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 当期杂志
2001年第17期 总第50期
出版日期:2001-12-20
编辑的话
新桃旧符
张继伟
封面文章
中天勤崩塌
□本刊记者 靳丽萍
深圳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的兴亡,以及它所存身的土壤v
CPA困局
□文虎
积重难返的中国注册会计师行业,什么样的猛药才能对症?
美国注册会计师行业的监管之道
□本刊记者 叶伟强
美国会计的执业是一种权利,而不是权力,它必须承当相应的义务。当它不能履行自己的义务时,总会有制衡的力量
财经观察
理解入世承诺不可刻舟求剑
□舒立
入世已有的开放时间承诺,应当成为部署改革进程的底线,但绝不可变成加快改革进程的束缚。否则,就是地地道道的刻舟求剑了
观点评述
作为主动执法的监管
□许成钢
在执法和立法之间提供交互性的补充,是监管者关键性的作用
产业纵深
电信拆分迷茫的下一步
□本刊记者 赵小剑/文
尽管看起来此次电信拆分内容已经明白清晰,但专家普遍的反应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施振荣分家
□ 本刊记者 王以超
“你可以把这当成分家,这也是我们自己的接班方式。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如果你知道,告诉我好了。”施振荣说
资本市场
中金中银国内抢滩
□本刊记者 张继伟 特约记者 苏梵
外资投行真正大举进军中国资本市场之前的准备期,是中国券商惟一的机会
[沪深股市] 别闹了,股评博导和教授
□张志雄
如果2001年的中国股市市盈率60倍、70倍是泡沫,那么在今年作出各种秀的股评博导教授的市盈率应该是600倍、700倍,早已泡沫化了。可惜学术界没有ST和退市制度
[香港股市] P股风波
□薛澜
民企也好,国企也好,要长期维持住投资者的信心,靠的是透明度、过硬的业绩,不必有人捧场就沾沾自喜,亦不必稍遇挫折就垂头丧气
[国际股市] 债务幽灵笼罩市场
□曹远征
融资过度、传媒和华尔街的竭力宣传以及投资者的轻信共同吹出了一个大泡泡
[国际债市]风雨飘摇的美国债市
□唐双庆
对信贷风险有容忍度的投资者,可期望以高品质公司债同时在利率水平和经济回暖中获益
经济全局
华融:竞标未来
□本刊记者 张文豪
“也许等到几千亿不良资产处置完毕,中国新一代的投资银行就诞生了。”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总裁杨凯生说
工伤保险:突破与胶着
□本刊记者 胡一帆
在规定“全国所有企业劳动者都要参保”的《企业职工工伤保险试行办法》颁布五年后,中国的工伤保险只覆盖了4200余万职工。而要使工伤保险制度得以推进,当务之急是提高相关法规的法律层次
特稿
阿富汗战争之后:俄罗斯同西方的新接近
□周琪
普京考虑的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他并不是把接近西方当做一个战术行动,而是看做一个长远的战略努力
Money 话题
地方市政债卷土重来?
□本刊记者 张帆
奥运会和西部大开发,重新激发了地方发债的冲动
Money 人物
“流动”的医院
□本刊记者 朱晓超
一个完全由“海归派”心外科手术专家组成的专家联合体,在中国尝试网式协作医疗模式
财经速览
[追踪]科龙收购仍未完成
□本刊记者 王晓冰
科龙总裁徐铁峰明确表示,目前仍不能说格林柯尔收购20.6%科龙电器股份的工作已全部完成
[边缘] 政府应站在市场边缘
□汪丁丁
自由市场恰如自由运动的电子,其测不准的程度与受干预的程度成正比
背景:城市“黑工”
□本刊记者 胡一帆
专栏
[媒介]“先锋”的命运
□ 杨大明
当无拘无束的个人判断与报道客体纠缠不清的时候,事实偏颇的、夸大其辞的甚至捕风捉影的报道和评论便完全找到了适于滋长的土壤
[华尔街传真]年底分红
□ 李山泉
如果有人拿到了非同寻常的高额奖金,那他一定是占到了上层管理人员疏忽的便宜,或者让其他投资人替他承担了过大的风险
[随笔] “烹”“治”异
□汪朗
从爆肚儿烹制上,确可悟出不少治国之道。不过,如果让精于此术者去当总统,一准儿砸锅。反之亦然。北京有两句话说得透彻,一句是隔行不隔理;另一句,隔行如隔山
[书评]入世的书该如何写
□ 梁小民
入世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入世的书应该以宣传开放为基调。但一些书仍固守“冷战思维”,以这种心态入世,能有好结果吗?
[逝者]井上清
□李长声
日本历史学家,2001年11月23日去世,享年87岁
财经动向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9002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