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hinese Architect Who Improved Marseille 华揽洪:中国建筑师的马赛足迹

本文来源于《财经》Le Point 2013年07月31日 15:15 我要评论(0
字号:
马赛是华揽洪生命旅途中的一站——女儿华新民笔下的父亲。

  父亲一百年前生于北京,一百年后逝于巴黎,马赛是他生命旅途中的一站,在此他逗留了整整十年。

  1928年,十六岁的父亲乘着穿越西伯利亚的火车来到巴黎生活。1936年他自巴黎土木工程学院 (Ecole Speciale des Travaux Publics) 毕业后,又是“二战”的炮火在1941年把他和我母亲及其它家人从巴黎逼到了马赛。

  此时父亲已经有了土木工程师兼建筑师文凭和执业照,同时还正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Beaux Arts de Paris) 修建筑设计专业。他在巴黎留下了一个建筑作品——位于巴黎南郊Bievre的一所宠物医院。

  到马赛后,父亲边工作边学习,1942年获得了美院的国家建筑师文凭 (D.P.L.G),然后又于1945年在Breteuil街开办了自己的建筑师事务所。从1941年开始,除了由于战争而暂停工作的几个月 (1944年),他一直在参着马赛的城市建设,时而独立设计,时而与他人合作,直到1951年夏天登上开往中国的轮船为止。在那个时候,父亲重新考虑了人生的价值,认为自己作为一名建筑师,能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向北京市政府提出意愿并受到邀请后,他便毅然中断了在法国的事业,把手里正在进行的项目一一转给了他人。

  根据父亲自己写的履历,他在马赛从事了几十个项目,其中有建筑设计也有规划作品,有方案也有最终实现的成品。规划方案中,他参与了马赛的城市扩展(1942-1943)、一座大型苗圃(1943)、Michelet公园 (1944)、老港部分区域战后重建(1945)、Saint Gabriel区 (1946)、马赛北部 ( 1946 )、12区Beaumont-St Julien高地(1947)和一座冬季自行车赛车场 (1947)等;而在建筑设计方面,有建成并且依然还在的,如马赛南郊Marseilleveyre中学(1948)和老港附近rue Pytheas和rue Glandeves接交处的公寓(1950),马赛Malpasse“Les Cedres” 建筑工程技术中专(与Vago等合作, 1946);有建成但不知现状如何的,如rue Breteuil 46号的公寓(1948)、rue du Fort的一座高级木制家具加工厂(1948)、Coursd’Estienne d’Orves街5号公寓楼的改造 (1948),Oddo大街Huot与Caubarrere 公司的公寓、写字楼和仓库 (1948) 等等。另外还有我只知线索而不知道建筑具体位置的,比如他参与了好友Pouillon的Tournette住宅区的战后重建项目,但具体他本人设计了哪一栋,我就不清楚了,这大概需要到Pouillon先生的档案里去寻找才能找到,比如前些天一位朋友就是在巴黎二十世纪建筑档案馆找到了父亲当年为阿尔勒市Trinquetaille区做的图纸,在与他共同承担那里的战后重建工作的Vago先生的资料里。

  在建筑思想上,父亲崇尚的是风格简洁、注重实用和与环境相结合的现代主义,而他讨厌的是繁缛、华而不实或故弄玄虚的建筑。父亲二十五、六岁时的作品 (Utudjian兄弟与其合作),那所位于巴黎的宠物医院,就因其功能上的齐备、形体上的洗练和新颖以及对坡地利用的巧妙等因素,在1939年被法国《今日建筑》杂志誉为“欧洲最现代的建筑” 。他1948年为马赛南郊Marseilleveyre中学设计的望楼式食堂,也同样体现着一种朴素和大方。另外,父亲的现代主义又在某一个角度超越了同道者,即他对建筑使用者细致入微的关怀,一直表达在他的建筑作品和文字著述中,无论是在法国还是在中国。他写道:“建筑形式当然重要,但不能就形式论形式。建造任何房子, 首先是解决‘ 住’ 和‘ 用’ 的问题。”(注:《“小亭子”“千篇一律”及建筑形式》) 他认为“好建筑”的标准首先不是形式和风格,而是使用的方便与舒适程度。因此他设计居住单元时会考虑到如何适应不同的家庭组合,如何让房间的布局在使用上感到方便,他还设计了防滑内倾斜楼梯台阶和为儿童病房起用单方向探视玻璃窗等。虽然如此,这并不妨碍他也同时重视建筑的艺术性,就如杨辰建筑师所述:“华先生建筑中的艺术性还体现对自然地形的利用和对建筑形体的处理来达到与融入环境的效果。仍以Bièvres宠物医院为例,这栋坐落在树林中的白色现代建筑之所以没有产生突兀感,是因为建筑师不仅将医院整体分为诊断、治疗和隔离三个区,还根据地形 (坡地) 将这三个体量“逐步后退”。这样,从入口道路上看,每个体量都对后面的体量形成遮挡。建筑物看上去就比实际‘小’了很多 (使用者只感受到它三分之一的体量)。这使得一座大型的现代化医院却很好地融入了当地的自然环境。”(注:《建筑师》杂志第46期,1992年)。

  父亲对于他在马赛作品中表达的思想,在他的一本生前未出版的自传中稍有提及, 如Marseilleveyre中学和老港的战后重建等,但更多的仅是建筑的名称而已。好在这些建筑中的大部分实物还在,种种方案也有迹可寻,使得有进一步探究的可能。如这项工作最终能够实现的话,至少可以让马赛人知道:曾经有一个中国人在他们的城市里走过并留下了足迹。

  父亲在感情上也非常留恋马赛,不亚于对北京和巴黎。他曾经对我说过:我是三座城市的人,北京、巴黎和马赛。他在自传中写道:“一幅城市景观不仅是由街道、房屋和那些纪念性建筑组成的,它也包括活的布景:动物、汽车,尤其是人,无论是年轻人、老人,也无论是活动的人还是静止的人。第一眼看马赛,可能不会觉得这座城市很美丽,但它没有丝毫的死气沉沉,而是有一种可爱的气氛,令人呼吸舒畅。”2010年,我陪九十八岁的父亲到马赛旅游时,我们来到了138 rue Breteuil的曾经的家和建筑师事务所,他忍不住到对讲机旁边的住户姓名里去找了找——没有,邻居中没有一个他熟悉的人名了。

【作者:文、图 华新民 】 (责任编辑:陈琳)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