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的规范监管

本文见《金融实务》2011年第5期 出版日期2011年05月09日 共有0条点评
信用评级机构对金融衍生品的评级明显高于传统的公司债,在美国次贷危机即将显现之时也未能及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

谢杰 洪瑜

  市场不断质疑评级机构信用的主要原因,在于他们在相关产品评级上存在严重的利益冲突。

  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凸显

  美国国会参议院公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标准普尔和穆迪在对基于次级抵押贷款的金融衍生品抵押债务权证(CDO)评级时,受到付费一方投资者的不当影响。欧盟委员会也表示,将对穆迪、标准普尔等国际信用评级机构遵循自愿行为准则的情况进行审议,因为信用评级机构在对次级房贷危机发出预警方面行动过于迟缓。

  其实,早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初,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问题就曾引发广泛争议。市场普遍认为,信用评级机构对金融危机负有部分责任,其对金融衍生品的评级明显高于传统的公司债,在美国次贷危机即将显现之时,也未能及时提醒投资者注意风险。制约信用评级机构评级质量与跟踪评级及时性的因素就在于,信用评级实践中存在证券发行者支付信用评级费用、信用评级机构受大客户影响等利益冲突问题。

  国际金融市场上的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问题在中国也同样存在。中国金融市场本身尚处于不断发展和完善的过程之中,当前的信用评级在短时间内难以充分发挥其专业区分金融产品信用质量差异的功能,导致信用评级机构的公信力不强。部分信用评级机构在信用评级过程中,不能坚持独立、公正、客观、科学的评级原则,没有完全按照市场规律、市场规则开展评级业务,评级过程中牵扯复杂的人为因素、感情因素、利益因素,甚至存在腐败行为,信用评级机构的可信度受到严重削弱。

  在国际市场信用评级机构处于信用危机的背景下,通过加强内部与外部监管控制利益冲突所带来的行业风险,不仅是中国信用评级机构提升业务能力的必要路径,而且能够促使信用评级机构增强竞争力,在全球金融市场评级业务中谋求独立的发展空间。

  四项措施强化信用评级监管

  笔者建议,中国应从以下几方面强化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的监管力度。

  1.完善信用评级机构的服务费激励机制,由当前的证券发行者直接选取评级机构并支付年度服务费,转变区分层次、优化标准的服务费激励机制

  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的主要诱因,在于证券发行者付费的业务模式。信用评级机构的绝大部分收入来自证券发行者支付的评级费用。这势必导致信用评级机构为大型证券发行机构提供更高评级。同时,信用评级机构收取服务费的标准主要基于评级标的证券的数额,而不在于评级质量,这就增加了评级机构独立性严重缺失的风险。

  因此,笔者建议采取分层次的评级机构选定标准。对于传统债券等普通金融产品,仍然由证券发行者选定评级机构;对于金融衍生品等高风险证券,由证券监管部门选定评级机构。同时,有必要优化收费标准,改变按照标的证券的金额收取评级费用,而是根据评级是否能够真实反映相关证券的信用风险进行收费,使评级质量与评级费用紧密联系,化解利益冲突。

  2.强化信用评级机构评级的透明度管理,同时要求证券发行者向评级机构全面披露相关信息,从源头加强信用评级的市场公开操作

  当前的信用评级实践操作中,相关证券产品的评级方法和数据对证券监管部门、市场投资者等均缺乏透明度,导致市场监督和行政监管机制接近失灵。因此,必须保障证券监管部门、机构投资者、普通公众投资者深入了解评级的数据来源和核心的评级方法,强化市场和监管部门对评级机构的约束作用,防止评级机构陷入道德风险。

  在强化信用评级业务实体与程序透明度的基础上,有必要进一步要求信用评级机构披露其与评级证券发行者之间的经济利益关系。具体操作上,建议监管部门要求信用评级机构,在其网站上备置专栏披露其与评级证券的发行者之间财务上的关系,即证券发行者支付其评级费用占其业务收入的比例。只有通过如此强度的利益冲突信息披露方式,市场上的投资者才能够全面评估利益冲突对评级质量可能产生的影响。

  3.提高信用评级机构内控标准,防止评级机构的评级业务受到评级增值服务的利益影响

  虽然中国信用评级业务产品仍旧比较单一,评级机构囿于数据库、人员配置等方面的限制,在增值服务上发展速度一般,但不能排除未来评级增值服务的高度发展。但是,评级机构向证券发行者等大客户同时提供咨询、风险管理等增值服务,导致其评级业务可能会受到利益影响。例如,证券发行者在构建相关证券产品的过程中购买评级机构咨询服务,以此寻求获得较高评级的方式。评级机构一方面收取咨询手续费;另一方面又对此类证券产品进行评级,收取评级服务费,显然存在利益冲突,最终容易导致评级独立性、客观性、真实性严重缺失。

  有观点认为,有必要全面取消信用评级机构的增值服务,将信用评级咨询等业务独立,成立专门的信用评级咨询机构,防止利益冲突。笔者认为,取消信用评级机构咨询服务,实际上无法彻底消除利益冲突问题,信用评级机构仍然可以通过控股方式控制评级咨询机构。因此,解决利益冲突的关键,在于强化评级机构内控,提高利益冲突道德风险控制标准,严格禁止评级服务与增值服务交叉,切断证券发行者利用评级机构的评级模型调整证券发行的可能性。

  4.强化信用评级监管体系建设,培育独立自主的信用评级机构,防止国际信用评级垄断机构通过具有利益倾向的信用评级“话语权”操控金融市场

  国际信用评级垄断机构在一系列金融危机中的行为暗藏了明显的利益倾向,其通过信用评级垄断权在危机来临之前,通过维持较高评级制造虚假安全,在危机蔓延之时,通过降低评级推进危机进一步恶化。

  由于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所在国监管不利放任利益冲突,容易使全球市场的投资者非理性追捧证券产品或者难以逃脱做空风险。因此,中国监管部门有必要完善信用评级相关法律法规,坚持控制外资评级机构持股中资信用评级机构比例,坚持信用评级市场对等开放原则,维护中国评级机构的市场准入权。同时,中国信用评级机构应当进一步强化行业自律,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对信息进行采集、分析、评价和披露,全面掌握现代化的评级技术和手段。■

  作者单位分别为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检察院、上海中企泰律师事务所

  

【作者:谢杰 洪瑜 】 (责任编辑:于辉)
 我也说两句:
[所发表点评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财经网》观点]
用户名:  密码: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