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圣马丁学院:时尚圣地

本文来源于《财经》Le Point 2013年07月31日 15:18 我要评论(0
字号:
人才摇篮。培育世界顶尖时尚设计师的伦敦中央圣马丁学院。

  进入这座已经褪色却气度不凡的红砖建筑, 要先出示身份证件。这间世界上最负盛名的时装学校多年来一直设在伦敦苏活区,最近迁至伦敦国王十字火车站附近的一座粮仓中。这个创意学校占地几公顷、貌似工厂,我们不时地与极为时髦的学生们擦身而过,他们臂夹画夹,腕戴铆钉手环,流连于艺术作品之间。在由仓库改建而成的大教室里,学生们在制衣模特和各种样板之间穿梭。

  这一创意殿堂提供了艺术、时装创作、工业与平面设计、戏剧课程,孕育着艺术创作领域的明日之星——4,000名学生,有近800名学习时装设计。在时尚界,伦敦这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著名艺术学校,地位有如剑桥大学于文学界之崇高,是公认的人才培育圣地。欧洲所有时装品牌都争相来此招揽毕业生,就是其崇高地位的一大明证。时尚迷在浏览CSM的校友名录时,都会情不自禁地惊叹:约翰·加利亚诺 (John Galliano) 、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斯特拉· 麦卡特尼 ( Stella Mc-Cartney)、侯赛因·卡拉扬(Hussein Chalayan) 或现为Céline艺术总监的菲比·菲罗(Phoebe Philo) 都在名录上!甚至还有新锐设计师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和玛丽·卡特兰佐(Mary Katrantzou)两位女性杂志的新宠。

  早在这些名设计师之前,艺术家卢西安·弗洛伊德(Lucian Freud)、彼得·布雷克 (Peter Blake)或吉尔伯特与乔治双人组(Gilbert & George)也同为该学院的学生。80年代,朋克风潮四起,CSM开始成为享誉全球的最佳时装学校之一。适逢其时,中央艺术与设计学校(Central School of Art and Design) 和圣马丁艺术学校 (Saint Martins School of Art) 合并后创建的织物设计学院因其独特的教学方式异军突起,成了时尚界举足轻重的机构。“这原是一所艺术时尚学校,但时尚的地位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有一个特别而全面的教学企划:围绕艺术不可或缺的基础课程所采用的教学方式”,非常时尚的学院院长安妮·史密斯 (Anne Smith) 如是说。此时,在她盈满荧光图案的连衣裙上,一条装饰艺术风格的项链正随着她兴奋高昂的情绪而轻轻地摆动着。事实上,该校教师往往都是时尚专业人士或画家,对成功打造这一明星学院功不可没。“他们鼓励自己的学生勇于冒险,勇于创造,拿出永无止尽、决不妥协的胆识”,这位院长补充说。

  时尚大派对

  在CSM老师的心目中,印象最深刻的学生莫过于曾是Dior设计师的超级巨星约翰·加利亚诺。为测试其新装的被接受度,这位工作狂曾穿着这些服装出现在CSM年轻学子经常出入的、伦敦最破旧的夜总会中。奇形怪状的人总会被新潮时尚杂志的镜头捕捉到,像超时髦的《I-D》和《The Face》等杂志。一年一度的伦敦时装周,由学生组织的毕

  业时装秀吸引了国际时尚名流,记者和各大时装品牌的首席执行官皆纷纷涌向此地,他们的任务是寻觅未来的时尚人才,在这些人才踏出校门时便立即网罗住他们!同样,学生们在此也总是尽一切可能吸引他们的注意。于是,在这场超级时尚的派对中,学生恣意发挥其创造力,毫无隐藏地展现出彻底的无政府主义精神和独具个人风格的怪诞行为。学校和时尚界之间达成了极为密切的契合关系——CSM的学生不费吹灰之力即可在名声响亮的时装公司找到实习的机会。

  该学校的毕业生会更容易在时尚界找到工作吗?安妮·史密斯说:“50%的毕业生刚离开校门就找到了工作,25%则创立了自己的品牌。” 有些人被Lanvin、Dior、Prada等高级品牌录用,还有人被聘到主流品牌, 如H&M、Marks&Spencer、COS或Topshop工作。“天才也许并非年年都有,但我们为时装界培育人才,使时装产业的运行生生不息,这才是最重要的”,务实的安妮·史密斯坦言。总而言之,CSM成功的因素在于: 国际化的氛围(40%的外国学生)、开放的心态、严格却思想开放的教师。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要数路易丝·威尔逊 (Louise Wilson)。这位时尚系主任有着别致的哥特式外表,因说话尖酸而著名。但一旦熬过这种折磨,便可从她身上获得战胜时尚界的力量,一切都变得像“神奇的旋转木马”……

  遴选

  每年,CSM都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时尚学子,但仅有少数学生获准入学,即在超过1,000宗的申请函里,只遴选80名学生。即使在政府削减公共补助,而迫使学校不得不提高学费的情况下,入学申请书还是自世界各地雪片飞来。现在学生每年必须支付9,000英镑 (约11,200欧元) 的学费,比去年涨了3倍以上!安妮·史密斯感叹高学费政策可能

  产生社会隔离效应,使家境不好却才华洋溢的学生无门进入CSM。亚历山大·麦昆就是一例,他的父亲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安妮·史密斯女士希望能借助时尚界的财务赞助,以支持CSM培育时尚人才的实践,并不惜一切代价避免高学费政策的淘汰效应,维护学生社会阶层的多样性以避免精英主义。CSM的杰出校友斯特拉·麦卡特尼已欲实施这一善举。期待更多明智的善心人加入这一行列……

【作者:文 马琳·德-拉-欧喜 】 (责任编辑:陈琳)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