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杂志频道首页 > 《财经》杂志 > 封面文章 > 正文
 

刚柔张春贤

本文来源于《财经》杂志 2011年08月14日 16:12 我要评论(0
字号:
现代治理之道,要摈弃的正是封疆大吏的模式与思维。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春贤的最大挑战并非个人得失,而在打破治乱循环的前现代模式,开启制度化治疆的新途

  这一次,张春贤一改平和。

  2011年7月18日,在面对暴力袭击公安部门的挑战时,他处置果断。和田武警与公安快速围歼了攻进该市纳尔巴格街道派出所的18名恐怖分子中的14名。

  当天上午,张春贤正在乌鲁木齐南郊的新疆工读学校,了解从外地接回的流浪儿童们的安置情况。他问他们近况,听他们讲流浪的经历。随后,在准备接待一个考察团时,张春贤突然接到和田出事的报告。

  他随即取消了活动,掉转车头赶往位于自治区公安厅的指挥中心。

  这是张春贤入疆一年以来,直面处置的第一起重大暴力恐怖事件。

  武警很快包围派出所,在喊话未果并遭汽油瓶袭击、一名协警和两名人质惨遭杀害后,武警迅速突击,击毙其中14名暴徒,抓获另外4名,并解救6名人质。

  张春贤赶到公安厅指挥中心,了解整个过程。自治区公安厅一位副厅长正带队在和田考察,接到指示后在现场组织指挥了行动。

  刚履新新疆调研时,张春贤就提出,在发生恐怖突发事件时,给予一线指挥官决策权,在原则下随势而动,让现场指挥官根据现场情况放手指挥。此次迅速成功地完成对小股暴力分子的处置,亦在内部被认为是其“给予基层指挥官决策权”的效力。

  阿克苏2010年“8·19”事件后,张春贤强调“讲法治”“切实维护法律尊严”,加强法治教育,引导各族群众以合理合法方式表达诉求。

  “张春贤不愿展示武力,但一旦必须这么做,他会很坚决利落。”当地一名官员说。

  一年多来,张春贤带领政府努力缓和社会矛盾,大力投入民生,重塑新疆形象。与以前的“高压维稳”政策相比,他对外多次强调内紧外松,注重民生和经济发展,构建公平、重塑法治尊严,缓和普通群众矛盾。他还选择在“7·5”事件两周年之际,走进位于事件核心圈的一个夜市。

  但恐怖分子半个月后,以连续暴力事件做出挑衅。

  此前,张春贤入疆被认为是“综合施策”的开始。“柔性治疆”的解读之下,此番张春贤铁腕处理“7·18”事件的经过,展示出对恐怖暴力分裂分子“刚”的一面。

  “柔性治疆”的评价并不能准确定义张春贤。事实上,面对专业强力部门的时候,他一贯苛责严防,表示了反对暴力的坚决态度。

  同僚及身边人评价,张春贤说话行事同时兼具柔性与“铁腕”个性。张春贤也曾自我介绍,他崇尚毛泽东处事的气魄和邓小平善于抓住和解决“关键点”的实干精神。

  他勉励同事:“我们做事不要瞻前顾后,要像小老虎一样。”

  从交通部到湖南、新疆,他一直在啃硬骨头,新疆是最硬的一块。他说自己“从不欺软怕硬,而且越硬越来劲”。

  曾任职新疆建设兵团史志办的陈平分析张春贤经历:当过五年兵,有军队经历;有过基层工作经历,又有中央工作经历,了解各方面情况,受过高等教育,有过在湖南工作的经历。而张春贤赴疆时,随行的是他在湖南五年读的36箱书。

  张春贤来到的新疆,是中央援助前所未有的新疆,也是在“7·5”事件创痛过后的新疆。他试图在尽可能施展的范围内,给新疆带来一种新的发展理念。一年多了,新疆在民生改善、环境缓和、社会发展方面变化已生,但张春贤本人的评价是:“总体稳定,总体向好,但是稳定的基础仍然很脆弱、个别时期稳定的形势还非常严峻。”

  和田“7·18”事件的处置,只是开始。新疆问题积累经年,疾非腠理,非一时汤熨所及。在和田之后,7月30日、31日,喀什市接连发生砍杀群众事件,多名群众死伤。

  《财经》记者获悉,此轮密集的恐怖暴力袭击中,作案者都是年轻一代,部分人年龄仅十八九岁,正规教育缺失,文化程度很低。

  新疆执政高层据此更加清晰地意识到,综合社会发育的完善,需要逐步改变社会群众基础,社会全面进步才能挤压分裂势力和思想的空间。

  而极端宗教主义和分裂的土壤一直存在,恐怖和暴力亦非“毕其一役”可解决。

  目前在新疆各地,警备全面加强。在喀什地区,“千人工作队”被组织起来进驻街办、社区,开展为期一个月的反暴力、讲法制、讲秩序宣讲;同在南疆的阿克苏地区,则以和田“7·18”和喀什“7·30”“7·31”暴力恐怖案件为背景,于8月5日举行了“应急拉动暨扬威造势演练”。

  8月4日,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更是在乌鲁木齐紧急召开全国反恐怖工作会议。会上国务委员、公安部部长、国家反恐怖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孟建柱提出“打防并举、源头治理,依靠群众、抵御渗透”。

  第二天下午,自治区党委又举行常委会议,张春贤在会上提出“五个坚定不移”的方针。包括,其一,坚定不移按照既定部署,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两大历史任务”和总目标;其二,坚定不移打击“三股势力”分裂破坏活动,对暴力恐怖分子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其三,坚定不移推进民生工程建设;其四,坚定不移以现代文化为引领;其五,坚定不移加强党的建设和基层基础工作。

  这些方针的主题词虽仍为维稳,但亦属意于既有发展思维及以法治疆的思路。现代治理之道,要摈弃的正是封疆大吏的模式与思维。“以现代文化为引领”,张春贤的“五个坚定不移”殊为不易。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张的最大挑战并非个人得失,而在打破治乱循环的前现代模式,开启制度化治疆的新途。■

1

继续阅读,请 查看全文, 新用户请 注册
【作者:《财经》记者 欧阳洪亮 李微敖 】 (责任编辑:李旸)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关键字

 

网友热评>

更多>>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