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春江裙带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7月31日 19:16 我要评论(0
字号:
张春江746万余元贿款,花钱者主要是前妻姬蓉与女友王晖,送钱者则是两名交往多年的身边人——大学同窗宋世存与好友张锐,吻合裙带资本的特征

  押送车队次第驶离法院,身穿白色衬衫的张春江,被送回“入住”一年有余的秦城监狱。

  2011年7月22日,这位中国移动集团前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因受贿罪在河北省沧州市中级法院迎来了自己的一审判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短短20分钟的宣判过程,张春江始终面色平静,对于“死缓”结果,似乎并不意外。辩护律师认为量刑过重,但上诉与否取决于张个人的态度。近半个月前,张春江刚过完53周岁的生日。

  接近案情的人士透露,张春江案的查处,源自中央纪委接到的举报。根据举报线索,2009年底,办案人员对与张春江关系密切的商人宋世存、张的“女友”王晖进行调查,患有糖尿病的张闻讯后曾住院。同年12月25日,张春江被“双规”。而在落马的两周前,已预感要出事的他,主动向中央纪委递交书面材料,把自己可能涉嫌违纪违规的问题作了汇报。

  这一亡羊补牢的举动未能改变他的命运,在接受为期九个月的纪检调查后,张春江被逮捕,进入司法程序。

  张春江身后,中国移动及其旗下公司的高管落马者众:四川移动数据部原总经理、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总经理李向东,四川移动原总经理李华,安徽移动原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国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施万中,重庆移动原总经理沈长富等。

  上述人员中,不乏与张春江存在工作交集者,但各案相对独立,分案处理后,与其他问题人物并无关联。

  据司法材料,张春江被认定的746万余元贿款,花钱者主要是前妻姬蓉与女友王晖,送钱者较为集中,分别来自两名交往多年的身边人——大学同窗宋世存与朋友张锐,吻合裙带资本的特征。

  从案情来看,张春江多次受贿行为都发生于个人生活有具体需求的特定时刻,数额、方式与其掌握的巨大行业影响力并不对称。相比之下,围绕在其身边的两位朋友,对于张春江影响力的利用,堪称不遗余力。

  张春江

  在电信系统内部,张春江的年轻是其最容易被人记住的特点。作为电信系统最年轻的副部级干部,他升迁速度惊人。

  1985年,自北京邮电大学载波7711班毕业后仅三年,张春江就担任大连市经济开发区邮电局副局长。此前一年,其进入邮电部工作的班长宋世存,成为时任邮电部副部长吴基传的秘书。

  在业界广为流传的说法称,吴基传一次去大连考察时,时任大连市邮政局下属电信中心局局长的张春江被安排接机,随后的考察过程中,张春江的业务能力受到吴基传赏识,仕途由此明朗。

  此后,张春江升任大连市邮电局副局长,并于1993年8月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1995年1月,他被上调至邮电部,历任移动通信局局长、电信总局副局长、办公厅主任。

  1998年,电子工业部和邮电部合并为信息产业部,原邮电部部长吴基传改任信息产业部部长、党组书记。同年3月,张就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一年后的年底,41岁的他被提升为信息产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

  2003年5月,张春江出任刚经历电信体制改革后的中国网通集团党组书记、总经理。张上任之初,通过一系列重组、整合与人员、机构的撤并,以雷厉风行之势处理了吉通与小网通负债资产等问题。此后又推动了中国网通在纽约、香港两地上市。2004年网通上市,管理层共获得约1.5亿股期权,其中张春江获得92万股期权,但他后来主动放弃了这部分期权。

  随着第四次电信业大重组,2008年5月,他调任中国移动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不过,电信行业利益交错,张春江长期陷于复杂的关系网络之中,来自个人与工作两方面的举报和传言不断。2006年,中央纪委接到针对张春江经济问题的举报信,曾对其做过调查,但并无结果。2008年,联通吸并网通成立新联通,网通旧账重审之际,关于其早期在网通虚报业绩、隐瞒巨额亏空的传言遍布。

