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观点评述 > 正文
 

台湾转型:“不向历史交白卷”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7月03日 11:37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社会分配问题并不尖锐、多数人基本上能够参与分享经济成果的前提下,台湾地区启动政治体制改革。不过,民主化也带来新的冲击,令台湾面临各种经济治理难题

  为了迎接辛亥革命100周年,海峡两岸都在积极筹备纪念活动。两岸虽然发展道路不同,但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创造和积累了宝贵经验,共同丰富着中华文化的内涵。

  30年来,大陆经济高速发展,综合实力不断增强,不但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评价,也为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厚植基础。

  25年前,台湾地区成立“政治革新小组”,正式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如今,在许多政治研究者看来,这是华人社会民主转型的一个成功案例。

  台湾地区的政体转型经验受到了高度关注。“至少在东亚地区,台湾转型的成本是最低的。”台湾政治大学朱云汉教授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朱云汉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学家,长期研究东亚政治经济和民主化,目前担任“亚洲民主动态调查”国际学术合作项目的负责人。不久前,他受大陆有关方面委托,主持完成了《台湾转型经验》课题。

  朱云汉教授认为,“台湾政体转型里蕴含着一种普遍意义的经验。”进一步的总结与思考,对于台湾未来极为重要,其转型启示也具有更长远的历史价值。

  国民党主动转型的内外因素

  《财经》:台湾经济在上世纪60年代开始起飞,70年代后期跻身“亚洲四小龙”行列,此后一直高速增长,为什么在80年代中期主动政治转型?

  朱云汉:台湾转型有两方面因素。从外部说,1971年尼克松访华颠覆了国际格局,冷战格局发生变化。此前,美国为了确保有效地遏制共产主义的扩张,鼓励东亚采取高压政策。

  从卡特总统开始,美国实行“人权外交”,引导东亚政治更开放。所以,台湾压力很大。

  另外,1978年大陆实行改革开放,对台政策改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在此之前,台湾与大陆一直处于敌对状态,国民党有理由不实施《宪法》所允诺的公民结社自由,国会也不能改选,以维持“正统”的象征。两岸关系缓和,使国民党长期维护的那一套制度安排丧失了说服力。

  首先,从内部说,经过战后30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台湾内部的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

  私营部门经济成为经济主导,政府不再掌控一切。尽管上世纪50年代台湾没有像大陆那样搞计划经济,但是台湾的公营经济也是经济主干,一直到60年代、70年代初期都是如此,垄断性的、资本密集的、高技术的、有规模经济的企业,差不多都在政府手里。80年代私营经济成为经济骨干,对于政府的依赖程度越来越低。

  其次,随着台湾高度城镇化,白领阶层、专业人士大量涌现,中产阶级成为社会骨干。中产阶级成立了各种联谊性或行业性的社团组织,这些社团开始逐渐地对公共议题感兴趣。公共议题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有政治性,但最后需要政治来解决。于是,这些社团也逐渐有了一定的政治性。

  《财经》:国民党有一套管理、监控社会的组织机制,为什么没有发挥作用?

  朱云汉:原来确实有,但是社会结构越来越复杂,原有的组织机制已经不能够适应社会的多元变化,国民党当局也不可能完全掌控,只能抓一些对政府依赖性比较大的社团。

  台湾有一个概念叫“社会力”,即在国家或政党的控制之下,社会自己崛起了,变成了多元的格局。

  然后,社会里又生长出了政治反对力量。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新生代党外力量”开始出现,外部环境也给新生代党外力量某种程度的激励。和早前的反对力量不同,新生代党外力量可以直接在社会里找到自己的基础,因为台湾的政治土壤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财经》:国民党是否意识到了政治反对力量的出现?如果意识到了,为什么没有采取遏制政策?

  朱云汉:面对党外力量的兴起,面对开放政治体系的诉求,最初国民党还是压制的,但是压制的成本越来越高。是用更大的力量去压制,还是做一些温和的回应?

  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国民党一直在镇压和沟通之间游移不定。

  牵制国民党的因素有两个:首先是美国因素,其次是国民党自己在政治上有一种深层的不安全感。

  《财经》:所谓“深层的不安全感”,是不是国民党感受到了某种危机?

  朱云汉:是的。国民党感觉到一种合法性危机,就是“政权到底代表谁”遭到质疑。国民党核心结构都是从大陆来的,反对运动指责国民党是“外来政权”,而且是“蒋家天下”的垄断性统治体。在台湾,国民党既不民主,在族群上又是少数。

  它不敢民主,因为如果实行了民主,执政的位置也就保不住了。国民党也意识到族群社会代表性不足的弱点,如果全面镇压,就会被刻画成“外省人迫害本省人”。所以,国民党在镇压的问题上特别慎重。

  事实上,自从国民党在台湾的统治地位巩固之后,对于本省籍的异议分子基本上没有处死过,以免激化省籍矛盾。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期,多重新因素逼近,国民党到了不得不作决断的转折点。

【作者:《财经》记者 马国川 】 (责任编辑:李旸)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