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经济全局 > 正文
 

美国举债上限纠结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7月17日 22:00 我要评论(0
字号:
美国债短期违约风险不大,但整体风险在上升

  进入下半年,美国政府正面临不断上升的联邦债务违约风险。

  随着8月2日美国会表决是否修改立法提高债务上限的关键时点日益临近,许多持有美国国债的投资人担心,其联邦债务违约的风险会否成真。

  美国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继续与参众两院领袖就提高债务上限展开谈判。

  但据在场的媒体报道称,谈判会议气氛颇不和谐,奥巴马因不满发言被打断,提前离场,谈判未能继续下去,令外界担忧谈判破裂。

  5月16日,美国达到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债务上限。自此,围绕提高政府债务上限的辩论就异常激烈。

  在美国国会,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看法很不统一。加上下一届总统大选的预热在即,共和党亦有借此大做文章,打压民主党谋求连任的企图。

  国际社会关注的是,美国债务危机凸显,正值希腊债务危机喘息未定之际。世界大型企业研究会高级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巴特·范阿克(Bart van Ark)对《财经》记者表示,全球失衡造成的私人债务问题变成了主权债务问题,而美国更令人担忧,因为目前他们还没有作出选择。

  “每个人都知道,需要缩减开支,经济需要加速增长,然而只要不能就正确的道路达成一致,就是在无谓地等待,就肯定不会起作用。”范阿克说。

  7月13日,穆迪将美国AAA公债评等和相关评等列入可能下调的检讨名单中,因为法定举债上限将无法及时上调的可能性不断上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已发出预警。

  在其6月29日发布的美国经济年度评估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美国的债务增长不可持续,美国经济最大的政策挑战在于,实施可持续和持久的财政整顿政策,同时确保仍然脆弱的复苏得以持续。

  IMF提醒,美国应迅速提高债务上限,以避免对经济和世界金融市场造成严重冲击。

  奥巴马下注

  这场为削减赤字而进行的谈判,对美国政界各方均利害攸关,对试图连任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更至关重要。

  7月12日,奥巴马表示,若在8月2日前不能上调政府债务上限,政府将被迫暂停发出社保福利支票。他表示,从社保到给残疾老兵的补助,政府发出的7000万张福利支票都将暂停。

  同一天,美国财长盖特纳也指出,美国政府债务上限必须上调,他相信美国国会将最终就此达成一致。盖特纳认为,共和党和民主党都清楚,如果不上调债务上限,美国必然面临债务违约风险,这是最坏的结果,两党均应予以避免。

  不过,在美国国会表决之前,任何预计都不可靠。因为不仅两党之间对此仍存分歧,一些少数派和独立议员,对上调美国债务上限也存有疑问,否决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据在场的美国媒体报道,在7月13日与国会议员的讨论中,奥巴马试图总结讨论要点时,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插话说:大家仍存在很大分歧。奥巴马一时情绪激动,高声回应说:不要以为我是在危言耸听,随即奥巴马提前离开。

  事后从民主党高层传出消息称,奥巴马的容忍已到上限,总统权威不容受损。

  形势紧迫之际,美国国会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提议,可以赋予总统以单方面分期提高联邦政府借债上限的权力,从而避免政府违约。

  他认为,奥巴马将可分三个阶段分别将上限提高7000亿美元、9000亿美元和9000亿美元,除非国会以三分之二的多数票作出否决;与此同时,奥巴马及国会民主党议员必须承担削减支出的责任,共和党议员将不必非要同意提高税收的措施。

  但麦康奈尔也承认,这项提议并非“第一选择”,而是“最后选择”。他不希望向市场释放政府债务违约是选择之一的信号。

  与此相对应的,是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就联邦政府预算和提高公共债务上限问题的谈判一再陷入僵局。

  野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兼经济研究主管保罗·谢阿德(Paul Sheard)对《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双方都致力于政治边缘政策,使得他们很难对此事件进行确凿而细致的预测,导致围绕这一问题存在着很多不同政见和不确定性。

  双方角力的焦点是税收问题。布鲁金斯学会债务问题专家哈斯金斯认为,共和党要保护富人利益,不希望提高税收,相反,他们要求民主党大幅削减医疗等社会福利开支。民主党希望提高税收,敦促削减国防开支和对能源公司的税收优惠等。