  或许是对其中凶险有所警觉,在网通任职期间,张曾下发《致各省通信公司主要领导同志的一封信》和《致系统内部各位同志的一封信》,明确对于一些声称是其朋友、同学、亲戚的人向企业推销产品时不要理睬,信中还提到其弟弟和时任妻子姬蓉的哥哥。

  与此矛盾的是,司法材料显示,主动公布“家庭关系”的同时,张春江并不回避替身边人做一些居中协调与陈仓暗度之事。

  姬蓉与张春江、宋世存为同班同学,曾在大唐电信研究院工作,早在2004年以前即赴美攻读MBA,后将儿子张大川带出国读大学。其赴美期间,张春江与自己的下属、网通集团财务共享中心副经理王晖交往从密,最终于2009年与姬蓉友好离婚。

  “既是大学同学、又夫妻多年,感情不是说断就马上能断掉的”,接近张春江的人士透露,离婚后,张春江对姬蓉仍照料有加。

  张春江收受的多笔贿款,几乎都与家人变故产生的具体需求相关,主动迎合这种需求的则是其同学与好友。他们的电信生意与张春江个人权力的紧密捆绑。而一旦进入司法程序,亲人与好友均成佐证自己罪行的证人。

  宋世存

  这对同班同学之间的默契,远超普通行贿与受贿关系。张春江曾对宋世存说,“赚了钱,等两个人老了一起花。”他收受宋世存赠送的别墅,亦与宋自己的别墅相邻。

  与张春江在体制内春风得意的仕途不同,宋世存因泄露商业机密入狱后,从1994年开始下海经商,业务范围仍是自己熟悉的电信领域,其名下有北京依镝电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依镝电讯)、安通汽车卫星定位通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安通通讯)、香港力晋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力晋实业)等。

  公开信息显示,2002年8月,安通通讯成为联通CDMA网络位置服务平台中的信息服务提供商,负责在开展定位信息服务业务的城市和地区建设位置服务平台(LIC)。

  但宋在电信业内并不以实业闻名,他更擅于利用自己在行业里的人脉帮助其他企业获得订单,居中提成。宋世存的前高官秘书身份,以及与张春江的同学关系,经常被他有意识地提及,因而在电信圈内颇具影响力。

  判决书称,早在1994年底,张春江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期间,宋世存找张春江帮忙联系手机销售业务,经张春江介绍、联系,其向辽宁省邮电管理局下属的邮电器材公司供应2万部手机,获利人民币100余万元。

  从2003年开始,力晋实业公司代销知名通信设备制造商UT斯达康公司的小灵通手机,结算时,后者欠其1000多万元提成款,索要未果。宋找张春江帮忙,两人和UT斯达康中国区CEO吴鹰吃饭时,张谈道,“老宋挣钱不容易”。当吴鹰表示有困难时,张转而又与宋世存谈到“差不多就算了”。后吴的公司给其公司账户汇入美元80余万元。

  2007年,国家电子部十五所出身的电信商人徐长军的朋友,想与网通合作在天津开发区建IT外包业务基地,徐长军找到宋世存帮忙联系张春江。张专门召开会议研究此事,并让宋带徐长军和他的朋友参加会议。在会议上,张春江表示同意合作,但后来由于天津方面的原因,这笔业务没有做成。

  同年,代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业务的北京合盟保险代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唐在峪,想让宋世存联系做网通传输线缆的统保业务,若成功可获提成。经张春江安排,双方在网通公司召开会议,但会后双方因分歧较大,没有谈成。

  张春江在网通最后一年的2008年,适逢国家要求国有控股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网通将下属五家酒店挂牌公开交易。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内地经理找宋世存联系收购网通酒店事宜,张春江给负责此事的人打了招呼,并促成双方洽谈。因新世界公司资金问题,这笔业务没有做成。

  2009年,宋的朋友王卫红打听到四川移动有在建办公楼工程,托宋通过张春江联系后,与四川移动总经理李华见了面,后此事因项目已招标承包而未做成。“在此过程中,张春江只是致电李华,介绍宋世存前往,连宋世存欲办事项都不清楚。”张春江的辩护人之一、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新广介绍。

