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 当期杂志
2001年第9期 总第42期
出版日期:2001-08-05
编辑的话
再见赵瑜纲
□ 王烁
封面文章
银广夏陷阱
□ 本刊记者 凌华薇 王烁
真相再清楚不过了:天津广夏1999年、2000年获得“暴利”萃取产品出口,纯属子虚乌有。整个事情——从大宗萃取产品出口到银广夏利润猛增到股价离谱上涨——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银广夏“前传”
□ 本刊记者 康伟平
银广夏有着一个讳莫如深的过去
让“正义”直接得到伸张
□ 李曙光
为保护中小股东利益,应迅速建立股东共同诉讼制度和股东派生诉讼制度
财经观察
反思银广夏“造假工程”
□ 舒立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骗局制造者撒下弥天大谎后再想全身而退,已断无可能
观点评述
养老基金入市的前提条件
□ 李绍光
目前养老金体系中的“基本养老保险”还要减少比重,而“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和“个人储蓄养老保险”则大有扩张的潜力
资本市场
中银重组撞线在即
□ 本刊特派记者 张继伟
也许等不到10月,原本芜杂的中银集团就可以拥有一张清晰的面孔,除了南洋商业银行和集友银行保留原有品牌,其余十家银行将不复存在
两种资本的话事权之争
□ 张志雄
“人力资本”与“货币资本”的关系是现实契约的结果。如果有一天你认为自己的人力资本价值大大提升,有重新签约的必要,那么可以和股东重开谈判。如果失败,你完全有离开的自由——当然要付出“卖身契”规定的成本
香港股市:中资股的狂升与暴跌
□ 薛澜
想在香港重复制造中国的A股奇迹,只能碰得头破血流
国际股市:科技股遭遇寒流
□ 曹远征
鉴于目前企业对高科技的资本支出仍在加速缩减,纳斯达克指数近期仍有下跌的可能
焦点人物
赵瑜纲的下一步
□ 本刊记者 李箐
“我不是由于《基金黑幕》后的一连串事情才离开交易所的。我希望做一些实际的事情,操作性强一点的工作”
证监论衡
内幕交易与监管
□ 朗咸平
上市公司“内部人”的家人甚至包括其朋友应与其本人一并列管;监管者不需要证明其行事意图,便可按交易事实提起控诉,最高刑期10年,而最高罚款为其不当利益的数倍
经济全局
不良资产卖向海外
□ 本刊记者 张文豪
中国这个在亚洲仅次于日本的第二大不良资产市场即将全面对外开放。相关法规正在制定之中
[海外视点] 印度基金风暴
□ 管子
安全程度仅次于黄金和银行储蓄的“金边”基金,何以在一夜之间信用丧尽?
宏观经济月评
丢失的货币
□ 宋国青
这样,我们看到了一个结果,银行贷款和广义货币的增加已经与进入股市的资金发生了相当密切的关系,或者说互相套住了
新兴市场再临金融危机之险
□ 胡祖六
阿根廷与土耳其正在经历的金融危机值得高度关注,但新一轮的全球性的新兴市场金融危机似乎还是可以幸免的
产业纵深
三茂:政策魔方
□ 本刊记者 王晓冰
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条合资铁路的还债故事背后,俨然是政策之手的腾挪闪动。但是无论怎样扶持,现在都要重新面对市场
金温:盈利背后的忧患
□ 本刊记者 王亦丁
盈利不期而至,但在不完全竞争的环境下,谁也不知好日子能持续多久
e论坛
家庭娱乐业走进新时代
王冉
家庭娱乐内容方面会有两条主线值得关注:一条是内容提供商(包括电影、音乐和电视节目制作商、平面媒体、网络游戏开发商等)之间的并购与整合;另一条是不同类型的内容(譬如电视与游戏、电影与电子商务)之间的交融与互动
财经速览
[追踪]辨析科龙中报盈利
□ 本刊记者 王晓冰
从盈利到亏损再回归盈利,科龙跳跃式的业绩中不乏人为的痕迹
[边缘]原罪
汪丁丁
为什么不可能改造我们的社会,使那个关键性的假设得以成立——为什么我们不能使“各种媒体和各类专家的观点总是‘充分竞争’着的”呢?
Money 话题
谁更热衷于网上证券交易
□ 本刊记者 张帆
近期出现政策突破还是一种预期,捷足先登取得网上经纪资格的券商已经展开了客户争夺
Money 人物
成就感支撑
□ 本刊记者 王晓冰
“在大公司做得再好,也逃不开公司对你的影响。”当项目不成功的时候,宋新宇开始怀疑体系本身——也许中国还需要一些适合自己的管理体系
媒介
依旧脱口秀
□ 苗棣
不“正确”的媒介谈话流行了十几年之后,美国社会至少没有比从前更糟
随笔
品味鸡蛋
□ 汪朗
从几个鸡蛋上,便可断定戊戌变法实难成功。因为皇上不谙世事,而重臣又不肯说明实情,这种情况下,无论办什么事,都会砸锅
逝者
贾兰坡
□ 老陶
中国人类考古学家、“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发现者,2001年7月8日去世
财经动向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