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 当期杂志
2000年第5期 总第26期
出版日期:2000-05-05
编辑的话
封面文章
房改:走出迷局的选择
□ 本刊记者 任波 康伟平/文
自1998年朱镕基总理明确规定住房商品化时间表后,两年过去了,而住房改革,特别是公房林立的首都北京的住房改革,仍然是步履蹒跚,困难重重。为什么如此艰难
贵阳快刀斩乱麻
□ 本刊记者 任波/文
1998年12月31日,贵阳市境内1470万平方米公有住房的价值被核定为120亿元。这意味着贵阳市59万国家职工平均每人拥有1.9万元。这天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
自愿性渐进性何以成为主流
□ 侯淅珉/文
建设部住宅与房地产司副司长侯淅珉认为,老房老办法、新房新制度的房改办法财务成本小、改革阻力小,也能满足房改的基本约束与需求
房改大事记
□ 本刊记者 康伟平/文
财经观察
全球科技股灾之于中国的三个警示
□ 胡舒立/文
国内政府主管部门、网络公司、监管者及投资者从没有以如此逼近的心情眺望NASDAQ。每一方都需要从这次大跌中有所领会和反思
观点评述
三种私人资本和中国经济
□ 周其仁/文
人力资本是现阶段中国所有形态私人资本的源泉
[主持人评论]奴隶是怎样获得自由的
□ 汪丁丁/文
“第三方监督”的成本太高导致了“奴隶获得自由”的过程
经济全局
中国石油:国企旗舰艰难下水
□ 本刊记者 张继伟/文
中国石油的IPO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资本市场故事,它更多地是一个国企改革故事。上市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谁妨碍了国企海外上市
□ 南洲/文
真正的症结还是在国有企业的公信力上。中国石油代表了一个行业性国有企业总体重组后的市场价值,市场的评价也就代表了投资者对于国企改革的信心
资本市场
纳斯达克:2500点还是7500点
□ 汪丁丁/文
这次调整,是意味着网络股“泡沫”的破灭呢?还是意味着“新经济”的深入发展?前者的概率是30%,后者的概率是70%
新浪:领跑的代价
□ 本刊记者 曹海丽/文
国内一流互联网公司海外上市的竞争变成了一个比谁“脱(境内ICP资产剥离)”得最快最干净的比赛,裁判是中国信息产业部,结果是新浪惨胜
第三条道路是OTC?
□ 本刊记者 吴必尚/文
对于迈不过NASDAQ或香港创业板这道门槛的中小企业而言,海外OTC市场也是不错的选择,尽管这意味着更大的风险
投资理论系列:“水中捞月”的逻辑和基础之三 面对狗熊式的拥抱
□ 张志雄/文
今后几年内,围绕股东价值与公司治理结构的事件应该会层出不穷。胜利股份股权之争也许是一系列案例中的第一个
宏观经济月评价格与消费大幅跳水
□ 宋国青/文
在经济增长率似乎呈现出回升态势的时候,3月的消费品零售额数据和价格数据迎头泼来一盆冷水
产业纵深
中国民航:联营为什么
□ 本刊特约记者 董沛/文
从禁折令到最新的航线联营协议,中国民航总局尽其所能继续对抗市场的努力——一种注定要失败的努力
财经速览
[人语]
森喜朗/戴利/周小川/项怀诚/吴小平/萨博
[赢家·输家]
沃伦·巴菲特/路易斯·施魏策尔/泽提·阿赫塔尔·阿齐兹/比尔·盖茨/倪润峰/胡志标
[追踪]PT各有命运
□ 本刊记者 康伟平/文
[边缘]文凭的价格
□ 汪丁丁/文
[读者来信]
关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困境”/打击证券违法行为要用重典/市场和利润是惟一法宝
Money 人物
郭凡生:从报纸到网络
□ 本刊记者 任波/文
郭凡生认为商情报价模式是前互联网时代做在报纸上的B2B,现在他要在网络上再做一回
Money 读书
Money 随笔
市场上只能有少数赢家
□ 王冉/文
从现在到今年年底,市场上最流行的将是两个词:收入和收购
财经动向
市场基本面
股海观潮:二板市场宜谨慎
□ 张志雄/文
我看不出要在“二板市场”实施的季报披露对目前主板市场为什么就不是很迫切的事情。我也看不出办二板市场的利弊谁大谁小,如果要放个口子让企业进来,在主板市场也办得到
海外股市:四月重创
□ 杜志跃/文
全球股市在纳斯达克的冲击之下,度过了一个令人惴惴不安的四月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