  2004年,张春江让宋购买两套相邻的别墅,选定为丽水佳园A20、A26号别墅,张春江给宋不到50万元,其余房款及装修等均由宋支付,后两家分别入住。2006年,因中央纪委调查张春江位于昌平香堂村的一栋农家院,风口浪尖上的张又让其把A20号别墅的户主改成宋的名字,还从别墅搬了出去。

  司法材料称,姬蓉携子赴美读书后,因在美国需要用钱,2006年4月,宋世存将20万美元转入姬蓉在美国的账户。2007年8月左右,王晖在北京玛丽妇婴医院做手术,为给王晖支付手术费用,张春江打电话让宋送来2万元。两年后,其向宋世存提出母亲要来北京看病,宋表示解决部分医药费。数日后,宋把10万元用报纸包好送到其家里。

  据司法认定,张春江先后五次收受宋世存给予的人民币32万元、美元20万元和价值人民币283.6万元的别墅一套,共折合人民币475.9万元。

  张锐

  张春江与另一位朋友张锐,相识近20年。

  上世纪80年代,张锐下海创办通讯公司,主要推销小交换机,因此与当时在大连任职的张春江结识。此后,张锐成立多家公司一直活跃于电信领域,名下有北京威信泰克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威信泰克)、北京瑞致通信技术咨询有限公司等。其妻杨蕊宁则从事广告业,创办多家广告公司,其中包括专做电信广告的北京阳光加信广告有限公司(下称阳光加信)。

  在电信领域发家后,张锐近年来从事艺术品投资,旗下包括阁餐厅和北京现在画廊。其家中藏有大量艺术品。

  跟宋世存一样,张锐与来京任职的张春江维持了亲密的家庭友谊。张锐的公司员工,甚至租住在张春江位于知春里的一处房产中。

  但与宋不同的是,张锐并不公然宣示自己与张春江的关系,而他对后者影响力的借助,更多以邀其出席相关饭局实现。司法认定,张春江与张锐之间的利益往来,系张春江为阳光加信获得网通集团的广告代理合同提供帮助。

  2004年,网通对公司形象创意及相关广告代理进行招标,阳光加信公司参与了竞标,在招标前各家公司已被告知,采用哪家公司的广告创意就由哪家公司做广告代理。在此期间,杨蕊宁征求张春江的意见,张告诉其创意要突出“老”和“宽”。为确保中标,其又跟张春江说了几条准备的广告语,张春江听后说,“中国网-宽天下”这条广告语好,后该公司成功获得入围资格。

  入选的五家公司再经过评选,评标小组向总裁办公会推荐了阳光加信、博通智雅公司。后在张春江主持下,于2004年三四月份召开总裁办公会,两家公司在会议上演示广告创意后,张说以“中国网-宽天下”为主题语的广告创意不错,决定选用阳光加信来承担企业品牌宣传工作。

  与会的原中国网通高层的证词显示,“因张春江是总经理,对选择哪个公司有决定权,其他人没有提出异议。”由此,阳光加信在以后三年里,从网通获取2.5亿元广告代理费。

  2004年五六月份,张春江跟张锐说姬蓉回国没车用,获赠一辆黑色丰田佳美,张曾支付20万元买下该车,后张锐将钱退了回来。

  2008年10月,张春江提到因姬蓉离婚后准备买房,向宋世存借款250万元。张锐认为,“我感觉我和张的关系,要比张和宋的关系近,张有需要找宋解决,我不出力也不好。”但在2009年12月,宋世存出事后,张春江先后两次到张锐家中,将钱退还。

  这显然已于事无补。司法认定,2007年2月至2009年1月,张春江先后三次接受张、杨夫妇给予的人民币250万元和价值20.4万元的丰田佳美轿车一辆,共折合人民币270.4万元。

  在北京以外,张锐将业务范围拓展至四川,前述威信泰克在成都即有分公司。张锐与四川移动合作密切,从IT服务、销售代理做到咨询顾问、广告代理,主要业务基本围绕四川移动的外延业务展开。

【作者:《财经》记者 张鹭 】 (责任编辑:闫祺)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