  有分析认为,麦康奈尔的提议表明共和党在削减政府支出和反对增加税收的问题上依然坚持原有立场。如果两党不能就这两项关键性问题达成一致,那么债务谈判将持续僵局。

  举债两难

  自美国国会1917年设立国债上限制度以来,其债务上限屡次变更。

  当初设立上限的初衷是使国会与政府能定期检视政府的开支情况,但美国财政部资料显示,自1960年以来,美国国会已对债务上限进行过78次改动,其中49次是在共和党总统任期内,29次是在民主党总统任期内。

  来自美国国会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自奥巴马总统任职以来,国会已三次提高债务上限,提高总额为2.979万亿美元。而如果从2007年算起,美国的债务上限已提高了六次,总额为5.329万亿美元。

  而这一次提高债务上限之所以引发喧嚣,是受美国经济增长乏力之累。受制于家庭部门的过度负债,美国经济的表现远远弱于潜在水平。

  今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增幅按年率计仅为1.9%,二季度经济依旧疲软,5月份和6月份的就业增长几乎停滞。美联储的一些政策制定者在进入“阶段性疲软”以来,已然开始严肃探讨是否要实行进一步宽松政策。

  7月13日,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国会就上半年货币政策情况作证时表示:“近期经济疲软持续时间将比预期更长的可能性仍然存在,通货紧缩风险可能重新出现,表明有采取新政策支持的必要。”

  他说,美联储可能继续增加收购美国政府债券,向经济注入更多流动性,也可能降低银行向美联储支付准备金的利率,以帮助降低商业贷款利率。

  在短期内避免突然的财政紧缩的要求使提高债务上限更为复杂化。

  一方面,美国国会4月27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到今年9月30日2011财年结束时,联邦政府还需发债7380亿美元才能满足履行各种法定义务的融资需求。

  而2012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希望债务上限的提高幅度足以让政府撑过大选,举债上限因此要增加到2万亿美元以上。双方在多大幅度上提高债务上限多有争执。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谭小芬对《财经》记者说,2010年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高达1.42万亿美元,公众持有的美国联邦债务占到全国GDP的62%。如果照此速度发展,到2035年,这个比重将达到185%。

  而雪上加霜的是,如今公众持有的美国国债很大一部分将在最近五年内到期,美国国债将面临着较大的到期偿还压力。

  前景悲观,美国政府将别无选择,只能再通过市场融资来偿付。而如此巨大的借债还债,如果资本市场在未来一两年内对美元国债信心瓦解,势必增加美国的发债成本。

  穆迪指出,美国举债上限若无法及时上调,可能导致错过支付未偿还债券的利息或本金,美国短期违约的风险不大,但在上升。

  继续借钱消费?

  麦康奈尔的提议仍在被仔细评估。不过在谢阿德看来,在实质性的政策方面,双方虽然看似针锋相对,其实也有大量的一致意见,包括长期的财政巩固需求以及一些形式的权利改革的需求等。

  双方也都意识到了对经济实施调控以促进增长的必要性,因为如果没有增长,财政巩固十分困难。但外界的主流观点认为,美国主权债务短期违约的可能性不大。

  中国人民银行一位官员对《财经》记者表示,相信在最后时刻,美国国会终将同意提高美国债务上限,因为各方都知道应该避免造成灾难性的政府违约情况出现。

  谭小芬则分析指出,美国作为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的霸权国家,其经济发展一直建立在巨额外债基础上。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美国债券依然是外国投资者青睐的投资品种。美国可以通过债务货币化或美元贬值,稀释对外债务负担。

  相关统计显示,2010年全球外汇储备中有5万多亿美元资产,国外持有美国的资产总额,即使不包括金融衍生产品,已经达到美国同期GDP的1.25倍。只要美元贬值,这些资产的实际价值将大幅缩水,这是外国投资者们最为担心的。

  此外,一些分析人士还注意到,虽然美国经济和金融遭受重创,但是与欧洲、日本相比,美国还是一堆烂橘子中相对较好的一个。美国经济复苏明显好于欧洲,短期内美元的地位不会受到实质性威胁,美国借钱消费的故事仍然会得以继续。

  对于7月14日公布的上半年经济数据,外界的评价也充满争议。6月的新增就业仍然有限,消费增长也不尽如人意,美国需要进一步经济刺激,而继续举债几乎是唯一选择。

  因此许多人预计,在谈判讨论阶段,美国政界各方均会充分表演,但最终在8月2日达成一致的可能性仍然极大,美国两党的争斗,会在整体利益最大化面前得到化解。

  本刊实习生罗晓静对此文亦有贡献

【作者:《财经》记者 金焱 】 (责任编辑:闫祺)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