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闻社的悲剧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6月26日 23:33 我要评论(0
字号:
对一心护卫自己的改革者竟以“悖逆要犯”待之,政权内最高统治者一直对十年前内部“权争”之事耿耿于怀,不仅不设法抚平创伤,不安抚当年因主张体制维新而受迫害的政治家,不让其为己所用,而且毫不宽容当年的政敌,仍把他们当做体制的敌人,终致清政府失去领导改革的能力与机会

  梁启超是立宪运动的精神领袖,虽是朝廷通缉的要犯,却又名动天下,在当时之中国,以通晓中外政理著称。某些朝廷大员还与他暗通款曲,向他咨询时务。1906年载泽、端方为预备立宪而做的出国考察报告,实际就采用了不少梁氏的相关文章;1907年法部尚书戴鸿慈还专门就有关法部与大理院权限问题写信向梁请教。

  这些大员或许也有另一层考虑,梁启超毕竟不是要推翻朝廷,相反还与革命党论战维护大清王朝;况且,光绪皇帝仍在,一旦慈禧过世,光绪重掌大权,梁还会得到重用。不论出于何种考虑,他们向梁启超请教还是给梁带来了间接影响朝政的机会,也使他产生了重被朝廷“接纳”的一线希望。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雷颐/文 】 (责任编辑:李旸)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