厂之间的合同为加工承揽合同,在法律上,双方为独立法人,苹果并没有直接责任

  兔年春节前夕,“苹果代工中毒事件”来得迅速而蹊跷。

  事发于2011年1月20日。自然之友、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和达尔文自然求知社三家中国民间环保组织发布《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四期)——苹果的另一面》称,“在时尚靓丽的外表后面,苹果的产品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污染、侵犯和毒害”“当苹果不断刷新销售纪录的同时,生产苹果产品的员工却遭受有毒化学品的侵害,劳工权益和尊严受到损害。”

  此后,伴随着“绿苹果还是黑苹果”“诱惑下的毒苹果”等质疑声,一桩发生在两年前的苏州联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联建公司)的车间工人中毒事件,重新进入公众的视野。

  2月15日,苹果公司在其官网发布《2010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首次明确表示其在华供应商联建公司有137名工人“因暴露于正己烷环境,健康遭受不利影响”。

  然而,这个信息的披露不仅未使尘埃落定,反而拧开了舆论阀门,将公众的疑问从代工厂聚焦于苹果公司:代工厂出现问题,苹果公司是否有责任?

  赔偿未结 争端不止

  去年2月,《财经》记者曾对这起中毒事件进行报道,2008年10月至2009年7月,联建公司在作业场所使用“正己烷”替代酒精等清洗剂进行擦拭显示屏作业,部分员工出现头晕、手脚麻木等正己烷中毒症状(详见《财经》杂志 2010年第3期报道“苏州正己烷中毒调查”)。

  当时,联建公司共发现有137名疑似正己烷中毒的员工,后经苏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确诊为正己烷中毒的共101人。现有91名员工完成工伤等级认定。

  事情似乎有了结论,但由于慢性中毒发生后的赔偿问题一直没有终结,导致这一事件争端不止。

  目前给予工人的赔付方案分为两部分。一次性伤残补助1万元到3万元不等,来自社保基金;一次性工伤补助和一次性失业补助,按照伤残等级不同,从7万元到14万元不等,这笔钱来自工厂。

  然而,联建公司与员工之间有关赔偿的沟通并不顺畅。50多名员工接受了条款,另有37名员工没有和厂方签订相关的合同。员工们表示,他们最大的担心是:一旦接受了一次性赔偿,万一病情复发,生活将失去保障。工人郭瑞强说,他中毒后住院八个多月,一个月医疗费就花费2万多元,总共花费了20万元左右(这笔钱由公司承担)。一旦日后病情复发,对他们这些来自农村的员工来说,高昂的医药费根本无法承担。

  另外,在苏州医院出院时复查的员工身体都健康,但有14名员工在异地复查,却有病情复发的情况,其中八名情况严重,已经开具住院证明,这些工人希望联建公司继续承担治疗费用。

  对此,联建公司表示,即使员工办理了离职,只要是病情复发,公司还会负责。但中毒员工仍然担忧,如果联建公司的母公司台湾胜华科技公司(下称胜华科技)几年后在苏州撤资,联建公司不存在了,病情复发去哪儿找人?联建公司副总经理张立回答这个问题说,员工的担心是多余的,这么大的企业在这里,怎么可能随便撤资。

  尽管如此,2011年1月,联建公司中毒的工人贾景川、胡志勇、郭瑞强、桑小龙和崔广双联名给苹果公司CEO写信,痛斥苹果代工厂对其健康造成的伤害,希望苹果严格监管代工厂,为中毒工人争取应有的赔偿。

  这件旧闻风波再起,与双方在伤残赔偿方面不能达成一致相关。目前看来,争端还会持续下去。

  并非只有联建

  联建员工中毒事件发生后,其所在的苏州工业园区有关部门立即介入。园区管委会的新闻中心主任刘杰说,在国家相关标准中,正己烷其实是低毒溶剂,在上世纪90年代曾被广泛使用。使用正己烷需具备如下条件:向安监部门报备、告知员工、采取通风和防护措施。“这些联建当时都没有做。”

  正己烷中毒事件发生后,联建公司驻厂最高主管杨瑞祥因“没有告知员工,没有完善工厂工作环境,违法使用正己烷”等原因被免职。

  2009年7月28日,联建全面停用正己烷,用酒精替代,8月6日全部库存正己烷退回供应商。同时,公司为员工配备了防护有机溶剂危害的个人用品,在操作车间增加新风量,操作台安装了局部排气管道。整个车间改造花费200万元人民币。

  联建公司管理部课长戴志豪介绍,在台湾,对于酒精和正己烷的使用都有明确规定,“大陆对于酒精的浓度没有上限,我们按照台湾的规定也对酒精浓度设置了上限。”

