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 当期杂志
2000年第3期 总第24期
出版日期:2000-03-05
编辑的话
快感与麻烦
□ 立明/文
封面文章
轻飘飘的股市
□ 张志雄/文
有近千只股票、市值1000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中国股市,比起数年前的“试点”市场,已经是一个巨无霸。龙年春节前后,人们再次吃惊地目睹了这个巨无霸涨则升天、跌则 落地的情形——中国股市越来越轻了
亿安科技:100元的空中楼阁
□ 本刊记者 李成朗/文
综艺股份:数字高峰能攀多高
□ 本刊特约记者 黄晔/文
ST海虹:中公网要冷静
□ 本刊记者 杨福/文
不要以今天的快感换取明天的麻烦
□ 李剑阁/文
高市盈率不仅套牢了投资者,而且套牢了整个社会
财经观察
新浪们为什么搭不上NASDAQ快车?
□ 胡舒立/文
新浪们至今得不到海外上市的“恩准”,关键在于其出身不佳。倘是有来头的国企或半国企,或有机会网开一面,可惜走在潮头的恰恰是民营新兴企业
观点评述
现代市场经济的法治基础
□ 钱颖一/文
法治的第一个作用就是约束政府,第二个作用是政府在不直接干涉经济的情况下,应起到公平执法的作用
[主持人评论]法制乎?法治乎?
□ 汪丁丁/文
没有自由的舆论监督,“法制”绝对不会自动转变为“法治”。你要经济效率吗?请予“法治”!
特别报道
报业迁徙年(上篇)
□ 本刊编辑部/文
1999年8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下达了《关于调整中央国家机关和省、自治区、直辖市厅局报刊结构的通知》,规定国家部委主办的报纸必须在财务上脱钩,不再组织征订,不再打机关报字样;而各局、办主办的报纸必须撤销或划转。2000年于是成为报业的迁徙之年
北京:聚散的宴会
□ 本刊记者 张继伟 赵小剑 康伟平/文
以《人民日报》、《经济日报》为代表的党报系统是最大的赢家,但他们也需要付出成本
行业报的挽歌
□ 本刊记者 张继伟 赵小剑/文
行业报们在世纪之交再次遇到了转向的问题,这次是被时代拖着走了
资本市场
三通:身陷黑洞的日子
□ 本刊记者 康伟平/文
民营企业三通集团收购了曾经被称为“川股第一股”的四川金路集团,然后发现后者的亏损额不是预计的1亿元而是3个多亿——这差不多是一个黑洞
经济全局
金融高层大换班
□ 本刊特约作者 思睿/文
事涉大批金融高官的换岗,仅仅是新一轮金融体制改革的开始,更触动人心的举措尚未真正启动
中国互联网安全:权威们的意见
□ 本刊记者 江渝/文
何德全(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长喜(国家商用密码管理办公室副主任)、吕诚昭(国家计算机网络与信息安全管理中心副主任)、吴世忠(国家信息安全测评认证中心主任)就中国网络安全问题发言
二月闪袭
□ 本刊记者 江渝/文
这是一场“暗战”:你不知道袭击者是谁,来自何处,为什么,以及你该怎么办
[宏观经济月评]进出口增长算是不错
□ 宋国青/文
今年的顺差只要不再大幅下降,与去年相比就少了一个使总需求增长率下降的因素。在这一点上目前的情况还是比较乐观的
特稿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访谈之二 斯图尔特·迈尔斯:高科技企业的生命周期
□ 廖理 汪韧 陈璐/文
考虑一下企业的生命周期。首先在起步时要想一想,创业的机会究竟好不好;其次是成长阶段;再次是成熟阶段;最后是第四阶段,企业要么开始衰败,要么转向别的行业。让我们想一想每个阶段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财经速览
[追踪]把163留给历史?
□ 本刊记者 杨福/文
[读者来信]
为什么不是时代华纳并购AOL?/美国的故事中国不宜重演/可与小岗村改革等量齐观的电视变革/制播分离的最大障碍来自于电视台内部/怎样界定“国有资产流失”?/“预降公告”背后在卖什么药
Money 人物
活在影视边上
□ 本刊特约记者 黄晔/文
陈伟明最关心的是许可证。与西影厂的结盟并最终将结盟实体上市,可以一举两得
Money 话题
你的银行
□ 本刊记者 康伟平/文
以私人理财业务为起点的银行服务兴起了,它试图解决你的大多数理财需求,而且不收费用,不设起点金额
Money 读书
市场基本面
锦囊妙计研究
□ 张志雄/文
全知全能的计划经济培养出来的人物,总是认为自己比市场上千千万万个脑袋还聪明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