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 当期杂志
2004年第25期 总第123期
出版日期:2004-12-27
封面文章
矿难探源

昔日的“小煤窑之难”转为“国有大矿大难”,其必然性在于国有煤炭体制改革严重滞后;只有启动以产权改革为标志的全行业深层次改革,才能治本求变
经济全局
“民工荒”:无言的警示

2004年广受关注的“民工荒”预告了对劳动力资源不计后果地掠夺式利用走向终结,而完善劳动者权益保障制度、切实维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等是必须之举
内外资企业所得税并轨疑难

内外资所得税率并轨这一几无争议之事都可因局部利益一再缓行,更关乎多方利益的深层改革又如何能推行
境外“再造”大兴安岭

大兴安岭的林木采伐量到2010年将减至临界点,大约为每年150万立方米,而在俄罗斯的采伐量也将逐步达到这个规模
评论•中国经济
A股难

现在的企业资本金问题不显得很紧迫,还可以拖几年,但是等到紧迫的时候就来不及从容解决了。从这个角度看,解决A股的问题不容再拖
评论•海外经济
中国来了

联想收购IBM 的PC业务案预示着中国企业跨境并购浪潮的来临。但在可预见的相当长的时期内,中国仍将是FDI的净流入国
市场与法治
公务员立法争议

转型期立法应在考量甚至同情各方利益的前提下,做到立法与现实的协调
知识产权保护架起“高压线”

“两高”联合发布关于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加大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与来自国际上尤其是美国与欧盟的压力不无关系
杨秀珠案余波

杨案查处虽多有进展,迄今仍远未终结,其深层罪责究竟由谁来负?
石雪之辩

耗时九天的庭审充斥激烈争辩,揭示出海南华银金融巨案鲜为人知的诸多细节
观点评述
腐败溯源与清源

我国作为一个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国家,政府对稀缺资源的配置权力过大和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权力过大是市场发育缓慢、腐败难以消除的最重要原因
资本与金融
哈药“解庄”

哈药集团最终引入外资股东,同时解决体制问题和南方证券违规持股问题
网通电盈“试婚”将近

网通收购电讯盈科固话业务的谈判历时一年,一波三折,终于进入读秒阶段,但这仅仅是第一步而已
沪深股市
长痛不如短痛

在经过六七年的投资泡沫后,中国经济实现软着陆的前提只能是投资增长率首先降到10%以下
香港股市
无限联想

不妨放眼未来两至三年,中国公司的股票盈利及资产回报将踏入新的上升阶段,评级将重新上调
公司与产业
美国电信业新垄断回潮

斯普林特Nextel,是市话和有线这两大电信垄断势力的挑战者,还是新的“恐龙”
甲骨文重洗软件业

一周内两大并购案改变了世界软件业的格局。但华尔街对甲骨文“即使不获益也要收购”的意愿表示担心
甘肃联通“私立门户”之谜

一个以管理层私人名义成立、号称解决劳务工问题的“子”公司,在长达两年时间里为联通采购CDMA手机,最终神秘撤销,至今未受处罚
财经速览
[焦点]

中国党政军人事变动又一波
边缘
再谈“脚踏实地的自由”

假如一个人的婚姻具有如此强烈的新闻效应,假如个人选择具有如此巨大的外部效应,那么,我们就应当询问,这样一个“市场社会”,它的心理基础是否足够扎实?是否能够延续?是否不可能成为社会博弈的新的均衡?
[读者来信]

“中航油”处理可循广信破产前例/金光(中国)索赔底气何来?/无风险利差辩/“中国结”/城市商业银行的整合之路
随笔
顶戴名堂

乾隆年间,捐个道员需白银13120两,买个郎中也得7680两。花个万八千两银子,换个乌蓝或水晶顶子,然后尽情享受“子女们”的孝敬,这买卖实在合算,于是买官者越来越多
逝者
陈省身

数学家,2004年12月3日在天津去世,享年93岁
财经动向
追踪

辉瑞又败 广发证券:员工持股再进一步
前沿

“世界·中国2005展望”专题
商事•现场

健力宝风波升级 毛玉萍被控新罪
商事•动态

要闻 万明坚出局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