  联建公司还设立了新的安全卫生部,并且在中毒事件之后首次成立了工会。

  除了联建公司,苹果在《2010年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中还提道:“苹果公司了解到,一家标志供应商及其转包工厂使用正己烷,当我们展开调查时,发现转包工厂已经被当地政府关闭。我们审核了标志供应商,证实正己烷已不再使用。”

  这两家没有提及名字的企业,标志供应商是位于江苏同里镇的宇翰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宇翰光电),转包工厂为吴江市的运恒五金机电经营部(下称运恒五金)。

  吴江市安监局副局长杨财林介绍,运恒五金是一个销售五金的小作坊,负责人钟健祥是宇翰光电一名副总经理的司机,靠这层私人关系承接了为苹果公司清洗Logo的业务,这根本不在其经营范围之内。

  钟健祥在吴江的一栋别墅区租了一间底层房屋,60多平方米,找了30几个女工,使用正己烷擦洗苹果Logo。因为是私自生产,通风不畅,正己烷散发不出去,加上没有劳动保护措施,也出现了中毒事件。

  吴江市卫生局职业病防治办公室主任胡雪明称,他们于2010年1月26日接到运恒五金的四名中毒员工的举报,当天查封了这个地下作坊,同时去宇瀚光电调查。“运恒五金是2009年4月开始筹建的,正式生产是当年8月开始,到了2010年1月,被检举有人正己烷中毒,实际生产了半年左右。”

  地方政府对钟健祥进行20万元处罚,以及要求宇瀚光电整改,之后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但是中毒女工发现,在负担了女工的住院费用之后,钟健祥就“消失”了,甚至注销了运恒五金的经营部。中毒女工谷玉屡次找钟健祥要求赔偿,都无法找到当事人。

  苹果该担何责

  这几起中毒事件,迄今为止并没有证据证明与苹果公司直接相关。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尖锐地指出,苹果公司是利用全球生产和采购所形成的漏洞,钻了法律的空子,最终回避了它所有的环境和社会责任,“难道生产外包,责任也全盘外包?”他说。

  苹果公司对产品的良率要求很高。据《财经》记者了解,正己烷的去污渍能力很强。早先有数据统计说,2008年10月以前,联建公司的清洗溶剂使用的是酒精以及正己烷+异丙醇,触摸屏易出现类似“白线”的污渍,良率仅为60%左右。2008年10月开始,厂方决定改用正己烷作为擦拭剂,良率提高到了94%-98%。

  但是,追求高水平的良率是否就意味着防护措施的缺失,其中苹果公司是否就具有责任?

  包括中国人民大学民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在内的多名法学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苹果和富士康、联建公司等代工厂之间的合同为加工承揽合同,在法律上,双方为独立法人,苹果并没有直接责任。至于是否可将苹果定性为共同侵权人,就要查看具体合同条款以及对双方合作关系的厘清。也就是要看苹果公司是否对代工厂的防护措施以及擦拭溶剂有不当要求,导致中毒事件的发生,否则,这些行为只是代工厂自己的作业规范。

  就苹果与代工厂之间的具体合作条款等细节问题,《财经》记者多次以电话、邮件方式向苹果公司求证,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新上任的联建副总经理张立说,苹果公司对于生产流程显然是知道的,环节经过大家的确认,不然不会合作。但是张没有提供进一步的信息:他所说的苹果公司提供的原材料,是否包括正己烷在内;对于流程的知情,是否包括使用正己烷在内。

  联建公司是台湾胜华科技的全资子公司。胜华科技发言人兼财务处长黄忠杰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披露,苏州子公司主管杨瑞祥出于效率的考虑(正己烷挥发快,能使操作速度更快),使用正己烷,台湾方面并不知情,“换用新材料而未经严格的审核程序,是我们管理的疏忽。”

  按照他的说法,作为母公司的胜华科技对正己烷的使用尚不知情,那么追责苹果公司的说法就难合情理了。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席主任薛兆丰对《财经》记者表示,从既有报道所披露的事实而言,联建公司员工中毒的善后措施相对国内其他工厂,反倒还称得上是一个比较好的榜样(比如与运恒五金女工中毒后所受待遇相比)。现在众民间环保组织以及媒体舆论,在问题已经逐渐化解后仍然剑指苹果公司,缺乏可依据的法律事实和条款,以及理性的审慎。

  本刊记者臧博、徐凯、鄢建彪对此文亦有贡献

【作者:《财经》记者 杨猛 实习生 李湘宁 】 (责任编辑:闫祺)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