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期杂志
“官网”上市冲动
往期回顾
《财经·视觉》
《财经·视觉
最新一期 2010年5月24日出版
出版日期:2010-05-24
《财经·金融实务》
《财经·金融实务》
希腊债务危机中高盛魅影
出版日期:2010年06月07日
2010年第12期 总第265期
出版日期:2010-06-07
财经杂志
  
封面文章
社评
理性应对劳资关系新节点
最近一个月来,基层劳工的遭遇及其抗争,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经济学家
优质资产告急
布拉德福德·德隆/文如果一国的政府信誉尚未受损,而且其资产仍可以作为世界经济的质量基准,那它就应该大量提供这种资产
时事报道
南海停工样本
《财经》记者 郑猛政府的中立克制,劳资双方的妥协退让,劳资专家的积极协调,是南海本田停工事件平静落幕的关键所在。但“重整工会”诉求的湮没,令此次事件的解决充斥偶发性色彩,亦令其无法成为制度性解决之道的完整样本
朝韩微妙期
《财经》记者 林靖尽管朝韩两国的立场都很强硬,但双方因天安舰事件而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并不大
“小鸠体制”终结
《财经》记者 林靖日本在经济高速发展期结束后,没有一个政党能描绘出适应当前时代的政治结构和政治运行方式
布泽克:欧洲复苏构想
《财经》记者 李航欧洲议会议长布泽克明言,针对目前的债务危机,欧盟采取的是刺激退出与结构调整并行的应对措施
观点评述
管办不分开,医改难成功
朱恒鹏/文神木医改最值得其他地区借鉴的,主要不是政府掏了多少钱,而是实现了管办分开,医疗服务供给也已基本实现了民营化、市场化
医改方向应为大政府、大市场
秋风/文
资本与金融
央行人事新棋局
《财经》记者 胡敬艳公开竞聘副司局级领导干部,仅仅是央行人事改革的开始。随着改革的推进,公开竞聘的规模和级别还有可能提高
信贷慢转弯
《财经》记者 张曼 董欲晓高波动行业的急调控,倒逼商业银行放弃“垒大户”思路,探索新的信贷模式
银行资金趋紧
《财经》记者 张曼持续的货币调控,积累到了临界点
高盛“示弱”
《财经》记者 胡采苹布兰克费恩目前最难拿捏的分寸,就是如何在感性的公关姿态与诉讼的强硬立场上取得平衡
单伟建身退TPG
《财经》记者 胡采苹对于新桥资本入主深发展,并成功出售给平安保险,单伟建说:有幸参与中国银行业体制改革,“与有荣焉”
保监触角延伸
《财经》实习记者 谢小亮地市一级保险市场的迅速发展致使监管缺位矛盾凸显,成立地市保监分局成为最直接的解决办法,但会否对企业微观经营造成干预亦令业界担忧
征信立规难产
《财经》实习记者 王培成缺乏部委之间的有效协作,成为信用体系建设的“阿喀琉斯之踵”,直接导致《征信管理条例》搁浅
理性投资
银监之变
沈联涛/文这次危机之所以发生,不是规则有太大的缺陷,而是执行规则的力度不够
危机殷鉴
狂妄深渊
梁凤仪/文金融海啸说明金融市场潜在很大的不稳定性,经常失效,需要从严监管,影响西方金融监管者思想数十载的自由放任资本主义已经再没有市场
投行视线
汇改时机重现
王庆/文既然有弹性的汇率制度符合中国经济的整体利益,就该尽量避免政策调整时机再次为外国政客的言论所左右
环境与科技
鄱阳湖水利工程争鸣
《财经》记者 王莉萍鄱阳湖水利枢纽的建设浓缩了地区之间、地区与中央、生态与经济三方的博弈
生态补偿机制难产
《财经》实习记者 赵一海现实中,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总是存在矛盾;而能够部分解决这一矛盾的生态补偿机制的建立,面临重重利益权衡,刚刚走出第一步
谈判桌上的气候科学
《财经》特约作者 喻捷气候变化早已不是一个纯粹的科学问题;“科学VS政治+经济”的格局让另类声音不断放大
生命难造
邓亚军/文它还不能被看做“人造生命”,而仅是靠瓶中化学物质和计算机生产出来的一种类似生命的产品
公司与产业
鞍攀“意外”重组
《财经》记者 李岩 李微敖鞍钢舍“本”保“攀”,缘自一场“意外”。对“攀鞍配”的前景,各方存在截然对立的评判
经济全局
“医疗国资委”成都试水
《财经》记者 翁仕友成都“管办分开”的独特之处在于,专门成立医管局来行使出资人功能,与卫生局平行,并与市国资委合署办公
天然气价改鸣枪
《财经》记者 陈燕提价只是天然气价格改革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打造价格形成机制,这涉及产、输、配各环节诸多利益主体博弈。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滞后的掣肘亦不容忽视
中美对话损益表
张燕生/文两国在人民币汇率、贸易不平衡、产业政策、企业社会责任、环境资源等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存有分歧,这是正常的,分歧同样是合作的基础
市场与法治
永州法院三枪拍案
《财经》记者 陈晓舒 张鹭朱军行凶经过了提前谋划,目前行凶动机未明。由此带来的社会矛盾如何消弭,依然有待地方行政与司法层面的秉正纠偏
网络实名来势
《财经》记者 张有义官方意志推动下的网络实名制正步步为营,但受制于技术、立法双重障碍,有限实名制“将是大方向”
用药刑讯逼供
《财经》实习记者 徐凯两个《规定》激活了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但司法不独立,刑讯逼供不会杜绝
法眼
狼还会“公然”吃羊
王琳/文如果权力不向权利开放,如果制度依赖不取代道德依赖,公务员违法入股的潜流还会一如既往地涌动
法官入股煤矿诉求分红案
《财经》记者 陈晓舒
财经双周
金融市场
深交所6月启用创业板指数等七则
学术观点
土地流转加速农业现代化等三则
科技前沿
精神疾患困扰3000万中国少儿等四则
产业新闻
加拿大能源投资松口等六则
法制动态
三鹿索赔在港被驳 患儿家属提请复核等七则
财经速览
纪念日
凯恩斯诞辰等四则
前瞻
6月10日保险公司股权管理新规等五则
府院动向
三部委严打农产品炒作等五则
读者评论
新疆也要避免折腾等三则
人物志
戴维·劳斯:“骗补”丢官等四则
慈善与公益
邓亚萍:全心投入公益等六则
书评
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模式
郁建兴/文
随笔
彼得已经不再打狼
刘雪枫/文时代的变化如此之大,所谓可以不朽的音乐还是遇到观念认同的难题
当容闳遭遇太平天国
雷颐/文作为中国史上的第一位留学美国的学生,容闳曾把改造中国的希望寄托在太平天国身上,而太平天国也曾封他仅次于王的“义”爵
逝者
吴庆瑞
徐庆全/文新加坡前副总理,2010年5月14日凌晨逝世,享年9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